二娘娘

二娘娘

作者:蝗蝗啊

其他类型34 万字 连载

最新章节:第99章 第 99 章3天前

关键字: amp  nbsp  本文  娘娘  想来 

相关推荐: 二娘娘蝗蝗啊93  二娘娘小说好看吗  二娘娘94  二娘娘93  二娘娘蝗蝗啊90  二娘娘92  二娘娘男主是谁  二娘娘图片  二娘娘结局  二娘娘83  二娘娘txt下载  二娘娘81  二娘娘送的孩子是什么意思  二娘娘小说结局  二娘娘87  二娘娘88  二娘娘蝗蝗啊80  二娘娘乐文  二娘娘蝗蝗啊晋江手机  二娘娘蝗蝗啊79  二娘娘蝗蝗啊30章  二娘娘69  二娘娘的传说  二娘娘讲的什么  二娘娘蝗蝗啊66  二娘娘百度网盘  二娘娘晋江文学城  二娘娘蝗蝗啊69  二娘娘70章  二娘娘蝗蝗啊64  二娘娘的结局  二娘娘64章  二娘娘百度云  二娘娘蝗蝗啊阅读  二娘娘蝗蝗啊58  二娘娘蝗蝗啊53  二娘娘蝗蝗啊56  二娘娘第30章  二娘娘蝗蝗啊55  二娘娘蝗蝗啊60  二娘娘王承柔小说免费阅读  二娘娘免费阅读全文  二娘娘蝗蝗啊百度云  二娘娘蝗蝗啊48  二娘娘蝗蝗啊晋江  二娘娘小说  二娘娘蝗蝗啊44章  二娘娘蝗蝗啊41  二娘娘蝗蝗啊46  二娘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二娘娘笔趣阁  二娘娘蝗蝗啊42  二娘娘30章  二娘娘蝗蝗啊乐文  二娘娘蝗蝗啊40  二娘娘蝗蝗啊45  二娘娘蝗蝗啊39  二娘娘45章  二娘娘44章  二娘娘蝗蝗啊44  二娘娘44  二娘娘第三十章  二娘娘作者:蝗蝗啊  二娘娘小说蝗蝗啊  二娘娘小说免费阅读  二娘娘蝗蝗啊晋江文学城  二娘娘蝗蝗啊免费阅读第30章  二娘娘全文免费阅读  二娘娘最新章节  二娘娘小说蝗蝗啊免费阅读  二娘娘蝗蝗啊红甘泉  二娘娘蝗蝗啊32  二娘娘蝗蝗啊第30章  二娘娘by蝗蝗啊  二娘娘蝗蝗啊最新章节  二娘娘30  二娘娘王承柔  二娘娘蝗蝗啊格格党  二娘娘by蝗蝗啊28  二娘娘格格党  二娘娘by蝗蝗啊30  二娘娘蝗蝗啊免费阅读30  二娘娘蝗蝗啊笔趣阁  二娘娘蝗蝗啊免费  二娘娘蝗蝗啊免费阅读  二娘娘是哪位菩萨  二娘娘晋江  二娘娘送的孩子什么命  二娘娘送的孩子好吗?  二娘娘是什么  二娘娘蝗蝗啊  二娘娘蝗蝗啊25 

    本文周五入V    本文文案:    李肃听到太监来报二娘娘要跳城墙时,他没太当回事,王二一贯骄纵,犯起性子来,不管不顾,作天作地。想来这次也不例外,于是御笔不停,头都不抬地回了一句:不用管她。    哪知才刚批完半箩奏折,大内总管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进来禀报,二娘娘跳下去了。这次换李肃连滚带爬了。直到他远远看到伏在城墙下的那一抹小小身影时,他再也站不住了。跪下来的膝盖是软的,胳膊也是软的,撑不起他欲往前爬的身子。    王二虽在家中排行第二,但她本名不叫王二,这是皇上与她赌气,怒极时的一句戏言,可君无戏言,二娘娘这个名号成为了她一生的耻辱。她本有个大方好听的名字,承柔。王承柔在跳下去前,是兴奋且激动的,她终于熬到不用为别人而活的这一天,母亲缠绵病榻两年,上个月故去;哥哥与嫂嫂登上了去往外海的船只;贴身侍女嫁给了当朝有战神称号的守边大将,有了靠山。    软肋已剔,这世上再无能让王二牵挂之人。这些年来,李肃搓磨掉她的铠甲、傲骨、锋芒,还有她的自信,直至她对他的所有幻想与期待全部破灭,他开始挟亲威胁,强迫她要像以前一样地对他。    与其无力改变现状憋屈地活着,不如归去。若有来生,她绝不会再像今生这般活,她要换个活法。    注:开局即跳,即重生。    预收文求收藏,感谢感谢,文名:《她不嫁了》    文案如下:    甜水巷,戚家门口,天蒙蒙亮时忽然来了一队亲兵,把个戚家围了个水泄不通。    戚宅今日有喜,嫁女的喜事。新娘子打扮一新坐在镜前,听到的不是新郎来接亲的通报,而是这一噩耗,戚缓双手紧握,脸上、唇上血色尽失。    他,还是不肯放过她。    一把禅椅放在了戚家大门前正中的位置,时王倪庚坐在其中,手握一柄软鞭,以此抵颌,明明坐的是参佛悟禅的道椅,却手持戾器,杀意尽显。    所有妄图开门出府的,皆受他一鞭,趴在地上起不来。迟迟等不来迎亲的队伍,戚缓揪心的同时也明白了现实如何。    府外,倪庚已收了鞭子,而他带来的亲兵却个个拨出了剑……    后来,倪庚对主动去退了婚,低头跪拜的戚缓道:我早说过你嫁不成,你怎么就不听呢。    预收文二,文名:《反骨》    文案如下:    进到留安侯府,对沈宝用来说,不知是幸还是不幸。表面看,她成了侯府千金,实则她是随母改嫁至留安侯府的拖油瓶,甚至更惨,她都不是母亲的亲生女儿,只是母亲捡的一个小乞丐。    府里的姑娘们看不起她,欺负她。以沈宝用做乞丐时能让母亲注意到她、收养她的手段,这些都不算什么,沈宝用对付起来游刃有余,每次都可以让她们吃暗亏。    整个侯府唯一让她心怀警惕、敬而远之的就是这府里的大公子,留安侯的嫡长子薄且。她知道,那是个她绝不能算计沾惹的。    对薄且来说,父亲出门一趟纳了个人进来,此事与他无关,但跟着一同来的那个小丫头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有些小聪明小心计的,但出身卑贱且虚荣贪心,算计得了她的养母、他单纯浅薄的妹妹,又妄图把侯府当成踏板,着实有些欠收拾。    岂知收拾着收拾着,他不想再听她假意恭敬地叫着兄长,他想让她说出他爱听的话,发出他爱听的音。    沈宝用:卑贱虚荣如我,也有不愿攀的高枝。    薄且:我想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要不到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