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追人)(1 / 1)

先婚后爱 梦筱二 2797 字 3个月前

前台签收了鲜花, 正是午饭时间,简杭和小樊都去了食堂,前台暂时把花放在工作台边角, 自己先欣赏。

这几天她追了谈莫行几年前主演的一部剧,有点虐心,昨晚一边追一边掉眼泪, 一上午都没缓过来, 这盒鲜花特别治愈。

粉白为主色, 装在这样一个精美的花盒里, 她都有给自己订一束的冲动。

鲜花从花店送到这,上面喷的水蒸发得差不多。

前台找来喷壶,轻轻在上面喷了几下, 水珠落在花瓣上晶莹剔透。

吃过饭的人陆续回来,经过前台, 被鲜花吸睛。

同事还以为有人追前台小美女, 追求者把花送到了公司。同事笑闹着,“老实交代, 到底什么情况?”

前台小美女指指鲜花上的卡片, “你们自己看, 我可什么都没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简杭正在食堂吃饭, 跟廖咏玫一起。

廖咏玫打趣她,“恋爱了就是不一样。”

她用的是‘恋爱’, 不是‘结婚’。

“婚礼上, 你们俩一直牵着手。”她笑, “简直没眼看。”

简杭不好意思地笑笑,眉间尽显温柔。

廖咏玫也年轻过, 跟高域在婚前有过一段情浓蜜意,陷入热恋的人不用把‘我恋爱了’写在脸上,也不用告诉别人,别人看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简杭现在就是这种状态。

简杭言归正传,跟廖咏玫聊销售部一线业务人员的激励方案。

廖咏玫担心:“我们四部这么一搞,其他三个事业部总裁铁定有意见。”

如果四部一线业务人员的收入提高了,其他三个事业部的业务人员收入还维持在原来的水平,他们心里自然有意见,事业部总裁会头大。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从用人的心理学角度、从成本的角度考虑,额外提高员工绩效从来不是高层的首选。

“虽然四部现在独立运营,但你开会时汇报这事,免不了被其他人拿来质疑。”

简杭让她放心,“这种事我用不着在例会上汇报,他们没机会质问我,到时跟远维的许总简单聊聊。”

对外,远维投资了四部,远维有权知道四部的运营情况。而她也要不定时跟许总开会。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办公室在不同楼层,分开时,廖咏玫道:“激励方案的标准,我还得再好好研究研究,我觉得没问题再拿给你看。”

简杭点头,“不急,你慢慢琢磨激励的标准。”她的想法是:“激励方案不仅要提高绩效,最好还跟晋升挂钩。”

廖咏玫的想法跟她不谋而合,“我也是这么考虑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简杭回到办公室,鲜花已经摆在办公桌上,小樊特意将花盒放在手办旁边。

她小心翼翼取下卡片,看后放到钱包里。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去。】

【现在就过来吧。】

简杭整理好头发,补了妆。

以防被秦墨岭亲掉口红,她这次上楼带了包。

敲门声响,秦墨岭过去开门,还没走到门口,简杭推门进来。

谁都没说话。

秦墨岭从她手里接过包,单手抱住她。

简杭环住他的腰,与他幽深的眼眸对视。

“今天公开送花,是在追我?”

“嗯。”

“你光送花,我不一定答应你。”“才刚追,还有别的。”秦墨岭低头就要亲她。

简杭笑着,脸故意往旁边一偏,躲开了他的唇。

秦墨岭也淡淡笑了,把她的包丢沙发上,两手钳住她,她躲无可躲。他凑近她的唇,轻轻蹭了下。

如燎原的星火。

他刚离开她的唇,简杭又堵上去,含住他上唇。

她学他深吻她那样,试着攻城掠地。

秦墨岭抱起她,将她托举至跟他差不多的高度,方便她亲他。

中午的时间不够,即使时间充裕,两人也不会在办公室胡闹。

只能克制着,连亲吻都没能尽兴。

秦墨岭坐到沙发上,把简杭抱他怀里坐着。

简杭看着他,“打算追多久?”

秦墨岭想了想,“追到你不想被追为止。”

简杭亲他高挺的鼻梁,“想一直被秦总这么追。”

秦墨岭答应她:“那就一直追。”

他扣住她的腰,简杭感觉到了他的一些变化,坐他怀里不敢乱动。

简杭在秦墨岭办公室待了不到半小时,回去准备下午的会议。

等她离开,秦墨岭让高秘书过来,吩咐她联系方楠,约个时间见面。

高秘书多问了句:“问问她四部手办新皮肤的进展?”

“不是。我私人找她约几幅插画。”

秦墨岭拿起笔,翻开开会用的记录本,把突然想到的插画要素记下来。

--

一连四周,简杭每周的周一和周四准时收到秦墨岭的鲜花,花束从来没重复过。

转眼间,已经十月中旬,入了秋。

华东和华南两个区的工厂,第一批新品已经下线入库,每种口味的汽饮他们都寄了一箱过来,小樊给每人发了两瓶。

简杭让他们尝尝,“看看口感有没有差别。”

郑炎束拧开两瓶,仔细品尝,“尝不出不同。”

其他人也是,分不清哪瓶是哪个厂生产的。

简杭不用再担心口感问题,她问周义,“手办现在什么进展?”

周义:“两万一千套已经入库,剩下的三万套十一月底前交货。线上投入的那一千套是单独入库。”

简杭颔首,“线上那一千套都是要邮寄给网友,对接好物流,别犯漏寄、错寄这种小错误。”

林骁保证:“放心,不会。”

他已经不是在尹林时的工作状态,那会儿还真不好说。

郑炎束问简杭:“汽饮新品一共六种口味,老产品,你想过怎么办吗?”

简杭反问:“你有什么建议?你既然提出来,心里肯定有了想法。”

郑炎束把手边的一张销售统计表拿给她,他把每个区域近三年来畅销的几种口味都统计出来。

“根据各区域的销售情况,我建议每个区域保留三款老产品,给新品一个过渡期,看明年新品销售情况,再决定后年是否停产老产品。”

简杭把报表还给他,“按你说的来。”

郑炎束准备了一堆说服她的腹稿,没想到半句没用上。她的脑回路,他经常看不懂,有时复杂得能绕十八个弯,有时简单得就是一根直线。

简杭问所有人,“还有其他问题吗?”

秦墨岭:【我这就回去。】

郑炎束临下班前敲她办公室的门,他站在门口没进去,“你要是心里实在没底,你找郁鸣聊聊,汽饮老产品上市前,他跟你的心情应该一样。”

简杭答应他,“不加班,我回家打游戏。”

她盯着花盒上的插画看,大海和星空,星空照在深海里,莫名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

简杭悠悠道:“年会集体打游戏,秦墨岭不削你们?”

冬季本来是各饮品的销售淡季,二部的山竹汁成了冬季的热销款,与谈莫行的代言分不开。

他又特别提出一点,“二部不是一味压经销商的库存,他们一边压,一边想方设法给经销商清库存,这点值得其他几个事业部学习。我听娄征说,这也是钟总提出来的。”

简杭看他一眼,林骁默默垂下头。

周义有备而来,“我跟其他几个事业部市场总监商量过,我们都是没艺术细胞的人,表演节目要我们的命,不如四个事业部每个部抽几个人打游戏。”

只有林骁一个人回答,声音还不小:“没了。”

他把郁鸣的名片分享给她。

简杭:【好,第一食堂见。】

“简总。”周义状似闲聊,“我们乐檬每年一月份都有年会,各事业部都要出节目,今年虽然招了新人。”

高管例会上,吴副总表扬了钟妍月,“钟总逆向思维,行事果断,敢在七月份换代言人,线上线下的同步营销都很成功。”

“回去也别加班了,好好放松。”随着新品上市时间临近,她压力越来越大,他能感觉得到。

郑炎束也不想表演节目,每年都是唱歌做游戏之类的节目,没新意。游戏耗时,一场淘汰赛打下来能顶十来个节目的时间,而且是几个事业部之间的淘汰赛,有了荣誉之争,能集中现场的专注力。

简杭直言:“你想说什么?”

小樊低头在平台搜索花店名,“我就是看中了花盒,在其他店里没看过这么特别的。”

简杭笑笑,“谢谢吴总。”

除了二部超额完成销售目标,一部和三部也完成了公司下达的任务量,表现也是可圈可点。

简杭没置可否。

小樊今天从食堂回来的早,每周都能看到鲜花,已经习以为常,但今天的花盒不一样,她是颜狗,喜欢鲜花更喜欢花盒。

郑炎束瞅了一眼简杭,不知道她游戏水平怎么样。

大家笑出来。

周义说出自己的小心思,“那要看谁参加,你要参加,这个节目百分百通过。说不定以后能成为乐檬的年会保留节目。你会打游戏这事,公司中高层都知道,玩游戏又不丢人。再说,年会本来就是为了放松消遣,不必拘泥于传统年会形式。”

林骁撑着下巴,喝着新品汽饮,悠哉吃瓜。

简杭从食堂回来,第一眼也是被这个花盒吸引。

吴副总提醒道:“二部的产品现在跟谈莫行是捆绑状态,有利有弊,产品不能过分依赖代言人,哪天代言人被曝出来什么事,产品也基本翻车。要把一些风险提前规避掉,无法规避的,要在可控范围内。”

简杭:“......”

而且很高端。

现在不用了。

娄征作为二部的销售总监,出的力其实比她多,他很少在办公室,一个月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去各大区拜访经销商。

吴副总:“祝你们四部开门红。”

说着,他特意看一眼林骁,“但新人都没什么表演天分,唱歌跑调。”

鲜花如此养眼,花盒有一半的功劳。

那时压力再大,无人诉说。

吴副总没提四部今年的营收情况,问了问新品的营销:“准备得怎么样了?”

马上就到十二月下旬,新品的线上营销活动开始倒计时。这几天微博热搜也格外热闹,各平台开始为跨年晚会预热。

简杭:【没怎么。】

林骁被内涵。他唱歌跑调这个秘密,所有人都知道。可关键是,他觉得自己唱的跟原唱没差。

周义问:“你参不参加?你要怕自己水平菜,那就让林骁上。”

简杭回到办公室,廖咏玫给她发消息:【中午一起吃饭,激励方案和绩效考核标准都出来了。】

简杭还没想好找郁鸣聊什么,没急着添加。

简杭言简意赅:“所有都准备妥当,就等着下周第一轮线上营销。”

吴副总点头,“不错,有危机意识。”

“花盒不一样,我还以为换了一家。”

“还是之前那家花店呀。”

至于四部,老产品和二部解绑后,销售额惨不忍睹。

有时回他一条简单的信息,却要斟酌用词,还要时刻提醒自己,在这桩身份不对等的没有任何感情的婚姻里,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

秦墨岭:“我今晚有应酬,你早点回家,天阴了,晚上有可能下雪。”

简杭微笑,“你准备带我去跟其他几个事业部PK?”

回到四部,简杭通知各部门,从从今开始不准再加班,回家好好休息。紧张的不止她一个人,周义、郑炎束、林骁,还有市场部副总监,没有一天不加班,总担心忽略了哪个重要细节,一遍遍复盘工作。

依旧是跟以往差不多的送花时间,大家都去吃午饭了,前台又收到鲜花。

小樊在平台上找到这家花店,开在寸土寸金的地方,她收藏了这家花店。

秦墨岭:“......”

谈莫行今年参加了一个卫视和一个平台的跨年,他还有一部电影在春节档上映,最近宣传密度比较大。

简杭快步追上去,“什么事?”

林骁佯装不知,“老大,你游戏水平怎么样?只要不是太菜,那就玩玩,反正就是一节目。”

花盒太精美,她舍不得丢,花枯萎后,她把花处理了,花盒都收在那里,一共收到了十六个花盒。

他假模假样鼓励简杭,“一共十六人参加,你只要不是倒数前三,我请大家吃饭。”

简杭打了几局游戏,压力释放了一部分。退出游戏,她去露台看了一会雪,最近几天的感觉,像极了她在尹林第一次独立投资项目时。

“嗯,再找两个,四人组队。二部的几个人游戏水平不错,我就不抱希望能碾压他们,打第二我们还是有很大胜算的。”

“散会。”简杭收拾资料。

钟妍月:“谢谢吴总提醒,我们二部会议上提出过这个风险,明年我们的营销重点将回归到产品本身。”

接下来的两个月,每次的花盒上,都是不同主题的插画,不像她第一个月收到的鲜花,花不同,但花盒是花店统一订制。

他又加了一点砝码,“简总,你要是能进前五,我们销售部跟市场部以后尽量和平相处。”

简杭往窗外看了眼,阴沉沉的,随时都能飘雪,“我下班就回去。”

截止到十二月上旬,二部完成了七十三点五亿的营收,而去年全年的营收才五十亿。

“不着急,年会还早,给你时间好好考虑。”周义端着笔记本电脑离开。

她又敲了几个字:【想你了。】

这两个月里,鲜花不一样,花盒也不一样。

小樊问前台小美女:“这又是哪家花店的花?把联系方式找给我,等我妈妈过生日时,我给她订束花。”

周义兴致勃勃:“进地图打海岛,淘汰赛,看最后哪个事业部胜出。其他三个事业部的人已经在积极报名,报名的人太多,他们内部还得比赛选拔。要是我们四部不参加,多扫兴。”

钟妍月谦虚道:“是跟娄总监一起商量的,销售上他比我有经验。”

前台小美女刚才只顾着欣赏鲜花,这才仔细看花盒,上面是插画,她摸摸花盒的厚度,“这个花盒感觉比这束花还贵。”

晚上十点钟,飘起雪花,今年的第一场雪。

她打开秦墨岭的对话框,问他:【老公你大概几点回?】终于能想发什么给他就发什么给他,想什么时候发就什么时候发。以前给他发消息,怕不合适,怕他不耐烦,也怕打扰他。

散会后,秦墨岭走在前面,步伐很慢,特意在等她。

这种高颜值的花盒,母亲肯定喜欢。

连着收了一个月的鲜花,今天这盒鲜花,让她惊艳。

秦墨岭回过来:【怎么了?】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