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危机)(1 / 1)

先婚后爱 梦筱二 3202 字 1个月前

秦墨岭今晚和齐正琛一个饭局, 别人为项目的事宴请他们。

接到简杭的消息后,他对齐正琛道:“你应酬他们一下,我回了。”

齐正琛倒了两支烟出来, 正要给他一支,听他说要回去,齐正琛一脸不解:“你刚坐下来就要走?”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齐正琛无所谓, “亏就亏了, 多大点儿事。四部这半年的努力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你跟简杭说, 尽心就行,为这点投资把身体搞垮了,值不值?”

“你不在意那点投资, 还有其他股东在意。就算所有股东都不在意,简杭自己在意。”秦墨岭拿上大衣, 跟包间其他人打声招呼, 先行离开。

回去时,大雪纷扬, 璀璨灯光下漫天飞舞。

屋顶、路边, 落了白皑皑一层, 树枝也被压弯。

秦墨岭又看了一遍简杭发给他的那句【想你了】, 再次回她:【我在回去路上。雪大, 车开不快。】

简杭:【不着急,让司机开慢点。】

秦墨岭陪她聊天, 【刚才在干什么?打游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婚礼之前, 她不可能如此直白对他撒娇。他一度以为她这样的性格, 做什么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不会撒娇。甚至刚领证时, 他做好了跟她像商业合作伙伴相处的心理准备。

秦墨岭看窗外的建筑物,还得二十分钟到家。

他打电话给她,在‘视频通话’和‘语音通话’之间,纠结了两秒,最后拨打了‘语音通话’。

简杭秒接,“你到哪了?”

秦墨岭再次看窗外,告诉她具体位置。

两人之间从来不聊家长里短,也没家长里短可聊,唯一有的聊的是四部。而这个时候提四部无异于给她压上再加压。

秦墨岭找话说:“等新品上市,你抽一晚上出来,我请你吃饭。”

简杭问:“也是追我?”

“嗯。从认识还没跟你正式约过会。”

“约过。在伊亚小镇,你请我吃过一次饭。”

“那个不算。”

那顿饭是补偿她,算不上约会。

秦墨岭问:“简杭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哪天相亲的?”

“记得。去年十二月二十六号。”那天第一次见面,有了想结婚的念头,是她的幸运日,所以她选了那天进行新品第一轮线上营销。

秦墨岭纠正:“十二月二十六号是第二次相亲,第一次相亲我一个人去的,你没去。”

简杭:“......”

她开玩笑道:“你这是要翻旧账?”

“如果翻旧账,你罄竹难书。”

“......老公,我怎么罄竹难书了?”

“好好说话,别撒娇。这种伤害撒娇也过不去。”

简杭笑,换正常语气跟他说话,“相亲放你鸽子这事,你还记心里呢?”

秦墨岭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但也忘不了,“如果换你,我鸽了你,你心里不得怨我一辈子?”

他放过很多相亲对象鸽子,知道放鸽子的心里,因为不想跟对方结婚,没把对方放在心上。

没成想,自己也成了被鸽的那人。

简杭苍白解释:“我当时不是病了吗。你知道的。”

“嗯,知道了你装病。”

简杭笑出来,“话不能这么说,我没装病,我只是把病装得有点严重。”后来真严重了,因为病还没彻底好,她又去应酬喝了酒。

“老公。”

“有什么话你直接说,不用每句都喊老公。你每次喊老公都有坑等着我。”

简杭笑出声,被他哄着释放压力的感觉,今晚她才真正体验到。

她给他一个控诉她的机会,“迄今,你有哪些耿耿有怀的事?跟我有关的。”

“多了。”

“那你说说。”

“你分居。”

他刚说第一条,简杭就没忍住笑,“还有呢?”

“七月买的衣服,夏天快过去了才给我。”

简杭让他打住,她笑得脸疼,那天看接亲视频也没笑成这样。

秦墨岭问:“不让说了?”

“嗯。”简杭道:“你小心眼。”

秦墨岭笑,“小心眼不都是经过你认证合格的?”

简杭按住眼角,笑多了容易生皱纹。

有压力的时候跟他这样聊聊,心里顿感轻松。

“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你也可以控诉。”秦墨岭问她,“有没有想要控诉的?”

“控诉的没有。”

简杭收起欢笑,把手机往脸前靠了靠,“秦墨岭,我想你了。”

文字里的‘我想你了’跟电话里听她亲口说出来的感觉,完全不同。

秦墨岭低声道:“我也是。”

简杭浅浅一笑,“我挂了,到楼下等你。”

她切断通话,回卧室换衣服。她洗过澡了,身上穿的是浴袍,到衣帽间找出漂亮裙子换上。

楼下厨房,耿姨备好了明天早饭的食材,她给简杭热了一杯牛奶,叮嘱简杭早点睡,回自己房间去。

简杭靠在中岛台上,从落地窗看外面院子,等秦墨岭的车回家。

秦墨岭的消息进来,【还有五分钟到。】

简杭喝完牛奶,冲洗过杯子,秦墨岭的车开进院子里。

她外套在楼上,外面冷,她在客厅门内等他。

秦墨岭没撑伞,下车后快步进屋,带了一阵凉气进来。

他黑色大衣肩头落了雪,简杭帮他拍下来。

他们相亲见面那天,他穿的是一件蓝黑色大衣,那是她第一次看到竟有人把一件款式那么简单的大衣穿出不一样的气场。

秦墨岭脱下大衣挂起来,牵着她上楼。

刚转上二楼,简杭抱住他。

秦墨岭把她收进怀里,“把在电话里说的再说一遍。”

简杭仰头看他,“哪句?”

秦墨岭看进她眼底:“你知道哪句。”

简杭环紧他的腰,亲他的下巴,“想你了。”

从她抱他的力道里,秦墨岭感受着她对他的占有欲。

他抱起她,到卧室回应她的占有欲。

从浴室花洒下带出来的水,滚落到床单上。

到处是水,亲着她,他唇间也是水,还有淡淡的樱花精油香。

后来分不清是水是汗。

翌日,简杭在秦墨岭怀里醒来。

少有的,她醒来他还没起,还抱着她。

“几点了?”她沙哑着声音问他。

“六点二十分。”被子下,秦墨岭捋着她后腰。

简杭拦住他的手腕,不让他动。

他看着她的眼,指腹微动,她不自觉往他怀里钻了钻。

秦墨岭亲她额头,“你再睡会。”他给她盖好被子,起床。

“不睡了。”简杭也坐起来,用被子围住身前,“昨天没加班,今天早点去公司。”

不让她加班,总不能还拦着她不给她早去公司,秦墨岭把她的衣服拿给她,“坐我车去。”

半年来,两人一起上班的次数屈指可数,一个巴掌数得过来。

今天雪停了,整个城市银装素裹。

前几个月第一次坐秦墨岭的车去公司时,她遇到了钟妍菲给妹妹送早餐,今天坐秦墨岭的车去上班,又在公司地库遇到了钟妍菲的车。

秦墨岭午睡刚醒,高秘书已经将所有舆情告诉他,他打给简杭,她在通话中。

“我靠!”林骁心底一凉,抄起平板往下滑,忘了捂那一撮有点叛逆的头发。

配图是乐檬的汽饮。

简杭微怔:“上热搜了?”

“行,我有数。可能要连累你们四部。”吴副总有其他电话进来,切断通话。

简杭放下花盒,“怎么了?”

简杭抱着花盒回办公室,今天花盒的插画主题是‘冬日快乐’,插画里是大片雪景,跟今天很应景。心道,这家花店真懂顾客的心思,根据季节推出各种不同的花盒。

“都是捕风捉影。谈莫行最近一直在剧组,他单身,没有任何绯闻,年前唯一的活动就是跨年演唱会,黑子实在没料可黑他,就故弄玄虚说有他的瓜。”

周义走在她左侧,“谈莫行是今年下半年最火的明星,没有之一。还不知道被多少人盯着,但凡他有一点做的不妥,都会被放大无数倍,接下来就是谣言四起,各种脏水泼向他,想澄清都难。”

“我看到了。”简杭拿上电脑,“去会议室。”

钟妍菲气道:“你怎么不说以后你请阿姨到家里做饭?”

关于谈莫行不喜欢喝汽饮这事,郑炎束还跟简杭说过,他们当时就猜,谈莫行不喝汽饮应该是觉得难喝,果不其然。

以前每周送两次,固定在周一和周四,今天是周二,也收到了。

她打给秦墨岭,没打通,那边占线。

结果形象突然间崩塌。

小樊点开八卦链接,把底下的留言逐条看了,看完心里感觉不妙,她去找简杭汇报。

谈莫行如果一直走的是黑红路线,这些料对他不但没影响,还能蹭一波热度,可他不是,出现在大众视野里从来都是积极努力的正面形象,连绯闻都不曾有。

“什么情况!”

谈莫行回:不喝。

林骁:“因为二部连累了我们四部。”

林骁叹气:“他是公众人物,任何一句实话都有风险,都会被拿来做文章。”

“看热搜。”小樊把平板打开,往他面前一搁,“如果公关不好,我们之前的心血要打水漂。”

又道:难喝。

背后的推手,一箭三雕。

这个争执无解。

拨打第二次,简杭接听,“老公。”

网友分不清楚哪些饮品是哪个事业部的,反正都是乐檬的产品,如今谈莫行拿着乐檬的代言费,背后却说乐檬汽饮难喝。

粉丝会力挺他,但路人缘渐渐就没了,商务资源跟着受影响。

简杭让小樊通知市场部,“所有人到会议室开会。”

全网唱衰的情况下推出新品,人云亦云,网友的热情褪去大半,新品怎么可能有出路。

刚看到这条推送到首页的八卦时,她还以为有人恶搞P了聊天图。

简杭看平板,新出来的热搜词条是:#突然觉得山竹汁不香了#

二部创造的销售神话,止于今天。

当初因为那个热搜,简杭还跟秦墨岭起了争执。

谈莫行被称为乐檬的移动广告牌,自从代言乐檬的产品,不管在哪,即便是在自己家里,他喝的都是乐檬的饮品,为此还上过热搜。

聊天图里提到她们四部的汽饮。又逢汽饮新品上市,她不放心,于是把这条八卦转发给小樊。

爆出来的照片里,钟妍月含笑在跟谈莫行说话。还有一张,是两人在拍广告片现场,一起吃饭。

钟妍菲手一摆,示意她吃饭,懒得再多说。

不知道公司打算怎么公关,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林骁正在午睡,被小樊给喊醒,他睡姿不对,头发呲棱起来一撮,张牙舞爪。林骁用温水打湿,拿手一直压着。

仅凭谈莫行说四部汽饮难喝,不足以把他和二部的果汁拉下神坛。钟妍月是背后金主这个黑料,最能败谈莫行的路人缘。

他劝道:“老大,你别跟秦总吵架,他肯定也不希望这种事发生。你心里不舒服,你骂我们,别跟他吵。”

简杭看完,还不等说话,办公室门口响起急促的脚步声,郑炎束和周义一前一后几乎小跑着过来。

听到他的声音,简杭心里特别踏实,她道:“我跟你一起分担这次舆论危机,你让谈莫行团队和二部的人在二十二楼会议室集合,我想办法让二部、四部还有谈莫行,全身而退。”

郑炎束边走边说:“这么短的时间冲上热搜前十,不知道是有人想搞谈莫行还是有竞争对手想搞乐檬。”

周义替钟妍月澄清,“她只是谈莫行的粉丝,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之前替简总去问她要谈莫行的签名海报,她还给我展示了其他周边。海报她有多余的,我就拿了两张,她以为我也是谈莫行的粉丝,问我还要不要其他周边,说看在我们认识那么多年的份上,可以割爱送我一个,我实在不好意思夺人所爱,就没要。”

“姐,天冷,你以后别送了,我自己买早饭。”钟妍月从姐姐手里提过保温盒。

钟妍菲感觉自己杞人忧天了,“那就好。二部产品越火,我就越担心。”

接下来他还有电影上映,公关不当,有可能影响他的演艺生涯。

林骁拿了一瓶冰饮喝,忧心忡忡。

简杭手上动作一顿,刚才就预感有大的黑料,果然来了。

“我出去打个电话。”简杭拿着手机去了会议室外。

简杭一头雾水:“吵什么架?”手上敲字没停。

钟妍菲乘坐隔壁的普通电梯上十六楼,钟妍月知道姐姐过来送早饭,她在二部门口等着,给姐姐按了门禁。

简杭道明来意,“吴总您联系谈莫行团队,先等等再舆情公关,先别急着澄清,也别急着解释。”

“我刚在楼下遇到了秦墨岭和简杭。”钟妍菲希望妹妹能学学身边的一些人,“他们俩当初领证的状态,你是知道的,两人相亲时就有疙瘩,你看他们现在,那些恋爱结婚的都不如他们婚后感情好。”

吴副总也在听秘书汇报此事,同时接通了简杭的电话。

林骁抓抓头发,“老大,又出来一个词条。”

小樊把自己手机递过去,“简总你看,感觉影响有点大。”

简杭冷静半刻,给吴副总打电话。

她经常在地库碰到秦墨岭,见到了简单问声好,没有多余的话说。

“简总,你总算回来了。”小樊焦急道。

郑炎束点头,“我就是在热搜上刷到的消息。”

网友都在嘲谈莫行,说他营销‘乐檬的移动广告牌’翻车,又当众打脸乐檬这个金主,不知道金主看到聊天截图是什么心情。

毕竟,大家就喜欢看这种刺激的八卦。

简杭又刷了一遍热搜榜,“最大的料还没出来,后头应该还有。看不惯谈莫行的人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我们乐檬的竞争对手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踩一脚。”

简杭问:“什么词条?”

郑炎束接过话:“二部的果汁今年抢占了竞品的市场,我们四部又挖了竞品不少优质经销商,他们逮到这个机会,肯定会好好利用。”

这种舆情公关,如果只是解释澄清,发个律师函堵人嘴,不拿出锤子一锤锤碎谣言,以后只要谈莫行有电影或是有活动,这些黑料就出来一次。

“热搜我看到了。”他开门见山。

简杭放大图片,是一张家庭聊天截图。

秦墨岭:“我在呢,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会把所有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他话音刚落,小樊惊呼,“简总,这次闹大了。有人爆料,谈莫行跟钟妍月有一腿。谈莫行能拿到乐檬的代言,是钟妍月的关系,他们又挖出钟妍月是万悦集团二千金。”有些话更难听,内涵谈莫行现在的所有的优质资源都是靠傍上万悦集团的二千金拿到。

钟妍月让姐姐放心,“我是他这么多年的事业粉,真要有瓜,我能不知道?”

周义撑着门框,略平复,“简总,出大事了。”

“什么事?”他到了会议室还迷迷瞪瞪。

底下紧跟着有其他亲戚吐槽汽饮难喝。

她是路转粉,看了谈莫行的剧才喜欢上谈莫行,跟谈莫行的其他粉丝没有任何交集,无从打听这个瓜是真是假。

“对了,”钟妍菲想起来一件事,“我昨晚刷热搜榜,在一个娱乐博主动态下刷到,说有谈莫行的瓜,我找了半天没找到什么瓜,你多留意点。”

【樊秘书,你看看这个对我们四部影响大不大?】

“老大,你在干嘛?”林骁担心她用企业版微信在聊天,她的打字速度听得人心惊肉跳。

钟妍菲只要不出差,隔三差五给钟妍月送早饭。

林骁把平板递给她看,“已经冲上前五十,估计离前排也不远。”

周义也看了钟妍月和谈莫行的绯闻,从爆出来的视频和照片看,钟妍月至少跟谈莫行见过三次面,编的有鼻子有眼,不了解真相的人,看了后完全有可能相信是真的。

家里不知道哪个亲戚问谈莫行:哥,喝不喝这个?

简杭刚从食堂回来,路过前台,前台小美女说:“简总,有您的花盒。”

有人带节奏,借谈莫行这张聊天图,故意黑他们四部的汽饮,铺天盖地的留言都说汽饮难喝。

“姐,每家情况都不一样,能不能让我好好吃早饭?”

郑炎束道:“他就是不喜欢喝汽饮,这是事实。”

几人点头打招呼。

周义和郑炎束纷纷锁屏手机,越看心里越堵。

一大早,钟妍月不想跟姐姐为这种事争吵,她乖乖保持沉默。

中午时,四部前台小美女也吃到了谈莫行的瓜。

他们正聊着,会议室里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响起,简杭在打字。

他们四部的新品也受到严重影响。

新品还没开始营销,被竞争对手当头一棒。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