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单第人采访!(1 / 1)

说完, 徐青桃感觉自己实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太明显了!

明明先问她问题的是陈时屿,结果到现在, 莫名其妙心虚的则是自己!

两人一个看天, 一个看地。

都不说话。

扛着一号摄像机的大哥忠实记录下这一段。

然后脑袋冒出一个问号:?

老板跟老板娘在干什么?!

作为桃子娱乐的御用摄像大哥,他对自己的饭碗还是很珍惜的。

毕竟眼前这两人一个是自家公司的顶头大老板,一个是老板娘,录了这一段看起来尬尬的场景, 犹犹豫豫要不要问问王导, 需不需要后期删掉这段。

谁知道王导高深莫测地哼了一句:“你懂什么!”

一看就没嗑过cp吧, 粉丝就爱看这种明明已经结婚一年但依然是纯情小学鸡的场面!

摄像大哥默默听着导演的教诲。

又把摄像头对准了两人。

直到陈时屿打破沉默, 说了一个“哦”字。

说得徐青桃差点儿怀疑自己的耳朵有问题, 什么意思,她刚才认认真真纠结了半天, 他就一个“哦”?!

敷衍的有点过头了。

小桃老师真的生气了:)

但她的生气简直坚持不到三秒。

三秒之后,又很没有骨气的给陈时屿打伞,不知道是不是海边的缘故, 三月份的天气已经要比市中心热一点了, 今天云京的太阳还出奇的大,收拾了没一会儿就出汗了。

收拾完别墅院子,已经是下午五点。

节目组又发布了新任务, 就是大家一起准备一顿晚餐。

在座的嘉宾都来自五湖四海,没几个是在海边长大的。

看着眼前满满一箩筐的海鲜产品,完全不知道怎么下手,最后商量一下, 还是准备在海边做一个露天烧烤。

别墅里只有烧烤架, 没有烧烤专用的碳, 节目组也不提供。

想要的话就只能想办法去问周边的烧烤店老板借。

徐青桃既不会做饭也不会烧烤, 所以自告奋勇的承担了这个任务。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海鲜味儿实在是太腥了,她怕自己当着镜头的面现场表演一个干呕,小桃老师的偶像包袱不会允许自己这么社死:)

她前脚刚走一步,后脚陈时屿就开口:“我跟你一起。”

徐青桃心想自己也不至于连几块烧烤碳都提不动。

只是没说出来,倒是一旁的谷诚开口:“陈老板,你这也太娇惯老婆了吧,小心以后一家之主的地位就不保了。”

说得徐青桃有点点不爽了。

什么叫娇惯她啊,陪自己老婆买点东西怎么了?

倒是又想起下午整理院子的时候,谷诚有洁癖的毛病,所以基本都怎么翻土整理东西。

大概老板坐久了,还没下地干过活,比钱菲菲还能埋怨,虽然是用开玩笑性质说出来的话,但也依旧让其他嘉宾感到了一点儿不舒适。

那一院子的活都是钱菲菲干的。

而且丫丫本来打算要去帮钱菲菲做点儿,还被谷诚说了。

或许是老总做久了,谷诚对丫丫这种刚出道的年轻演员都有点儿看不太上的意思,对这对实习夫妇都爱理不理的模样,而钱菲菲当然也是向着自己老公。

丫丫热情了一次就懒得去热脸贴冷屁股。

此刻看到谷诚对自己和李洲爱理不理,但是又找借口去跟陈时屿搭话。

这拜高踩低的架势连掩饰都不掩饰一下,相比之下陈时屿不知道比他好到哪里去,丫丫刚出道也算初生牛犊不怕虎,直接怼了过去:“我觉得也还好吧。”

丫丫有点阴阳怪气:“因为感情很好啊,下午的时候院子里的活都是老板做的诶,不像某些人自己什么都不干,全让老婆做了。”

谷诚一听就知道她内涵自己。

正要发火,却不想李洲立刻开口护着丫丫,道:“好好好,我这个某些人知道错了,行吧,晚上回去我自罚三个榴莲,下次可再不敢让我家姑娘干点儿活了。”

丫丫笑了一声,拧了他胳膊。

谷诚被这小两口一来一回呛了半天,又不好回嘴,脸色登时差了几分。

一场小插曲就这么过了。

到了晚上,单人采访终于开始。

说是采访,其实就是总结一下今天第一天录制节目的感受。

节目组就找空下来的嘉宾,或是在沙发,或是在小院里随便聊个五毛钱的。

陈时屿去洗漱的时候,徐青桃接到节目组的台本要求,披上衣服到了楼下。

她的采访地点就在一楼的客厅,边上就是落地窗。

问题也是节目组一早就准备好的,大同小异。

前面问得基本就是今天刚来的感受啊,对其他夫妻的一个相处模式的看法,以及现在的婚姻状态是你最满意的吗。

前面已经采访过了一轮嘉宾。

基本说的也差不多,为了节目效果,本来上这个综艺就是来磨合展示婚姻的,所以都会在原本的婚姻上要求的再高一点。

轮到徐青桃,她是很乖乖地点头:“很满意啊。”

主持人一愣,继续:“对老板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吗?”

徐青桃摇头:“没有。”顿了下,她也有点迟疑:“你是觉得他哪里还不够好吗?”

言下之意,大概就是:我觉得我老公应该是天下第一好了吧。

主持人:哽住。

……老板娘不要这么突如其来的发狗粮!

又中规中矩的问了一些之后,重头戏来了。

主持人看到台本,真是佩服王导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简直是要收视率不要命。

主持人顿了下,开口:“老板娘,你知道老板之前暗恋你很多年的事情吗?”

徐青桃微微一愣,点点头:“知道。”

主持人继续:“那你对他单恋你这么多年,有什么看法吗?”

说完这句话,她都屏住呼吸了。

说实话,老板暗恋那事儿闹得沸沸扬扬,连她都是一路吃瓜过来的好吗!终于问道老板娘面前了,莫名地很激动怎么回事!!

就在主持人以为,徐青桃可能会说,很感动,也很珍惜的时候。

徐青桃忽然开口:“他也没有单恋吧。”

主持人:?

徐青桃有点不好意思:“我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他。”

主持人:???

我草?这跟我吃的瓜怎么不一样??

主持人惊讶的都忘记台本了:“那怎么……”

“那怎么没在一起是吧。”徐青桃开口:“暗恋是需要勇气的,我那时候没有足够的勇气。”

她停顿了一下,才继续:“我之前在知乎上回答过一个问题,这辈子做的最勇敢的一件事是什么。第一件是冒着被开除的风险逃课去机场找他,第二件事是冒着被辞退的风险求婚。”

“我性格还是挺胆小的,所有让我能勇敢的理由都只有他。”

“后来我才发现,其实我这一辈子做的最勇敢的事情,就是去爱他。”

“人类的赞歌是勇气,我的勇气是陈时屿。”

徐青桃顺着话题说下去,才觉得自己说得有点多了。

这直白的告白,还是当着镜头的面,让她瞬间有点不好意思:“要不你还是把这段删了吧,我感觉说得有点多了……”

王导都在总控室拍大腿了。

删了?妈的!谁敢删这段他跟谁急!!

这放出去。

cp粉还不得嗑疯?!

草。

他是真没想到,之前微博闹得沸沸扬扬的暗恋,合着是双向奔赴啊,这什么天选的夫妻??从来不嗑cp的王导已经彻底沦陷,甚至都能遇见节目播出之后,cp粉发疯的表现了!

最后一个问题,主持人从一种“别把我嗑死了老婆”(差点暴露粉籍)的状态过回神。

然后提问:“老板娘,如果把老板比作一件事物,你会觉得他像什么?”

这个问题,每一个嘉宾都问了。

有些人把伴侣比作小狗,有些人比作礼物。

徐青桃几乎没有犹豫,脱口而出:“夏天?”

感觉到她是带着迟疑的,主持人又问:“夏天吗?感觉老板娘有点迟疑了诶,是不确定吗。”

徐青桃摸了下鼻尖,认真地开口:“想把他当成夏天,可是夏天太短暂了,他对我来说是永恒的。”-

等陈时屿洗完澡,徐青桃也采访好了。

看她脸色有点不自然,陈时屿挑眉,顺势扯了下她的衣服,将她领口往上提了一些:“当着镜头面说我坏话了?”

徐青桃:“。”

“我看起来有这么笨,在镜头面前说你坏话,然后被你事后知道吗。”

陈时屿不置可否,仿佛徐青桃是真的能干出这种事情来的。

不过刚才确实是在镜头面前说了一些肉麻的话,徐青桃有点点心虚,连忙推了他一把:“你赶紧去单人采访,晚上还要跟丫丫他们下楼开讨论会。”

采访陈时屿的时候,主持人相对来说就正襟危坐的不行。

虽然陈时屿穿了一件很随意的居家服,但是坐在沙发就莫名给主持人一种压迫感,直接把客厅变成金融峰会的现场了有没有!

特别是看到陈时屿的脸。

那一声“爸”差点儿情不自禁喊出来。

好在刹车及时,咽下去之后,主持人才正正经经开始:“老板,那我们现在开始做三人采访了?”

前面的问题都差不多。

问道老板你觉得老板娘的性格怎么样时,陈时屿没什么犹豫,直接开口:“内心强大,永远乐观。很负责,也很独立。”

这倒让主持人有点点意外。

同样的问题,其他人对妻子的形容大部分是温柔贤惠,少见的从能力方面去评价一个人。

说到这里,主持人还记得今天第一次做介绍的时候。

大部分男嘉宾都会下意识冠自己的姓然后称呼女方,只有陈时屿是唯一一个介绍徐青桃的时候,说的是妻子的名字,而不是“我太太”三个字概括。

主持人瞬间好感up起来。

这年头想找个多金有钱又尊重女方的好男人也太难了吧!!

中间几个问题都中规中矩,很快就略过。

翻到台本下一页,看到王导准备的题目时,主持人再一次感慨她家导演真尼玛是不要狗命了啊!!

这种问题怎么敢直接当着老板的面问?!

难道真的不想要饭碗了吗?!

但话虽如此,主持人还是心跳加速,有种搞事的感觉。

心情忐忑的念出这个问题:“老板,就是我们都知道老板娘之前差点儿跟前男友领证了,那你觉得老板娘最后为什么选择了你?”

问完之后,主持人差点儿被突然冷下来的气氛吓得当场自杀。

还好摄像记录着,不然自己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是过了几秒,陈时屿反而换了个舒适的姿势,答非所问:“看过《云京时报》三十六期关于宋嘉木的采访吗?”

靠。

主持人惊了。

不愧是老板,真男人就要勇于直面自己曾经的情敌!

但,这种偷偷摸摸去看情敌采访的样子,怎么这么让人幻视初中女生去偷看男朋友前女友□□空间的错觉啊!!

老板你醒醒啊老板!

这是一个霸道总裁会做的事情吗!!

不过陈时屿对于暗搓搓关注情敌然后不屑一顾的行为,完全无所谓。

这事儿被他做的既幼稚又可爱,还有点儿臭屁的理直气壮似的。

不知己知彼怎么百战百胜?

当他的老婆是天上掉下来的是吧?那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和能力抢来的,懂?

但主持人作为一个娱记,还真没看过。

懵懵地摇头:“没有。”

镜头里,就看到陈时屿露出一丝嫌弃的目光。

仿佛再说“现在知道自己还单身的理由了吗”

主持人:。

别以为你是我爸我就不打你了(拳头捏紧了.jpg

陈时屿慢条斯理:“他在采访中提到过我老婆。”

好的老板。

知道了老板。

说就说,别强调“我老婆”三个字。

老婆是大家的老婆,谢谢。

陈时屿继续:“说她是路边的小白花,经历过风雨依然能够从泥土里开出芬芳的花,鲜活的生命力吸引着所有风与蝴蝶。”

背的还挺熟,主持人默默吐槽,指不定酸了吧唧的看了几百遍吧老板.jpg

作为刚入坑内娱BG之光cp的主持人,对于徐青桃的过去也不陌生,考古考到她跟程嘉怡多年的纠葛,确实称得上宋嘉木的这段评价。

从泥泞中开出的小白花,无惧风雨散发着鲜活的生命力。

可也正因为开在路边,在宋嘉木眼里,仿佛成了男人随手可以攀着丢弃的无名之花。

主持人想到这里,都感同身受的有点生气。

直到陈时屿开口:“但她对我而言是天上的明月。”

陈时屿说得很轻松,但那多年的暗恋与一遍又一遍的自我折磨不假,几千个日夜的执念变成风轻云淡的一句:“我知道她不是我的月亮,但是也有一瞬间照在了我身上。”

下一个问题,把妻子比喻成什么。

主持人感觉自己已经不用问了。

陈时屿话音落下的时候,整个客厅里几乎都没有声音了。

在网上看到那些网友们扒出来的暗恋很震惊是真的。

可再震惊,也没有现场直观的感受到眼前男人的感情,来的震撼。

像沉面在深海的冰山一角。

海面下是沉默的一场永不停歇的风暴。

主持人喉结艰难地吞咽了一下,问了一个跟台本无关的问题:“老板,有没有想过,万一月亮不会奔向自己而来呢?”

陈时屿垂眸,淡淡开口:“她不是一直在那儿吗,偶尔看一眼,也行。”

注意到主持人很久没说话,陈时屿眉梢挑起:“你这是什么表情?”

……磕的想死的表情。

主持人热泪盈眶:“没有什么表情,采访到这里就结束了。”

她估计是真的嗑昏头了,呜了一声,准备说谢谢老板,然后变成:“谢谢爸比!”

陈时屿:?

主持人:……

但还是要说。

谢谢你这么坚定的一直一直,选择她。 .w. 请牢记:,.

推荐:看免费漫画,点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