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故事里的人(七)(1 / 1)

叶笙收回手, 快速地打开手电筒,打向前方。

强光只照出一面漆黑坚硬的墙壁。

水泥墙冰冷、厚实, 没有任何异常, 刚刚黑暗中人体的触感,好像只是他的错觉。

沿着楼梯往下,是一个巨大的空间。

地下展厅刚立起一个雏形就因为预算不够,没有再修建了, 四处都是水泥墙, 走几步还能在地上看到刷子, 塑料桶和废弃的工人手套。

这里的环境阴冷寂静。

苏婉落在前方等他,拿出手中的地图道:“地图上面没有标监工办公室在哪。但修建好的房间也只有那么几个,两个在东, 两个在西。我们分开行动吧。”

叶笙:“你找监工办公室干什么?”

苏婉落沉默很久, 简单说:“土木工程学院最近在做一个关于校园建筑历史的活动,我想去监工办公室看看有没有当年的相关资料。”

叶笙没拆穿她, 淡淡道:“你既然在洛湖公馆见过鬼怪,就该知道这里很危险。”

苏婉落苍白笑了下:“我知道。不过我不怕这些。”

叶笙:“哦。”

他点到为止,没再说什么。记下地图后, 往东走。

宁微尘跟上来后, 自然是跟着叶笙一起行动, 在分道扬镳前,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苏婉落, 桃花眼似笑非笑, 潋滟含情又无情, 轻声道。

“苏学姐, 你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好。必要时刻, 可以闭眼睡上一觉。”

苏婉落往后退一步, 她有点畏惧和宁微尘打交道,总感觉自己的所有秘密暴露在表面,被他冷漠审视。她勉强挤出一个笑,点头:“嗯,好。”

地下空间一开始是打算造一个学生艺术展厅的,所以这里墙很多、走道很多,宛如一个巨大的迷宫。不过叶笙记忆力拔群,凭着出色的夜视能力和方向感,一路往东,很快来到一扇门前。他手刚碰到门把手,就愣住了,把手的触感不像是金属更像是人的骨头。可打开手电筒去照,又没有任何异常。

“哥哥,这里是堆放木板的地方。”宁微尘往里面看了眼,平静说。

空气中一股呛人的潮湿木头味,叶笙拿着手电筒往前照,果然,房间密密麻麻堆满了腐烂发黑的木材。

叶笙刚想说“走吧,换下一处”,角落里却忽然有什么东西动了动。他皱起眉,举着手电筒一步一步向前,看到了一个……木偶?

一个简陋粗糙,像是工人闲暇时分用多余的木料制成的木偶。它的脑袋,手,脚,都用最简单方式拼接而成,足足有一个人类小孩那么高。

木偶倒在墙壁边缘,眼睛是两个孔,嘴巴是用粉笔划出的一条高高上扬的线。在地下呆久了,木偶身体难免发潮,它的脸上长满了各种青黑霉斑,显得那个大大的笑脸在光下显得无比诡异。

宁微尘低头看着那个木偶。

叶笙走过去,伸出摆弄了下木偶的身体。明明只是一堆没有生命的木头,可他指腹莫名奇妙有一股刻骨的寒意。他知道这个木偶古怪,但是在一个B级异端创造的“世界”里,叶笙拥有唤灵,还不至于过分畏手畏脚。

叶笙说:“你去下一处吧,我觉得这个地方有古怪,我再调查一下,等下去找你。”

宁微尘深深看着他,笑意随意落在唇角点头:“好的哥哥。”转身,长腿走向另外一个房间。

叶笙等宁微尘走后,又找了找一圈,发现这间房间里就一个木偶。他垂眸,拿出手机,借着手电筒的光打开search直接拍向木偶。

出乎意料的,search显示这不是异端。

叶笙皱眉,不是异端?

那么诡异的环境那么突兀的一个木偶,不是异端?

骗谁呢。

叶笙不信,他又看了眼那个扬着笑脸的木偶一眼,那个笑实在是太大了,几乎要咧到它耳后根,越看越诡异。

叶笙开始搬木板,他力气大,一块一块把它们立起来,看看能不能找出一些其余的线索,挪开最后一块木头时,叶笙的额上已经出现了一些细汗。他举起手电筒一照,瞳孔一缩,在地上看到了一个很薄很小的笔记本。

叶笙弯下身把它捡起起来,拍干净木屑和土,依稀能看到上面写的名字叫“苏建德”。

姓苏。

叶笙翻开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都是记账。工地每份材料每份伙食的支出,都特别清楚。除此之外,苏建德还记了一些工人的电话。

叶笙翻到最后一页,盯着最后几个被记下的名字,愣住了。

最后几个电话,居然全是举报电话。

水泥经销商,市场监管局,技术监督局,市长热线,教育部,工信部,甚至还有淮安大学教务处。他像是走投无路了,什么都试。往后翻页是一段被划掉的,用来打草稿的话。

写给淮安市工信局原材料产业科。

【尊敬的市领导您好,

我是建造淮安大学体艺馆的一名工人,我想举报工程负责人袁寿试图采用伪劣(划掉)我想举报袁命的建兴水泥厂有严重的违规生产行为……】

苏建德的文化水平不高,于是对字有一种很虔诚的认真,握笔的手不稳,字不算好看,可一笔一划都特别慎重。

叶笙想到了苏婉落跟他说过的,监工和袁副校长的第一次争吵就是因为袁寿想换水泥公司。但是后面不知道什么原因,袁寿的计划落空了没有换成。

看来原因就出在这里。

他看着这个本子,当年国家严打水泥市场的乱象,何况是淮城那么一座大都市,政府收到举报当然不会坐视不管。

于是苏建德,就这么彻底毁了袁寿袁命两兄弟的财路。

叶笙把本子收好,打算交给苏婉落。

但他从地上想要站起来时,突然脑袋刺痛,一阵眩晕,眼前朦胧血色拂过。

这一刻,世界好似都静了。

叶笙扶住额头猛地睁开眼。

他胸腔微微起伏,杏眸里是疯狂浓郁的戾气。

世界静了,这样的安静他太熟悉了,在阴山44车厢的旧厕所里,在他跳入情人湖和段诗对视的一瞬间。

——故事大王!

叶笙脚下地面开始变得很软很软,他耳膜阵阵刺痛。

原本安静如地下墓室的空间,瞬间响起了各种奇怪嘈杂的声音。有鸟叫,有草长,有孩子的嬉笑,还有水声,走路声,大雪,长风。光怪陆离,缤纷杂乱。

可是叶笙身边只有一片浓郁的黑暗。

咔嚓咔嚓,身后有什么东西在移动。

叶笙蹲着身,睁眼,看到自墙缝底下渗出一层薄薄的血来。

手电筒被他拿在手里,墙上出现一个怪异又巨大的影子。有东西出现在他身后。这个怪物动作不协调,僵硬,古怪。

叶笙回头,猛地瞪大眼——

那个木偶居然“活”了过来。

它摇摇晃晃,手里拿着一把巨大的斧头,嘴角咧着,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叶笙暗骂了一声,在木偶举着斧头朝他劈下来时,动作敏捷快速躲过第一次挥砍。使用多次唤灵后,叶笙已经非常熟练了,他眼中轻而易举浮现出一层带水光的薄雾,低声说:“滚。”

然而木偶不是异端,它完全不受唤灵的影响,依旧笑嘻嘻地拿着斧头砍他,倒是木偶看到叶笙的眼泪时,开口说话了,声音也是笑嘻嘻的,语气恶毒又古怪。

木偶自言自语说:“笑是很重要的东西,谁要是不会笑,谁就没法过快乐生活。”

“……”

叶笙觉得它脑子就有病。地面上源源不断渗出的血和来自故事大王的威压,让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叶笙没打算和木偶多纠缠,他猫着腰,借着灵敏的身姿,几步就躲过木偶的攻击,把它甩在身后。

过程中他也试图把木偶弄死,将它头掰。

然而木偶的头笑嘻嘻掉在地上,又自己飞了回去安在脑袋上。

杀不死。

在人墙创造的这个“空间领域”里,木偶是不会死的。

叶笙抿唇,在逃避的过程中用search拍了下木偶,依旧显示不出任何结果。

它不是异端。边打边逃离开这栋房间的最后一刻,叶笙咬牙,忍住胸腔的血,转身,快速拍了下蠕动的墙壁!

咔。

search拍照的瞬间。

叶笙眼中一片血色。

冥冥中,好似有道时而阴冷疯狂时而安静纯真的视线,在沉默注视着他。而后他听到了那个人的笑,一种很古怪的笑,声音是个青年,但笑的方式却像小孩。

苏婉落一路往西走。一个人单独行走在一栋漆黑的、没有任何声音的地下室,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是十多年的执念早化为浓郁的恨,人世间除了生死都是小事。既然她都不怕死了,那这里又有什么好怕的。

苏婉落推开一栋房间的门。

这里是栋杂物间,放着木桶、拖把之类的东西。苏婉落视线警惕又细心,不放过一处可疑的地方。

等等,泥桶里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在动。

苏婉落后辈发凉,深呼口气,捏紧掌心,走进去蹲下身,发现泥桶里面居然是一只鸟。

……一只鸟??而且鸟的翅膀还在动。

苏婉落害怕地喉咙发干,但她依旧咬住颤抖的牙,缓慢地伸出了手,指尖颤抖碰到鸟身的一瞬间,小鸟骤然发出一声尖叫。它尖尖的喙直接咬破了苏婉落的手指,咬到能够看见森森白骨。

苏婉落血流不止,痛得眼泪都出来了。

“谁碰我——嗯?人类?”尝到鲜血的瞬间,小鸟浊黄的眼珠子里掠过一丝诧异和餍足。很快,它圆鼓鼓的眼睛打量苏婉落,肚子里出奇的饿,不过对比了一下她和自己体型差距。

小鸟决定智取。

小鸟说:“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鸟,鸟鸟鸟在说话?苏婉落大脑一片空白,浑身血液发冷。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可是旁边漆黑的建筑、潮湿的水泥气息又告诉自己,她确实是在旧体艺馆下方。

这不是梦,她闯入了一个鬼怪的世界……而这是她自愿的。

克服住恐惧,苏婉落红着眼颤栗说:“您好,我来这里,找我的父亲。他就死在这里,叫苏建德,你看到过他吗?”

小鸟挥挥翅膀,想也不想说:“我见过。不过在我带你去找他前,你也要先帮我找个朋友。”

苏婉落说:“找谁?”她其实根本就不敢直视这个样貌怪异,喙里长满牙齿的会说话的鸟。

小鸟从泥桶里飞了起来,贪婪垂涎的视线很快被遮掩过去。

小鸟扑腾着沾满鲜血泥土的翅膀,飞到苏婉落身边。

它轻快意味深长地说:“找我的好朋友树。我答应春天到了后,回来给它唱歌。”

叶笙躲过木偶的追杀,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那行字。

【分类版块:故事大王】

【鬼怪名称:人墙】

【鬼怪等级:B】

【概述:搅拌机把他身体搅碎。他的头发、眼珠、骨骼、血肉全部混入水泥中,和钢材砖块一起砌成了最牢固、最坚韧的墙。

post scriptum :可怜的老实人啊。他生前执着的地下空间最后还是没有被建造,不过没关系,善良又勤劳的人总会如愿。

——4月23日下午5点16分留】

而就在刚刚!这条怪诞的ps又刷新了!

叶笙咬牙,穿着呼吸,看着后面故事大王新增的pps。

歪歪扭扭丑陋的字迹,言辞张狂又阴郁。

【post post scriptum:

我知道你们在寻找我,可是我们好早之前就见过的。

在课本,在传说,在故事里。

你们不该闯入这里,不该闯入这个老实人的世界。

这位可怜的老实人,同时还是位可怜的父亲。

他兢兢战战,用尽一生,去教会女儿爱和善良。

用课本,用传说,用故事。

童年是一场没有回程的旅行。

你最初读到什么东西,你最初看到的东西就会成为你未来生活的一部分。

欢迎来到,父亲的世界。】

欢迎来到,父亲的世界。

叶笙脸色难看地抬起头来,一墙之隔就是那个笑嘻嘻的提着斧头找他的木偶。

咚咚咚,木偶是跳着走路的。它好像一天到晚都很开心。

父亲的世界,难道就是这个阴森森的底下室?再多了几个会杀人的怪物。

故事大王真就有毛病。

他屏住呼吸,想着去另一个房间找宁微尘。

“宁微尘,我们……”叶笙推开门,发现宁微尘居然在笑着一个工人聊天。

宁微尘听到他的声音,转过身来,展颜一笑。

他朝叶笙招手,唇角懒洋洋勾起,开口:“哥哥,过来,我发现一个建筑工人。”

工人应该是早就死了的,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死了,穿着满是水泥的衣服,戴着黄色安全帽。

他眼神茫然地说:“难道我真的睡过头了吗,居然已经是晚上了?”

叶笙冷漠地看着这个工人,走过去。

宁微尘笑着对工人说:“你好,我们是淮安大学的新生,看着体艺馆还在建造就想过来玩玩,结果不小心迷了路。你能带我们出去吗。”

工人挠挠头,说:“哦可以,不过我还有两个哥哥,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在这里睡过了头,我要先去找他们。”

宁微尘笑而不语。

叶笙久久地盯着工人,平静道:“我们和你一起。”

工人露出一个大大的淳朴笑容来。

“哦,好的,谢谢你们。”

木偶拖着斧头往南边找,叶笙不想和它碰上,开口说:“我刚刚从南边过来,那边没有人。我们去反方向吧。”

工人乐呵呵说:“哦,好。”

宁微尘饶有兴趣:“你们三兄弟都是来淮城打工的啊?”

工人说:“对啊,我们三个人原本放牧为生,但在村里活着不快乐,井堵了连口水都喝不上。我大哥说来城里打工便三个人一起来了,都盼着以后的日子能幸福点。”

宁微尘失笑:“幸福?”

工人说:“对啊。”他抬起头来,还是一张黝黑老实的脸,可是眼睛却有种独特的诡异。 .w. 请牢记:,.

推荐:看免费漫画,点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