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人,有点东西)(1 / 1)

蜜语纪 红九 3498 字 5天前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在许蜜语联系完导游的不久后, 柯文雪再次从对讲里面急切呼叫她。

柯文雪气喘吁吁地告诉许蜜语:“那老头,他绝对是故意的!他现在已经进入一种变本加厉的折腾状态了!他就快要把我折腾死啦!蜜语姐,你倒是再想想办法呀, 快点救救我们吧!”

许蜜语又上楼去看了下。老人家的确作妖难缠,快把服务员姑娘们折腾疯了。赵可乐因为实在受不了,正在跟老人理论, 眼看就有要和老人吵起来的架势。

许蜜语赶紧上前去拉开赵可乐,又把大家拖回客房部,郑重叮嘱:“从现在开始,你们一定记得,不管那个老人怎么作怎么闹,你们都不要和他顶撞, 切记。”

赵可乐委屈不服:“凭什么啊,凭什么只能他无理取闹地欺负我们,我们就不可以理论啊?就凭他老吗?所以就可以倚老卖老欺负人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许蜜语连忙安慰她:“不让你跟他吵, 其实真的是为了你好,你刚才没看到吗,你跟他理论的时候,他整张脸都充血似的,你就真不怕他万一激动过度倒下去什么的,他家人来找你麻烦啊?”

赵可乐这么一听,不由有些后怕起来。

李婉在一旁有些不以为意地安慰她:“没事没事啊,你看那老头声若洪钟的样儿,哪像有病, 蜜语姐吓唬你呢。”

许蜜语怕李婉不当回事, 特意又强调一下:“你们记得,不要和那个老人再对呛。我已经拜托导游联系他家人了, 应该很快,他就可以被他的家人接走。”

大家唉声叹气,只祈祷老人家属快点赶来。

晚上许蜜语不当班,但下班后她仍然留下来没有走。她始终觉得楼上老人的状态和自己曾经见过的情况很相像。为了以防万一,她决定再多留一会儿,再观察一下老人家的状态。

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前台值班服务员突然很着急地找许蜜语,对她说:“主管,楼上那位老人的状态好像不太对劲!”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上了楼,进到老人房间,看着老人的躺在地上的状态,许蜜语的心怦怦怦地跳。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值班的赵可乐直接吓哭了:“蜜语姐我听你的话,都没有再跟他顶嘴什么的了,真的!他这样真的不关我事啊!”

许蜜语说着知道,让她退到一旁去,又赶紧告诉周围的人都让开,不要随意碰老人,再用对讲机呼叫前台:“快叫救护车,快!”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老人最终被许蜜语经过紧急处理后,叫了救护车送往了医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来人应该是老人的儿子,一副商业精英的样子,一看就是精明不好哄的主。

他一来就要求见见“那个叫许蜜语的前台主管”,一副很激动的样子。

大家不知道老人家属是不是来追责的,因为老人是在酒店里犯的病,他犯病后只有许蜜语碰触过他。

他们看着老人儿子那副很激动的样子,很担心是不是老人的情况不妙、所以老人的儿子过来发飙了。

所以大家表现得都很防御、很谨慎。

等许蜜语被人叫来大堂,和老人家属碰上面时,大家都在喉咙口紧张地提了一口气。

但下一秒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老人的儿子双腿一曲,眼看着好像就要给许蜜语跪下磕头似的。

在那双膝盖撞击到大理石地面之前,许蜜语赶紧上前一步扶住老人的儿子。

对方看起来是个年轻有为的精英人士,大庭广众竟要给自己下跪……许蜜语直呼使不得。

老人儿子站定后,自我介绍叫蒋友,然后他开始掩不住感激地对许蜜语道谢不停:“谢谢您!谢谢您救了我父亲!您托导游联系我、告诉我,说我父亲可能脑梗了,我一开始还觉得莫名其妙,因为我父亲平时身体很好,不然我也不会放他一个人跟团出来旅游。导游又说我父亲在这边闹腾得厉害,我一听就觉得更离谱了,因为我父亲平时脾气不坏的,更不会作妖。所以起初我还不想搭理你们的,后来是我妻子说,不然我就过来看看吧,万一真是老人突然作妖,那就把他接走。就这样我上了飞机。可谁成想我一下飞机,就听说我父亲真的脑梗进了医院!”

他说话说得急,一口气说下来有些咳嗽。许蜜语连忙给他倒杯水,让他喝完慢慢说。

蒋友一口气把纸杯里的水喝光,喘口气后继续说:“收到我父亲进了医院的消息之后,我就直接从机场赶去医院,医生告诉我说,亏得我父亲的急救处理措施做得及时到位,送来医院送得也及时,现在才能没什么大碍,要不然指不定就得偏瘫在床上了!医生还说是您帮忙垫付了医药费、住院费,还说您是确定我父亲没事之后才离开的。许主管,真的谢谢您了!您不知道我父亲对我来说多重要,我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很小母亲就去世了,我父亲一个人带大我供我上学,他现在年纪大了我也有点出息了,我就想让他过过好日子到处旅旅游,没想到会有这种突发状况!许主管,谢谢您救了我父亲一命!谢谢您给他急救,又及时送他去医院,还帮他垫付了费用!真的谢谢您,谢谢!”

蒋友对许蜜语很激动地道谢,一边谢一边眼圈都红了。

许蜜语连连说着别客气。她告诉蒋友:“既然您父亲住在了我们酒店,那竭尽所能照顾好他的一切,就是我们应该做的。”

她这话说得真诚,不似别人讲起来那样一听就是在空摆腔调。她的真诚不仅令蒋友听得感动,此刻前厅其他人也都听得莫名有种使命感和荣誉感似的动容。

蒋友忍不住对许蜜语又问了一个问题:“有件事我其实特别好奇,您是怎么预判到我父亲可能会脑梗的?”

这也是大堂里其他人心中的疑惑。

许蜜语笑了笑,回答说:“以前我家楼上的邻居,是位独居老人,她总到我家里来吃饭。有天她变得特别奇怪,一直不停地发脾气、找茬折腾人、没事找事。我以为她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就想陪陪她。还好那晚我陪她来着,她当晚就情况不太对,我赶紧叫了救护车把她送去医院,当时医生诊断后告诉我说,她是脑梗了,还好就医及时,保住了命。”

也是因为这件事,让她亲眼见到人世无常和急救的重要性。她平时不上班待在家也没什么事,后来索性专门去学了急救知识。结果昨天晚上就派上了用场。

许蜜语看着蒋友笑着说道:“我昨天上去看了下您父亲,我觉得他的状态有点像我那位邻居老人。可是我也拿不准他是平时就脾气差还是发病前兆,但为了谨慎起见,还是请导游联系了您。我之前也想好了,如果他只是脾气差,您白来一趟的路费我愿意为您出。”

蒋友听到这感叹道:“许主管,您真的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您心里有大爱!再次感谢您救了我父亲,您这份恩我会记在心里,以后但凡有我蒋友能帮忙的地方,您只要说句话就行!”

许蜜语再次强调一切都是她应该做的,请蒋友千万别再这么客气。

送走蒋友后,许蜜语发现大堂里其他人看着自己的眼神,似乎和气友善了许多。

晚上陆晓妍在微信上的八卦群里艾特柯文雪:【我说你们这位许领班,有点东西!】

柯文雪回她:【那当然!之前你们都看错她了吧,还以为她怎么就这点能耐,怎么跟幼儿园老师似的,遇到点事自己解决不了就开始找家人来了。】

李昆仑插话:【昨晚下班之后我见到蜜语姐在酒店外面检查消防通道来着。】

没人理他。

陆晓妍在忙着喷柯文雪:【少说我!你当时不也跟我想的一样?】

柯文雪也在忙着狡辩:【但我马上就醒悟了,我猜到蜜语姐肯定还有后招,她不可能就那点招数。结果让我猜着了吧!她准确预判了老头的状态是脑梗前兆!】

没人理的李昆仑继续自说自话:【我当时还纳闷她怎么管这么宽,消防通道她也查。现在看她是怕那个老人万一真发病,消防通道上有车占道,救护车会进不来吧。】

还是没人顾得上理他。

陆晓妍艾特柯文雪:【说起来昨晚下班前她好像跟我们大堂经理说了一下,担心楼上老人可能会生病,应该采取点预防措施。】

陆晓妍:【但经理没太当回事,还觉得她是在酒店待的时间太短见过的奇葩客人太少,等见得多了她就会发现,那个老人的状态啊,不叫发病前兆,那叫坏人变老了。】

陆晓妍:【经理这么跟她说完吧,她也没置气,但下班之后她也没走,主动要求留下来陪我们值班。我当时还觉得她有点多此一举呢,因为我和我们领导想法一样,觉得老头只是奇葩不是脑梗前兆。】

柯文雪:【没想到吧,人家其实是未雨绸缪!】

陆晓妍:【可不是,我和我们领导都觉得她见的人少,所以大惊小怪。殊不知真正见识少的是我们啊,原来老人突然变得折腾人是脑梗前兆!】

陆晓妍:【说到底,那老人是多亏许主管了,因为她准确的预判,那老人出院以后才能继续活蹦乱跳地安度晚年。】

柯文雪:【我跟你说过什么来着?我们蜜语姐是靠能力空降的,看,我没说错吧!】

陆晓妍:【现在看,她还真是有点东西的。她这人乍看起来很普通,普通到你根本不想听她的话。但我发现她总是能在你看轻她的时候,默默地做出点一鸣惊人的反转成果来,那种让人不得不心服口服的成果。然后等下次她再说让我去做什么,我就会忍不住想听她的。】

陆晓妍:【这就是能力的魅力吧?哎,我现在在这越说越觉得,这个女人,确实有点东西!】

邓蓉被损得一愣:“她在救我??”

陆晓妍和史幻幻对视一眼后,陆晓妍立刻抓起对讲呼叫许蜜语。

大堂经理路过时却沉着一张脸。

眼线男人没有把烟熄掉,反而狠吸一下,再眯着眼徐徐吐出,很挑衅的样子,而后说:“哪那么多事,抽根烟还能把你家这破酒店点着了?”

自此之后,接待员邓蓉对许蜜语交代的事情,服从度一下就上来了。

事后大家好奇,也私下问许蜜语为什么什么都知道,简直像本行走的旅游百科全书和行走的航班信息表。

她发现许蜜语不仅反应快,还很有想法,她总能第一时间发现问题并且迅速解围困境。

但她比接待员有出息一点,没有向后逃跑。但也躲在前台后面瑟缩着,说话时声音在发抖:“先生,不好意思,我们酒店里面禁止吸烟,还请您把烟熄掉,麻烦了。女士,很抱歉我们酒店规定不能携带宠物,请您谅解!”

得不到回应的李昆仑很憋得慌。他只好第二天把这些八卦,趁着送餐的时候八给顶楼薛助理听。还好薛助理听得津津有味,让他觉得非常舒坦。

她愤愤地跑去前台,趁着没客人,跟史幻幻吐槽许蜜语。

史幻幻看到两个人时,尤其看到烟熏女人的手臂时,也和接待员一样,脸色一下就白了。

连客人想乘飞机或者高铁,几点钟去哪个城市,只要对方问,她就通通都能迅速回答出来。

柯文雪和陆晓妍都回他一串敷衍的“是是是”。

李昆仑忍不住再次插嘴:【喂!你们到底看没看我上面说的话啊?我说的话总结起来也是这个女人有点东西啊!!别当我不存在,你们看看啊!!】

许蜜语笑着告诉大家:“我还真就是把旅游百科全书和航班信息表,通通背下来吃进脑子里了。那些旅游路线,趁着下班后我也一一走了一遍。”

但她其实,有点东西。

邓蓉满心的不乐意和不情愿,觉得许蜜语是在大堂经理面前急着抢功表现,于是不软不硬地回了句:“礼宾在接待呢,暂时还用不到我呀。”

酒店大堂走进一对青年男女,两个人打扮时髦,走路仰头,女的化着烟熏浓妆,男的描着细黑眼线。

薛睿从李昆仑那里津津有味听完这件事,又去纪封跟前津津有味讲了一遍。

她的回复让烟熏女人一下爆.炸起来:“你们酒店怎么回事?怎么事儿就这么多呢!顾客就是上帝这话不是你们服务行业自己说的吗,怎么现在把这句话当成放屁不作数啦?叫你们领导来!”

看到接待员被吓得连连后撤,烟熏女人不高兴地眨着涂成褐色的眼皮,撇嘴一嗤:“至不至于啊?它又没咬你!我们小青很乖的不咬人,你这样反倒要吓到它的好吧?”

因为好多奇奇怪怪的人在前台就被打发掉了,根本还住不进客房里去。

她想继续为客人介绍本市美食饭店,许蜜语飞快看她一眼。这一眼竟带着邓蓉以往没有见过的严厉和气场,她被镇住了,一时没说出话。

此后大家还惊奇发现,许蜜语一个人竟能接待至少三个国家的外国人,因为她居然除了英语,还会说泰语和日语。每当她绽放笑容接待来宾时,她整个人就变得特别明媚粲然,她就会有一种仿佛发光的好看。

邓蓉满心委屈不甘,觉得许蜜语抢掉了自己的功劳,害她被大堂经理冷眼。

她开始向客人介绍酒店餐饮部的大厨和美食,听得客人连连称叹道:“原来美食就在我身边,我还在舍近求远地问呢。好好好,那麻烦你帮我先在中餐厅定个位子,我今晚就要带着家人一起尝一尝!”

就像之前纪封点化她的那样,她只要让大家看到她的能力,大家真的就在变得一点点接受她。

两个人不耐烦史幻幻躲在前台后面瑟瑟发抖,挪去旁边陆晓妍那里,没好气地拍出身份证道:“赶紧的,一间大床房。”

好像什么问题都难不住她似的。

那个女人,确实乍看起来很平平无奇。

“你说她人怎么这样啊,是不是太沽名钓誉啦?连下属的功劳也要抢呀!”

但耳朵一点没漏地把薛睿讲的东西全听了进去。

许蜜语随后转头,面带微笑看着客人说道:“我来继续向您介绍我们这里的美食吧。其实先生您想尝特色美食,不用到处找的,我们酒店的餐饮部就能全方位满足您的需求!我们酒店不论中餐厅还是西餐厅,都有很多特色美食,如果您有会员卡,还会打折扣,吃起来性价比非常不错的!”

听史幻幻这么一说,邓蓉恍然大悟:“天啊!我疏忽了!我在我的小某书上为了吸流量每天都在介绍本市各店的美食,我听客人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沾沾自喜觉得他撞我枪口上了,这题我会答!我完全忘了把小某书思维换回到本职工作思维了……这么说许主管还真是救了我,我误会她了呜呜……”

这天天气晴朗,清风和畅,旅游旺季正在延续中。

仔细看,男的嘴里还叼着根烟。

这天有位住店客人路过大堂时,停下来问接待员邓蓉:“我是外地过来旅游的,请问本市有什么特色美食吗?”

以前许蜜语在客房部的时候,觉得客房部可能是全酒店遇到奇葩最多的地方。可自从她调到前厅部,她发现这里才是对人类物种多样性最有见证的地方。

因为她还真是,有点东西的。

许蜜语赶紧走过来,截住邓蓉的话头,让她去帮忙接待一下刚进酒店的客人。

她挽着眼线男人,翻着白眼越过接待员,一起走去前台,提出想要开一间大床套房。

史幻幻戳她脑门道:“人家客人问你当地美食,你个傻子就真的开始介绍外面的美食饭店,你没看到经理脸拉得多长吗?都恨不得把你吃掉了!把自家客人拱手往外推,你说你是不是缺心眼?还好许主管及时过来替你打了圆场,首先介绍了我们自己酒店的餐厅。”

许蜜语能感觉到,前厅部的人对自己的态度在慢慢发生着变化。一种好的变化。

客人走后,大堂经理脸色不错地看着许蜜语,说了声很好。但转向接待员邓蓉时,他的眼色又冷了下来,没说话就扭头走掉了。

大家有点咂舌,也有点佩服她。本以为她就是空降镀金,没想到她为了一份工作,可以下这样的苦功夫,可见她对她的事业充满热爱与虔诚。这样的态度,总归是挺值得尊敬的。

可这次史幻幻居然没有帮她,反而看着她像看着个傻子似的说道:“你……缺心眼吧?你觉得刚才许主管是在抢你功劳?她是在救你啊你个小白痴!”

听到最后纪封不由想着,那些人倒是有句话说得没错。

烟熏女也反驳史幻幻:“你们不允许携带宠物关我什么事呀?小青它又不是宠物,它是我的家人。”她说着还把缠着青蛇的手臂故意往史幻幻面前一送。

陆晓妍吞着口水,重复了一遍史幻幻说过的话:先生请您不要吸烟;女士您不能携带宠物入住。

他们慢慢看到这个女人面对她自己的工作,是下过功夫的,她能被空降来做代理主管,可能跟裙带确实关系不大,应该是她有足够能力可以胜任。

那烟熏女手臂上缠着的,居然是一条青绿色的蛇。

接待员邓蓉立刻掰着手指头给客人介绍起当地著名美食饭店,她自觉讲述得得体到位又生动。

想去海边的话,可以一路上先去哪里,再去哪里,中间在哪里吃顿午饭,那的什么菜是最特色的美食。晚上注意要在几点钟前往回返,走哪条路,这样会避开高峰拥堵。

如果想去爬山,应该从哪里出发,从山的哪一面开始爬,爬到哪里有个歇脚亭子,向着哪个方向照相的风景最美。

烟熏女人嫌弃得要死:“干什么啊你们一个两个的,怎么这么绿茶啊,看见什么了就表现得这么惊恐,它又不咬人,有什么好怕的啊!”

许蜜语笑着说好的,一定包您满意。

两个人从酒店正门一走进来,接待员挂上笑脸本要上去迎接,顺带想告诉眼线男,酒店里禁止吸烟。但当她看到烟熏女手腕上缠着的东西,立刻花容失色后退几大步。

史幻幻这回被吓得没忍住尖叫了一声向后退去。

不仅如此,她对许蜜语从服从,渐渐变得有点佩服。

比如住店的客人询问旅游攻略时,她问一句客人的旅游偏好后,立刻张嘴就说得出最适合客人的旅游路线。

她想自己得变得越来越有能力才行。于是在下班之余的空闲时间里,她忙着看书学习,不断补足自己。

这位代理主管空降是空降,但其实真的很有能力。

纪封全程垂眼盯着平板电脑,收菜、种地,好像挺忙似的。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推荐:看免费漫画,点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