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狼狗(你可能不知道,狼训好了比)(1 / 1)

这些天除了王府的侍卫们之间暗暗较劲, 王府之中还算风平浪静。

肃王的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脸上也不戴面具了。

但是他眼眶子还是有些青,很显然当初佛莲一气之下给他揍得不轻。

顾蜜如这些天除了当值的时间, 就都是在和林钟对战,帮他喂招, 好让他能够尽快恢复。

上等的伤药也没有断过,林钟渐渐也不觉得上等伤药多么稀奇,顾蜜如当成糖豆给他,他也就当成糖豆那么吃。

他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每天自己恢复训练做完, 当值也结束了,还要抽时间教余光霁练习暗器。

余光霁没吃过什么苦, 但是相比在花楼里面每天都被打得爬不起来,他现在的日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因此他肯咬牙坚持,整天除了吃喝就是锻炼腕力,找角度, 有时候练习多了连筷子都拿不起来, 却始终没有叫过苦。

顾蜜如观察过他的练习,虽然这样是临时抱佛脚吧, 但是总好过什么都不会。

媚杀之术余光霁也在硬学,只是他到底出身不低,又自小和傅瑜儿一起,在礼部尚书府内长大,要他干魅惑杀人的活儿, 他总也是拉不下来脸的。

短时间内想要让一只小白兔变成大灰狼是不可能的, 但是顾蜜如可以设法给小白兔镶嵌两颗大钢牙。

这样等到用到的时候,多少能够有点用, 否则没有了家族势力的护佑,傅瑜儿和余光霁两个小白兔要是在一起,那不就会沦为别人的猎物吗?

顾蜜如心中做的这些打算谁也不知道,就连系统都不知道顾蜜如在想什么。

它升级的方向很显然是不怎么健康的,它猜测了两次,总觉得顾蜜如是对余光霁有意思。

顾蜜如每次都只是笑笑也不辩解,毕竟余光霁确实是让人容易对他有意思的类型。

陌上人如玉,谁看了不想多看两眼。

“你怎么又在看他?”林钟走到顾蜜如身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这会儿是傍晚,他们都换班回来,林钟和顾蜜如在演武场过招之后,林钟又自己去练刀。

余光霁也在演武场,他在练习飞镖、轻型弩.箭、等等体力不足能用技术来凑的技能。

林钟练武练得特别来劲儿,他余光中能一直看到靠在演武场旁边柱子上的顾蜜如,他让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舒展到极致。

长刀仿佛和他融为一体,刀身无论是劈、砍、勾、刺、都如臂使指。身形似黑蛟腾空,游龙出水,所有的动作都苍劲有力,十分惹眼。

再加上他本身样貌便是凌厉逼人,看多了都要被割伤眼球一般。

他以为顾蜜如是在看着他的刀法,想要让顾蜜如看看他哪里有破绽。

谁料到一套刀法结束,顾蜜如没有在看他,反倒在看愚笨不堪的余光霁。

余光霁一身浅色长衫,此刻姿势刻板地端着一个弩,汗流不止眼神专注。

虽然十发要有九发要脱靶,但是不看成绩,只看他的姿态,确实是赏心悦目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问顾蜜如为什么看余光霁,顾蜜如思索着利用余光霁的事情,没理会。

林钟直接站到了顾蜜如的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眼中突然近距离闯入一张煞气逼人的俊脸,顾蜜如的思绪被打断了。

“你为何看他看得那么入迷?”林钟问顾蜜如:“你还是想要睡他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逻辑顾蜜如不懂,于是她问:“睡不睡觉和他弱不弱有什么关系?”

“他满足不了你,连我都抓不住你。”林钟一本正经地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余光霁训练得很专注,都没有朝这边看上一眼。

顾蜜如收了笑,眯着眼睛说:“你觉得两个人睡觉是上床打架吗?哎,算了,你不懂。”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林钟点头。

“我……见过。”

“你还见过?”顾蜜如这次是真的震惊了。

林钟皱眉说:“我杀一个人的时候,他正在和他的女人在床上。”

林钟用一脸纯真的,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局外人的方式表述。

“他按着那个女人,不让她起身,那个女人一直叫,表情和声音都很痛苦。”

顾蜜如眉梢都要挑出脸皮的范围,系统在脑中说:【哎妈,这是我这种年纪不能听的。】

林钟似乎是对那种事情很厌恶,觉得很丑陋。

他杀的那个人刚巧也是个身材模样都不怎么样的人,因此他此刻的表情是不理解。

他简单粗暴地总结道:“余光霁按不住你。”

顾蜜如靠着柱子把自己调成震动的,笑得不行。

林钟顿了顿,又说:“我也按不住你。”

他说的是纯粹的武力值。

他觉得床上就是打架,是一方压制另一方。

这么理解倒也没太大的错。

顾蜜如不打算给林钟上生理课,于是她索性顺着他说:“对,没人能按得住我。”

“我看你刚才的刀法了,挥洒自如,很棒。”

“但是累赘动作还是多了,花儿不用挽,死士不用讲究花样,教你刀法的人一定长得很美。”

“你怎么知道?”林钟一听顾蜜如看他练刀了,顿时表情一松。

把什么妖精上床打架的事情都给忘了,追问顾蜜如:“你去过伏月门吗?我们的刀法教头,是个爱穿裙子的男人。”

“他长得很美。”林钟客观地说:“很厉害。”

厉害的人,林钟不觉得怪,男人穿裙子也不觉得怪,只觉得美。

他慕强都写在脸上了。

顾蜜如说:“我没去过伏月门,但是我见过的美人很多,美人要是知道自己美,就都有包袱放不下。”

“再有点能耐,就喜欢耍一些花里胡哨的招式。”

顾蜜如说:“你拿刀,刚才中间你挽花那里开始,我们过一下。”

顾蜜如说着,也抽出了一把刀。

林钟毫不迟疑冲上来,招招透着难以忽视的杀机。

林钟气势很强,他身高和长相都很有优势,心理素质不好的人,看到他这样冲过来,就会应接不暇自乱阵脚。

但其实这几招有太明显的破绽,顾蜜如双手抓刀,站在那里一动未动,等到林钟刀到了近前,习惯性在半空之中一挽,看上去像是在借力,实则是习惯性甩花的时候——顾蜜如长刀向前,顺着这刀花在半空之中一转。

而后刀尖强横地插入其中,狠狠朝前一劈——

林钟虎口冒出了血珠,顾蜜如的刀尖停在他的下颚处,再向前半寸,就能直接戳入他的下颚最柔软的地方,直刺入上膛。

凛然杀气扑面而来,林钟长发向后一掀,他眼睛微微颤动,竟是轻而易举地被顾蜜如破了招。

而他的长刀正从顾蜜如的侧颈穿过,插进了她散落的头发里面。

并未曾伤到她分毫。

不是林钟不肯伤她,是被顾蜜如的刀锋劈开了没伤到。

“知道毛病在哪了吧?什么花招都不要有,杀人就是很简单的,出刀,取最短的直径。”

林钟喉结慢慢滚动了一下,轻轻地贴着顾蜜如的刀锋划过,并没有受伤,他却起了一身层层叠叠的小疙瘩。

他不知道这心悸的感觉算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他看着现在的顾蜜如,只觉得自己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这份感觉有些像林钟熟悉的害怕,但是又实在不准确。

害怕是想要后退,林钟现在却想迎上去。

他想贴着顾蜜如冰冷的刀锋,他甚至在想,如果死,死在她的刀下,一定很痛快。

“愣什么,”顾蜜如翻转刀尖,用刀背拍了下林钟的侧脸,说:“要是我们真的是敌人,一照面,你就被我穿透脑壳了。”

“那也……不错。”林钟收刀,喃喃道。

“什么?”顾蜜如没听清。

林钟摇头,抿着唇没有再重复,只说:“我会把这些花招都去掉的。”

“那就对了,你的下盘很稳,但是有点沉,我觉得你轻功还是得练,尤其是耍刀的时候。”

“你的优势是气势大开大合,但是那只对和你同体型,同样用长刀的刺客有效。”

“你如果遇见一个肌肉虬结的壮汉,对方比你扎实,他再用宽背的厚刀,你这些小花招,都会被砍断。”

“所以你得足够灵活,不能对比你气势足的人硬碰硬,要像……”

“鸟儿啄水牛屁股上的蝇子见过没有?”

林钟点头。

顾蜜如说:“就是那样,不能被牛尾巴抽到,扎一刀换个地方。”

“我懂了。”林钟凑近顾蜜如,近距离看她。

顾蜜如:“你干嘛?”

林钟看着顾蜜如不吭声,又凑近了一些。

顾蜜如:“……还打?”

“今天不打了,我……”

她的话音顿住,因为林钟抬起手,把滑向她眉毛的一滴汗水截住了。

他因为练刀,手腕上缠着黑布,他用黑布截住了那滴汗水。

然后维持着这个姿势不动了,怔怔看着顾蜜如的眉眼,看着她沉静的眉目,投入她眼中深潭。

两个人近得呼吸可闻,林钟身上戴着潮热的汗味儿和身上伤药交织在一起的味道。

像他这个人一样的,给人非常重的侵略感。

他离得太近了。

林钟咽了口口水。

顾蜜如靠着柱子,撩起眼皮看了眼压在自己额头上还没撤走的手臂,又问了一遍:“你干什么?”

林钟哪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他本能又咽了口口水,说:“我……渴。”

他嗓子和胸腔之中都要冒烟了,这和渴急了很像。

系统啧啧。

顾蜜如正要说什么,名画突然朝着这边喊道:“大小姐,王府外面有人找你。”

顾蜜如转头应了一声,就推开林钟说:“渴了就去喝水,我去看看谁找我,你盯着余光霁。”

林钟身体退开,眼睛还没退。

系统说:【他这哪是口渴,他这是饥.渴啊,他现在的眼神就像是牛屁股上的蝇子,扎上了哎!】

顾蜜如不理会系统的屁话,她觉得系统屁话越来越多。

她转身出了演武场,很快朝着王府大门的方向走去。

顾蜜如在王府的外面,见到了多日不见的佛莲。

顾蜜如微微有些惊讶,佛莲会来找她在顾蜜如的推算之中,但是顾蜜如的推算可比现在要晚很多。

总要有一些纠结的时间,而且佛莲有可能就不来了。

佛莲这样的天气披着个斗篷,而且她的面色有些苍白,看上去比之前在王府之中被打,不知道憔悴了多少。

两个人对于和自己无关的事情,都不怎么关心。

顾蜜如觉得他长得好,气质好,又跟傅瑜儿有一点关系,当时在春风楼里面就想顺手捞他一把。

“公子不必对我自揭伤疤,我知道公子沦落勾栏一定是经历了千难万险。”

“无论在它面前是人是猎物还是猛兽,它都会疯狂地撕咬,因为不死咬就会死,这是它在黑暗之中刻在骨子里面的东西。”

并不是林钟特别地好糊弄,而是两个人的关系有些特殊,他们有些像在这世界上唯二清醒的人。

“我听说虎卫营当中好玩的比较少,大多数都是训练器具,但是天罗山庄就很多了。”

佛莲没什么犹豫,很快就离开了,顾蜜如看着她的背影,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孤绝的意味。

佛莲才终于抬起手,抓起前面那杯水,凑到嘴边,一饮而尽。

【我只是在说怎么驯养猛禽和狼,跟主线剧情有什么关系?】

顾蜜如笑着说:“等上十天左右,再重新打开的时候就会知道有没有存活下来的。”

她就这样坐了好一会儿,整个屋子里面只有林钟咀嚼吞咽食物的声音,顾蜜如也没有再开口。

顾蜜如从王府走之前,让林钟先去准备马匹,然后跑到训练场中,在日暮将落得昏暗之中,第一次开门见山地问余光霁:“当初害礼部尚书的人都有谁,你当时也在礼部,应该有所察觉,提供一份名单给我,我需要查一点东西。”

“但是并不打算帮礼部尚书洗清冤屈,我没有那个能力,我只是一个刺客组织的大小姐而已,我也并没有平天下不平之事的雄心壮志。”

她像一只突然间竖起了浑身刺的刺猬,对顾蜜如展现出了无声的攻击性。

顾蜜如抬起手打断了余光霁的话。

但看佛莲来得这么早,顾蜜如心叹一声,这世上的痴男怨女可真多啊。

顾蜜如说:“有机会真应该请你去天罗山庄看一看,那里特别好玩,不光有大名鼎鼎的天罗十三阵,其实还有各种驯狼犬的天坑。”

顾蜜如连忙伸手抓住了林钟放在桌子上的手,安抚性地搓了搓他的手背。

佛莲有些想走,她觉得自己被顾蜜如给耍了。

顾蜜如看着佛莲一字一句地说:“他们根本不听我的安排,他们只认你这个头儿。”

林钟这才继续吃东西,不过余光一直关注着佛莲的动作。

但这一次却没有攻击性,而是满满的震惊。

“吃你的饭。”顾蜜如轻声说。

但林钟这个人是很单纯的,他和顾蜜如在某些事情上是一样的。

顾蜜如问她:“身上的伤有没有好一些?”

只是有很多人都想不清楚,非要把快快乐乐的事情搞得凄风苦雨。

就算被迫分开,余光霁也从来都没有怨过傅瑜儿,只怨自己太年轻,官微言轻,保不住尚书府也护不住自己的表妹。

她们一照面,佛莲就说:“我在聚欢楼定好了包房。”

忘掉渣男人生才会好过。

顾蜜如拿着名单,和林钟骑马一起去了聚欢楼。

顾蜜如很快回到王府之中安排了晚上轮班的事宜,肃王这个时间在太子府中,今天晚上不一定会回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林钟这种大胃王都要吃饱的时候。

顾蜜如并没有回答佛莲的话,而是一直抓着林钟放在桌子上的一只手,轻轻的搓着。

有林钟在佛莲是不会开口的,顾蜜如也没打算现在就说什么,而是叫来了小二,开始点这家的招牌菜。

“我之所以救出公子,只是因为你是傅瑜儿的表哥。我听傅瑜儿说过,她爱的人是她的表哥,是王爷将他们拆散。”

“只要折断过两次,他们从今以后就算翅膀恢复了也就不会飞了。”

她到底来不来,其实取决她对肃王的执着程度,顾蜜如私心里是希望她不要来的。

她一直在抓,仿佛感觉不到疼痛。

然后起身迅速离开。

顾蜜如松开林钟的手,手指搓了搓自己的眉心,脸上的笑意始终没有散过。

顾蜜如脑中回着系统,面上还对着佛莲笑,笑得沉静而温柔,眼中像一汪湖水。

她言尽于此。

顾蜜如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慢条斯理地说:“嗯……可能是谢我请她喝水吧。”

但其实顾蜜如就是根本不想听,她对余光霁究竟遭遇了什么一点兴趣都没有。

但是顾蜜如从来都不会因为爱而不得而把自己弄得难堪,那么多的男人,选择永远不是单一的。

顾蜜如端着一杯白水在那喝,佛灵面前也放了一杯白水,但是她一点都没有动。

知道他是傅瑜儿的表哥之后,就更觉得自己捞的划算。

菜上的速度还是挺快的,上菜之前三个人都没有怎么说话。

“真是让人发愁啊。”

余光霁听到顾蜜如这样说,情绪更加的激动。

顾蜜如给他一些情绪激动的时间,然后就对他说:“给我名单吧,今天晚上我准备让林钟去这些人的府中转一转。”

顾蜜如说:“王爷一向脾气很差,你不该惹他。”

她抹了抹自己嘴上的水迹,再次侧过头来看向顾蜜如。脸上已经恢复了她平时冷漠的样子。

系统这时候在顾蜜如的脑中说:【宿主你不要说了,说好的不动主线剧情呢!】

余光霁脸上满是惊动,顾蜜如索性直接告诉他:“我打算查一查当时的那件事,最好能够取得一些证据。”

佛莲等在包房之中,看到顾蜜如和林钟进来,对顾蜜如点了点头,然后三个人一起坐下。

“你还喜欢他吗?”佛莲突然间开口问顾蜜如。

他的眼眶通红一片,却一直都在强忍着泪意。

她干渴的一直咽着口水,却始终没有动桌子上的那一杯水。

“有时间一定要来天罗山庄做客。”

“可是臣服于人的猛禽也有可能会飞走,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们的翅膀折断。”

顾蜜如不听他的那些过往,不让他自揭伤疤,这让余光霁觉得顾蜜如是一位非常善解人意的女子。

“我给他们排班他们都特别的不满意,总是说我不公平,有的时候甚至会缺席。还有王府当中那些家生的侍卫,在其中搅浑水实在烦人。”

“大小姐!”余光霁听到顾蜜如这么说,激动的整个人都在轻颤。

“驯狼的人通常会把生下来的狼崽子,养到半大的时候,六七个扔在一起,给他们身上抹上鲜血,然后不给他们任何的吃食。”

点了足以摆满一大桌子的菜,这才对林钟说:“一会儿菜上来了你多吃一点,吃饱了之后今夜有事情要干。”

自从两个人结盟一起摆脱剧情,林钟就对顾蜜如的计策言听计从,从来没有任何的怀疑。

“你可能不知道,狼训好了比狗要厉害多了。”

刺客对于这种恶意和攻击性是最敏锐的。

佛莲皱着眉,她今天来是有事情要说,也是因为顾蜜如之前让佛莲找她,说她有办法的,说她知道怎么驯服一个男人。

没有脆弱,没有狼狈,也不再饥.渴。

“王爷真不应该打你,也不应该把你遣走。”

“我被流放,在路上……”

这一次余光霁总算是没有再说什么,很快跟着顾蜜如回到了屋子里头,给了顾蜜如一份名单,都是曾经他觉得和礼部尚书被栽赃陷害一事有关联的人。

她的嘴唇干裂,明显已经很渴,但她却没有伸手去喝水,只是神色有些发怔的盯着杯子。

等到两人都收拾好了,顾蜜如这才对林钟说:“带你出去玩一玩,但是有任务交给你。”

本来正在吃东西的林钟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点不善,立刻停下了,看向佛莲的眼神很锐利,手甚至摸到了刀上。

佛莲微微皱眉,但是很快她又点头应允了。

这就是要和顾蜜如聊。

“你觉不觉得这种方法其实很残忍?”顾蜜如问佛莲。

佛莲看着顾蜜如的手,片刻之后,她身上竖起来的那些尖刺全部都放下了。

她对顾蜜如哑声说了三个字:“谢谢你。”

“可是表妹她现在失去了记忆……”余光霁俊秀的面容之上满是疼惜和自愧。

林钟点头,不明白顾蜜如为什么要跟佛莲见面。

顾蜜如一手抓着林钟的手,始终都没放开,一手撑在桌子上笑眯眯地看着佛莲。

就好像一艘大船上只有他们两个,在风雨飘摇的世界之海里,寻找着靠岸的机会。

顾蜜如点了点头,对佛莲说:“我去王府当中交代一下……我可以带一个人吗?”

顾蜜如继续说:“驯养猛禽就不一样了,猛禽需要和人一起熬着,一直熬到猛禽受不了了,它才会臣服于人。”

这腿上有一道伤疤还没有好,是鞭伤,肃王让人抽的,这些天每次恢复一点,佛莲都会无意识让伤疤重新血淋淋。

他一定会报答顾蜜如。

尤其是在他察觉到顾蜜如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以他为先,真心实意地对他好之后,林钟就已经把这些恩情都一笔一笔地记在心中。

“如果有的话将存活的那个带上来,它就会听哨子的音,只有哨音响起它才会进食,只要哨音响起……”

“如果哨音不响,它就算活活饿死,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进食。”

顾蜜如说:“你先去,我随后就到。”

“我想让她知道一切,然后设法帮助她和你逃跑。”

“你还喜欢肃王吗,想要嫁给他吗?”佛莲眼圈有一点红,看着顾蜜如的眼神有些不善。

看上去平静无波,但只有仔细看,才会发现平静的湖面下都是暗潮和漩涡,跌入其中,就会被瞬间扯碎。

但顾蜜如却突然间说起了天罗山庄,今天竟然还带了林钟出来。

顾蜜如安排好了就叫上林钟,自己换了一身衣服也催促林钟赶紧换。

“把天坑盖上,不透进一丝一毫的光亮,一个专门驯养的人会在外头吹哨子,定时定点地吹。”

林钟这个时候也吃饱了,他疑惑地问顾蜜如:“佛莲谢你什么?”

“嗯。”林钟跟着顾蜜如走,总是没有二话的。

“而且这样驯养出来的狼,永远没有办法再回到狼群,离开驯养的人就会死掉,在死士出任务的时候特别好用。”

当然了如果顾蜜如是出来见一个男人的话,林钟肯定会关心,至少会关心一下顾蜜如晚上是不是要跟这个男人睡觉。他说不定还会亲自测试一下,这个男人到底能不能按得住顾蜜如。

佛莲皱起眉,她的手抓紧桌边,另一只手无意识地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只是我和傅瑜儿相识一场,她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姑娘,我想让她清醒地知道一切。她跟林钟和我们都是朋友,现在却被肃王欺骗,将来显而易见也会被肃王辜负。”

佛莲没有开口只是点了点头,但是顾蜜如有观察到,她放在自己腿上的手微微攥紧。

余光霁和傅瑜儿确实是青梅竹马,两个人一同读书习字,在尚书府之中相伴长大,情谊自然是旁人不能比的。

佛莲眼中通红一片,她看向顾蜜如的眼神比刚才可怕多了。

两个人在聚欢楼的门口下马,被小二引着上了楼上佛莲所在的包房。

其实顾蜜如很多的时候都不懂,爱情确实很让人痴迷,像男人一样令人着迷,各种各样让人眼花缭乱,无论是哪一种都很美好。

不去满足自己身体的需求,又这么神思不属,她很显然是在自苦。

顾蜜如对着佛莲笑了笑,转移话题说:“你知道吗,天罗山庄里面不光驯养死士,也会驯养一些犬类还有猛禽。”

顾蜜如对佛莲说:“你都不知道,你走了之后,王府中那些虎卫营的侍卫全部都不听话了。”

“我也没有办法把这种事情告诉王爷,王爷最近焦头烂额经常跑太子府,想必应该是朝中有什么事情缠身,半夜三更的也不回来……”

佛莲不再看向顾蜜如,而是垂着视线,把按在肚子上的一只手垂下来,抓在自己的腿上。

“通常扔这些狼崽子的时候都不扔一窝的,所以一到天坑里这些狼崽子就会相互撕咬。”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推荐:看免费漫画,点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