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nelbill(这个世界是会为了她而让路)(1 / 1)

刚出来, 王剑锋接到外事厅下发的指令,让他撤人。

并命令秋田会馆,让他们自行排雷。

挂了电话, 王剑锋长长的叹了口气。

排雷只是小事, 但是, 外事厅的态度有很大的问题。

正值改革开放, 而东岛国,是我国的夙敌,两国之间有着血海深仇, 而他们想要侵略这个国家的野心, 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如果蓝国人太过麻痹,对东岛人太过放纵,宽容, 他们很可能会以别的形式卷土重来,侵入我国的方方面面。

有数据统计,侵略战争中,我国人整整死了三千五百万,死了那么多人才得来的胜利, 才过去半个世纪,号角声还未尽熄, 英雄的尸骨尚温, 国人也不该就此遗忘仇恨,遗忘战争。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 他和顾谨渺小的肩膀也挡不住历史的车轮。

当然,他们也不能阻碍历史的前进。

仇恨要铭记, 但人也要放下过去,往前走,要图发展。

可他们要怎么做,才能让国人对嘴里喊着风月同天,手里却举着屠刀的东岛鬼子们重新警惕起来呢?

顾谨为什么一定要把王剑锋变成自己的妹夫,就是因为俩人有同样的理想,也有同样的志向,当然,他也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他说:“王局,你先回吧,我跟法典好好聊一下,也许秋田会馆是只警钟,只要我们奋力的敲响它,就能燃起国人对敌人的警惕心。”

今天是上班时间,公安局大案堆积如山,王剑锋带着骨干力量,已经在秋田会馆浪费了整整一个上午了,确实得回去。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三个长辈给他搭的台子,他不是号称狗鼻子嘛,就看他到底搞到些啥情报了。

还要看那些情报,够不够敲得响一声,足以震聩国人的警钟了。

王剑锋拍了拍法典的肩膀,说:“臭小子,回家后跟你爸好好聊聊,不论你看到了什么,摸到了什么,要一丝不漏,全部告诉你爹。”

男孩们就喜欢一起混,王旭东想跟着法典一起走的,但被他爹扭上警车,给带走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是个炎热的七月,也是个漫长的暑假。

中午的大太阳晒着,街上流火,偶尔有骑自行车的人经过,晒的浑身冒油。

半夏在车上就默默的,下了车,回到家,依旧默默的。

一回家二黑就朝她摇尾巴,要平常,半夏必得抱着它玩很久。

可她看到二黑,就突然想起来,秋田犬脖子上的毛毛好像特别稀,如果不是它掉了毛,应该就是被别人给薅掉了,难道老爷爷对它不好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沈四宝的老娘从小教育半夏,不能偷不能抢,也不能随到拿人东西。

幼儿园也教育她,好孩子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

但半夏真的好想把狗狗带回家啊,怎么办?

炎热的夏天,躺在冰冰凉的席子上,女孩忧心忡忡的,钻进了妈妈怀里。

她满心满脑海里,想的都是秋田会馆和可爱的大白狗狗。

顾谨和法典正在外面聊天,聊的,也正是秋田会馆。

说回刚才,法典上了会馆二楼之后,被狗狗带去了林悯的书房,还去了他的卧室,但是,林悯是在被公安包围的情况下,无奈之下才见答应见的林珺,自然有所准备,所以他书房里所有的抽屉全是锁着的,办公桌上也空空如也,除了章子和笔,几封秋田会馆的宣传单和空白信纸,法典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就连垃圾桶里,都没有一张多余的废纸。

卧室就更不用说了,所有的柜子也全是锁着的,法典连他衣柜里所有衣服的兜兜都掏完了,也什么都没找到。

说完,法典摊了摊手,一脸沮丧的说:“爸,情况就是这样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法典忍不住噗嗤一笑,但还是说:“真的什么都没找到。”

顾谨继续伸手:“拿出来,给我。”

法典变戏法似的从屁兜里摸出几张纸,说:“嘿嘿,他林悯有张良计,我顾法典有过墙梯,这是我从他卧室和办公室的笔记本上撕的,爸,请您过目。”

林悯确实老谋深算,滴水不漏,但法典,比顾谨能想到的还要敏锐。

有用的东西林悯会锁起来,可是空白的信纸和便签,会印上他写信时的笔迹,但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去注意它,所以林悯并没有收拾起来。

可他那种不会用计算机,只能用纸通信的老家伙,最大的秘密不就在信纸上?

拿到他的信纸,就等于拿到他的即时通讯手稿了呀。

法典这小子,顾谨都得惊叹,可真是个干刑侦的好料子。

把空白的信纸举到半空,顾谨仔细的辩认了起来。

法典早在林悯办公室里时就看过信纸了,此时猴在老爹身边,一脸得意:“爸,快说啊,你看出什么来了?”

只有笔迹,而顾谨不得不承认,自己年龄大了,脑子没有年青孩子们活络,他一直在尝试着要用日语辩认,但法典提醒他说:“爸,这是英文。”

顾谨再仔细一看,果然,信纸上,抬头一句是Dear Colonel bill。

Colonel bill,比尔上校?

那不是曾经差点强.暴李大丫,还跟小宪在码头抢过鱼雷的红国老间谍?

顾谨侧首看儿子,不禁对他竖了个大拇指。

话说,东海市靠近南海,而国内最大的海军部队就驻地在东海市。

当然,在此活动的,各个国家的军事类,或者商业类的间谍很多。

而目前,海军反间部门掌握的,红国军方权限最高的间谍就是比尔上校了,通过他,还搞到了一颗最新型的鱼雷。

为了能够钓到更多,更大的情报,部队没有惊动过他,而是,一直在用电话和电子邮件监控的方式,在暗中观察他。

但他居然跟林悯有联络?

那是不是意味着红国军方和东岛政府沆瀣一气了?

这就得说林悯的聪明之处了。

目前的反间工作,主要集中在电话和电子邮件两块,而曾经人们的主要通信方式,写信,因为其速度不够迅速,已经没有人使用了,所以不论部队还是公安,都不再把质纸信件列为检查目标了。

但偏偏林悯那个传统的,守旧的老家伙,一直在用纸质信件的方式跟比尔上校联络,而且他这样做,就完美的绕开了部队反间部门的监控。

顾谨早知道林悯父子是间谍,但这还是头一回,直接接触到林悯和间谍之间往来的通信信件,他自然读的特别认真。

大热天的,老爹在仔细辩认笔迹,法典从冰箱里拿了个雪糕出来吃,但雪糕融化的太快,不小心,啪唧一下,掉纸上,立刻晕了一大圈。

如此重要的东西,本来辩认起来就很困难,给他晕掉一圈,就要模糊掉很多信息,也就顾谨脾气温和,不喜欢发火,这要人,估计拖鞋已经上头了。

放下纸,顾谨重重叹了口气。

法典忙把雪糕扔进垃圾桶里,说:“爸,对不起,我刚才太不小心了。”

千辛万苦偷回来的情报,被雪糕弄湿了,没法看了可还行?

顾谨语气里带着责怨:“别人要后悔药,是论颗买,你得成箱子批发。”

法典悔之晚矣,垂着脑袋说:“对不起。”

顾谨温声说:“以后不要马马虎虎,冒冒失失,要小心点。”顿了顿,又说:“大概情况我已经掌握了,这事,还真挺麻烦的。”

“为啥呀爸,到底发生啥事儿了?”法典忙问。

他是第一个接触资料的,但他英文太差,只认识抬头的比尔上校,剩下的完全看不懂,虽然有句话叫初生牛犊不怕虎,但还有句话叫,姜还是老的辣。

顾谨,不但精通法学,英语更是母语级别的水平,信,得他来解读。

沉吟许久,他说了三个字:“核潜艇!”

法典捏起拳头,本想嗷一声的,但因为妈妈和妹妹在睡觉,又生生吞了回去。

受了小宪和小北的影响,法典如今也是个军事谜。

而关于核潜艇,法典可太了解了,说起来简直如数家珍,就比如,我们国家在南海虽然装备了四艘核潜艇,但我们的核潜艇只具备一次核打击的能力。

而红国的核潜艇,却具备二次核打击的能力。

也就是说一旦开战,在第一轮核打击后,我们的海军将被红国的核潜艇反杀。

以及,据说红国最新型的核潜艇,可以用声呐,对方圆几百公里的海域进行绘制和探索,也就是说,只要它出现在某个地方,方圆几百里的军事信息,它将了如指掌。

红国是世界霸主,而红国的核潜艇,就是霸主手里的那杆枪,它整天航行在公海上,绕着地球转圈圈,招摇红国的霸主威风。

现在是96年,红港回归在即,红国作为世界霸主,眼看蓝国一步步发展壮大,想搞事的心蠢蠢欲动,而他们最新型的核潜艇,现在就在东岛国的海域中航行。

外界传言,说红国很有可能要在这段时间跟蓝国开战。

当然,蓝国的海军部队也调集了所有的精锐力量,布防在东海市。

总之,战事一触即发。

军事杂志上天天都在讲这些。

法典每每看了,总会被气的吃不下饭。

而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林悯居然跟Bill上校联络上了,他们还聊到了核潜艇,那是不是真的要打仗了?

“爸,快说呀,到底怎么回事?”男孩快要急死了。

但是,法典给顾谨的,不过是一张空白的信纸,顾谨是按着笔迹印痕来猜的信息,又猜到多少信息?

他目前所了解的是,林悯父子是Bill上校的下线,之所以专门租赁离海军部队非常近的秋田会馆来居住,就是为了便于观察我国海军部队的最新动向。

而就在这段时间,红国的核潜艇奉命,要来南海海域挑衅闹事。

但据体会是什么时间,以什么理由来,就也不知道了。

所以这事还需要进一步的了解。

他还要跟李部长沟通,然后继续深挖林悯,看能不能挖到更多有效信息。

而这事要闹严重的话,很可能小宪都要从红国回来,帮忙。

总之,今天法典不仅帮了林珺,他干了一件于国家来说,意义非常重大的事。

……

虽然林珺跟林悯说,自己暂时不会把从他那儿拿出来的证据给林东,但毕竟林东是她亲哥,而且她分析了一下,觉得以林悯的狡猾和贪婪,是不会放弃林东的,所以下午一觉睡起来,她就打电话喊来林东,把所有的证据一样样摆给他,也把林悯为了得到慈心,想陷害他入狱的事,一股脑儿告诉他了。

林悯于小林阿西来说,当然是个合格的父亲。

但于林东来说,简直就像个笑话。

林旭马上研究生毕业,要参加工作了,这时林悯却准备害他?

聪明药,也亏他想得出来。

可怜林东都快五十岁的人了,听林珺讲完,愣是险些给气哭。

想了很久,他说:“妹,咱们就没有什么法子,能把他赶回东岛国吗?”

林珺下午起来时就听法典说过了,林悯父子回国,拿慈心事小,真正的目的,是配合东岛政府和红国军方,进行军事活动的。

这时小林阿西在楼上打开窗户,寒声用日语问保镖:“怎么回事?”

当然,对上蓝国政府,公安局,王剑锋,林珺和顾谨,他们就是旗鼓相当的对手,你来我往,毫不相让。

林悯在东岛国,跟小林阿西他妈当然结婚了。

本来剩下的事就该军方跟进了,但在跟进方面,军方又遇到难题了。

大白身上的毛,比之三天前稀疏了不少,精神也大不如前。

在这种情况下,林大娘要跟林悯打官司,分他的财产,是完全可行的。

半夏兴冲冲的要去见秋田犬,可要林悯父子不开门呢,她见个啥?

其实现在的窃听器非常强大,也非常方便,不用电路,还是强力自吸的,所以装它非常容易,而只要把它分散的装到林悯的书房和卧室,客厅里,反间部门就可以随时窃听林悯了。

半夏说:“这是保姆阿姨给二黑买的,买了两颗喔。”

林悯老谋深算,小林阿西青出于蓝,这父子都不是省油的灯。

尤其是一个穿着白色泡泡裙的小女孩,当她捧着一罐虾肉,笑的像只可爱的小松鼠,仰起头说求你了的时候,这个世界是会为了她而让路,改变规则的。

再说回顾谨。

林珺也是咦的一声,问:“哥,林大妈的婚书,你到现在还存着?”

见林珺还皱着眉头,顾谨再跟她打保票,说:“我也会一直在外面守着的,只要有问题,我第一个冲进去,行吗?”

转眼,俩孩子就到秋田会馆了。

可如此精妙的东西,随着电子信息的发展,已经被淘汰了。

顾谨没懂女儿的意思,点头应付说:“买的好,网球很漂亮。”

这不,顾谨也正愁着呢,今天下班回家,居然在厂门口碰上女儿。

“哇,大白,你好棒啊。”半夏抓上它的小爪爪说。

林东无奈苦笑,说:“他不回来,我娘就办不了离婚证,他又没死,我娘也销不了他的户,他害的我娘一辈子没法再嫁,那婚书,我当然要留着。”

上回他们去拜访林悯的事发生在周三,今儿是周六,明天周末。

为了部队的工作,林珺可以暂时不惊动林悯,但是,等部队的工作忙完,林珺必须让顾谨帮忙代理官司,为林大娘争一笔抚养费回来。

半夏带着二黑,一脸怏怏的蹲在小卖铺门前,怀里抱着她的大水杯,看到爸爸下了公交车,立刻带着二黑扑了过来。

所以在半夏进门之后,他就把警棍上的电源彻底关掉了。

海军部队真要动真格,林悯父子就是两只虫子,毫无招架之力。

转而,他说:“在红港回归前夕,红国的核潜艇要来咱们南海遛弯儿,这绝对是在挑衅,挑战,这事我们必须深挖,掌握它来的时间,行走的中线。”顿了会儿,又说:“想要抓到一艘核潜艇不容易,但既然他们是贼,咱们不防做回强盗,打劫他们一番?”

正所谓瞌睡遇上枕头。

李部长见识过小民和小宪之后,就不把一般点的孩子放在眼里了。

顾谨把女儿抱了起来,掏出手绢替她揩了揩被汗濡湿的额头,问:“怎么啦?”

林悯,他已经拜访过一次了,还把对方给惹急眼了。

而顾谨和林珺开着车,尾随其后,不紧不慢的,在远处跟着俩孩子。

如今已经是个电子信息化的时代了,但是林悯太老土了,他跟Bill上校一直是用书信联络的,跟东岛政府,也是用信,而且还是专人带信的方式联络。

毕竟这是东海市,全国八大军区里最厉害的海军部队就在秋田会馆的旁边。

……

但是,既不能打草惊蛇,又想把窃听器装进秋田会馆,这就又是个麻烦事。

林珺依旧不信,想了想,说:“我必须跟你们一起去,不然我不放心,还有,林悯一旦不开门,你们就想别的办法去,可不准再利用我闺女冒险了。”

“行的,我跟你点点哥哥商量一下,让他明天带你去.”顾谨说。

窃听器的事情已经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晚间,等法典回来,顾谨就跟他商量,让他带半夏上门,以探望狗狗的名义,悄无声息的把窃听器装进去。

一早起来,听说自己可以去见大白狗,半夏开心坏了,她不但准备了一颗网球,还把保姆阿姨给二黑煮的虾和牛肉各带了一罐儿,自己也换了一件漂亮的白色泡泡裙,要去秋田会馆了。

小女孩站了起来,清了清嗓音说:“叔叔你好,你肯定还记得我,对不对,我今天是来看狗狗的。”举起手里的塑料袋,她说:“这儿有剥好的大虾,还有熟牛肉,都是狗狗爱吃的,我可以进来喂喂狗狗的,对吗?”

“行的,他要胆敢再犯,咱们就跟他打官司。”林珺爽快的说:“我让顾谨好好帮你写份诉状,争取帮林大妈多要点抚养费。”

她也汪了两声,隔着栅栏把球扔了进去,立刻,就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朝着球跑了过去,狗狗跑的有点慢,但在捡到球以后,叼着它,来找半夏了。

而李部长,在听说这事居然是法典发现的时,也很意外,还特意问顾谨:“法典是不是你家老三,就是那个物理化学只考了七十分的傻小子?”

林珺说:“我怕的是,林悯父子压根儿就不会给半夏开门。”

南海争端,核潜艇,这是目前东海部队方面的两大难题。

要不是林悯太老古董,法典还不一定能见到它呢。

“爸爸。”小女孩喃喃的唤。

小林阿西对着半夏笑了笑,点了点头,用日语对保镖说:“让他们进来喂狗。”又说:“小心着点,盯紧那个男孩,不要让他四处乱跑。”

他对狗也不甚友好。

顾谨总算走心了,接过网球捏了捏。

开门的保镖,就是三天前当着法典的面电过狗的那个,他本人也不喜欢狗,所以总喜欢电一下秋田犬,欺负它。

“放心吧,他肯定会开门的。”顾谨坚持说。

现在是为了套取红国核潜艇的信息,才不得不跟他们虚以尾蛇,周旋的。

“行的,我先跟部队交涉一下吧。”李部长说完,挂了电话。

这种原始,古老的方式,可难住了反间部门。

放下球,它喊:“汪汪!”

那他们该怎么把窃听器装进去?

可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对于孩子,总是存着几分善意的。

他们要是搜查信件,就会暴露自己,可不搜查,就无法得知林悯跟东岛政府和红国军方都聊了些什么。

得,林珺犟不过丈夫,她闭嘴,睡觉!

既然找不到别的办法,干脆就让法典和半夏去一趟,就用看狗的名义?

思索了良久,他说:“我这人性格耿直,也不喜欢惹事生非,要林悯再不害咱们就算了,井水不犯河水,咱们就好好过咱们的,他要胆敢再挑衅,妹,到时候你让顾谨帮我娘打场官司吧。虽然我娘的结婚证书是解放前写的,但新政府是承认老婚约的,他个老不死的,跟我娘还没离婚呢,《新婚姻法》规定,夫妻双方的财产为共同持有,我虽然不爱钱,但我不介意恶心他一下,帮我妈争一笔钱回来。”

小林阿西的生母已经死了,可林大娘还活着。

法典看它都觉得可怜,就甭提半夏了。

顾谨止步,说:“你想去看爷爷家的大白狗”

小林阿西各方联络,从国内搞了一条藏獒回来,而这条秋田犬,他准备运回东岛国,转卖掉。

于是,在这个已经电子信息化了的时代,为了掌握林悯的情报,海军方面考虑了很久之后,不得不重新使用最原始的情报获取方式,那就是:装窃听器。

法典还是头一回见传说中的窃听器,从顾谨手中接过来,跟自己的大拇指比划了一下,发现它居然还没他的大拇指大,着实惊到了。

顾谨理解林珺的担心,忙说:“法典身上也会有窃听器,部队会派人在外面等着,一旦有不好的情况,就会立刻冲进去,逮捕林悯父子的。”

林东气啊,气的咬牙切齿。

但他在蓝国,跟林大妈之间的婚姻关系并没有解除。

半夏可开心了,等门一开就挤进去,朝着狗狗奔了过去。

半夏笑了,使劲点头:“谢谢爸爸。”

所以,当顾谨把林悯的事汇报上去,就在部队那边引起了轩然大波。

但他有个女儿,而且他非常爱自己的女儿。

本以为五十万日元买回来的军犬会很听话,可秋田犬完全不听他的使唤,甚至,还坏了林悯的好事,为此,林悯前天抽了它一顿,还准备烹了它吃肉的。

这时有个保镖过来了,手里拿着警棍,一脸严肃的盯着俩孩子。

可顾谨也难啊。

小林阿西父子身上肩负着东岛政府委任的,非常重要的任务。

红国的核潜艇,不经通报就跑到我国的海域来,这就是作贼。

顾谨接过来一捏:“这是颗网球,哪里来的?”

现在再上门,没有由头,林悯怎么可能开门?

所以只象征性的夸了夸:“好小子,挺不错的。”

“放心吧,我觉得他们肯定会开门的。”顾谨笃定的说。

李部长虽然已经不在导弹部队了,可他特别想亲自登上红国的核潜艇,上去观摩一下,研究一番呢。

贼来了,被捉到,打劫他一番,这不为过啊。

……

“放心吧,我保证把它贴遍林悯家的每一间卧室,还不叫他发现。”男孩说。

但林珺不高兴,等法典去睡觉了,她说:“林悯很谨慎的,我觉得他不会放法典和半夏进门,再说了,要是法典马马虎虎的,不小心,被发现了呢?”

叫声也远没有之前宏亮了。

但法典现在不敢说话,因为能让他俩进门的人是半夏,而非他。

在这种情况下,林珺要赶人,就是破坏部队的工作任务了。

但值五十万的狗,烹了未免太可惜。

半夏看到有个伯伯在楼上,干脆打开塑料袋,把里面装满虾肉和瘦牛肉的罐子举了起来,一蹦一跳的喊:“伯伯,伯伯你好呀,我给大白狗狗带吃的来啦。”

“哎呀……”小女孩撒娇了,她说:“爸爸,妈妈要忙工作,法典哥哥现在不敢带我出去玩儿了,可我想去看看大白狗,送它一颗球,可以吗?”

当然,事关军事机密,她也不便透露给林东听,只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咱们做好自己,盯好生产和销售的各个环节,做到让他无机可趁吧。”

它之所以还活着,只是因为,它能值五十万!

毕竟核潜艇代表的,可是目前全球最顶尖的军事技术。

顾谨笑着说:“他只是顽皮了点,孩子还是很不错的,中考考了六百多分。”

狗最爱的两大玩具,一是骨头,二就是球了,尤其是网球,狗狗们超爱的。

所以它现在是条被放逐了的弃狗,也是林悯和保镖们的出气筒。

半夏猛得举起一颗球来,说:“你看。”

而最终,李部长又打电话找到了顾谨,问他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顾谨笑着说:“只要您觉得可以干,我们随时配合您。”

见保镖不说话,半夏又说:“你们肯定没有好好喂狗狗,看它,都瘦了好多呀。”

部队打算在林悯的书房里装一个窃听器,以便监听,并获得第一手资料。

自行车刚停在门口,半夏就听到一阵汪汪的叫声。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推荐:看免费漫画,点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