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 69 章(1 / 1)

【逃吧, 逃离这里,去往一个理想允许存在的地方, 逃往一个自由的国度。

在那里, 没有神明,也没有灵魂,只有燃烧自己而追求理想的虔诚者。

所以, 离开这里吧。

即使锈红的铁索禁锢了双腿,即使沉重的石头压垮了脊梁, 即使无法呼吸, 也要离开这里。

向往自由的虔诚者, 将会怀抱着自己的理想,用生命的代价堆砌一条通往自由的道路。

只要火炬被下一个人接手, 星星之火就不会熄灭。

“雨宫!雨宫!”

“离开这里,沙都摩。一定要离开这里, 前往我们的理想之乡, 前往那一片自由之地。”

“……可是,你快要死了……”

“不,我不会死的。”

雨宫喘着粗气, 将一封血迹斑斑的信封交给沙都摩。

雨水不断冲刷着两人的面庞,闪过的雷电将两人的面色照得苍白。

“带着这一封信, 离开这里。”雨宫说。

“你快死了!雨宫,你快死了!”

雨宫突然上前, 拥抱住了慌乱的沙都摩。

这个拥抱, 是血腥味的。冰冷的雨水将两人的温度不断带走, 鲜血顺着雨水, 流淌在地。

她们紧紧相拥, 仿佛是在从彼此的身体汲取温暖。

如世纪一样的漫长, 又如烛火一样的短暂。

“沙都摩,我不会死的。我会永远在你的身边,永远永远,哪怕是死亡,也不能分隔我们的永远。”

“不要忘了,我们的理想啊……”】

……

要说小茶室在森鸥外的印象中是什么样的,森鸥外从前不会过多说什么。但是现在,留给森鸥外的只有鸡毛掸子。

手掌心的疼痛不是说说玩的,惹怒了小师妹自然要承受代价。

进门的时候心惊胆战,没有发现鸡毛掸子便以为可以顺利逃脱。却不想突然就被打了一顿。

心情跌宕起伏,比之前还要刺激。

被打就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但这一次是不是过分丢脸了一些?当着两颗钻石的面打,真是脸都没了。

等青雀心满意足收起鸡毛掸子,森鸥外已经石化,就差魂飞魄散了。

中也解除了森鸥外身上的重力。瞧着森鸥外凄惨的模样,这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甚至感到了一丝愧疚。

不过又想起这个家伙算计老师的那些手段,这一丝愧疚便烟消云散了。

太宰治虽然也因为害怕躲在角落,但不妨碍他幸灾乐祸嘻嘻哈哈。他甚至在脑子里算计什么时候再搞点什么事情然后让森鸥外背锅,让他继续被打。

总的来说,没有人同情森鸥外。

“雀酱,手要断掉了~”森鸥外小心翼翼给自己的手掌心吹气。

这一次青雀打人的力度很显然比从前要重了很多,森鸥外几乎感觉不到手的存在了。

青雀打完了人神清气爽,对于森鸥外黏黏糊糊的撒娇也没说什么阴阳怪气的话了,“那就希望森先生下次注意点,不要再惹我生气就好了。”

“嘤嘤嘤,打我一顿之后,雀酱竟然又回到了从前的称呼了吗?”

“请求你照顾阿治是一回事,但是打你是另外一回事,希望森先生不要搞混了。”

“……雀酱好冷血。”

“哈哈。”青雀相当敷衍笑了两声。

在这之后,太宰治跟着森鸥外也算是过了明路,以后也不用藏着掖着。倒是森鸥外屡次想要收太宰治为弟子,都被太宰治以“不喜欢秃头狐狸”为理由拒绝了。

因为这一理由,森鸥外没少找青雀哭诉,都被青雀敷衍过去了。等青雀实在不耐烦之后,直接告诉森鸥外:“如果再用这种理由来烦我,我就再写一本《小动物森林2》。”

从此以后,森鸥外学乖了。

和平温馨的日子也一天一天过去,书店内的客人虽然恢复了一些,但还是比从前少了将近三分之二。

青雀询问了乱步,便知道原来大家是抱着不敢打扰的心思。

山鸟老师要写书,平日里还要照顾店内的生意,实在是太辛苦了!所以要好好体谅老师!

真正打工的中也,柚杏与白濑对此表示有点无语,但还能接受。毕竟的确轻松了很多。

随着元旦节的日子越来越近,横滨内欢快的气氛也越来越浓郁。东京的一些人偶尔也会打电话过来,询问一些事情。

青雀甚至接到了工藤优作的电话,称他的儿子工藤新一十分想要她的限量版签名。

青雀还能怎么样,当然是满足啊。甚至给他写了一封鼓励的书信。

五条悟依旧没有放弃把她拐去高专的想法,时不时撺掇已经准备在横滨驻扎的夏油杰帮忙。当然,硝子对此事不屑一顾,只会打电话和青雀吐槽两人到底有多幼稚。

而山鸟的书《我之理想》也终于迎来完结。

当读者们看完最后一章,差点泪奔当场。如果不是害怕自己的眼泪淹没晚香堂,早就跑到书店内和青雀哭诉自己的痛苦。

“我就说吧!我就说吧!这本书绝对有不对劲的地方!”

“你说得对!我就不该抱有希望!呜啊哇哇!!!!”

“我就该在上一章的时候放弃的!但是我就是忍不住,忍不住我的手啊!”

岛村,高木以及中村抱成一团,都在为书的结局哭嚎。

自从山鸟的身份彻底揭露,山鸟在横滨的名气又一次地拔高了。

而作为第一批山鸟老师的读者,港口黑手党内的食堂照常讨论着山鸟的作品。

“我就该有预感的,小男孩死掉之后,我就该有预感的!”彪形大汉一边抹泪一边呢喃,他身旁的同事感同身受,抽出一张纸巾给大汗擦眼泪。

“为什么,山鸟老师怎么狠心!雨宫为什么会死掉!她不是主角之一嘛!为什么,为什么雨宫会死掉!”

哭喊声响彻整个食堂。

兰堂被这样叫魂似的哭声惊得一身冷汗,最后叹了一口气。

“革命又怎么会没有鲜血呢?”他感慨说。

恰好此时森鸥外领着太宰治进入了食堂。

“兰堂大人,真是巧啊。”森鸥外打招呼说。

兰堂神色平淡瞥了一眼,微微点头。之后看了眼太宰,说:“食堂里的饭菜吃得习惯吗?”

“味道一般般,没有蛞蝓做的好吃。”太宰治说。

“这是没有办法的,中也是雀的学生,理所当然做饭会好吃一些。”兰堂用很普通的语气说出了山鸟厨的标准语录。

哪怕他们在座的各位都知道青雀是一个做菜都会忘记放油,学到现在也只会做开水煮白菜的人。

吵闹的氛围并不会影响他们用餐,只是会一个不小心就加入讨论剧情的队伍。

“雀酱真是狠心啊,明明是那么冷静沉着的女孩子,竟然就这么离沙都摩而去了。”森鸥外略带惆怅。

“山鸟自一开始就隐晦写出了两人的结局。雨水从未停止,雷声也从没有消停。”太宰说,“何况,想要追求自由,总是需要付出一点代价的。”

兰堂对少年的观点有些诧异,思索片刻,说:“确实,雨宫与沙都摩注定着会生死相隔。但是最后一章中,雨宫一直重复这一句话,‘我不会死亡’,甚至提出会永远待在沙都摩的身边。这本身与事实是相悖的。”

“因此,这里的不会死亡,指的大概是意志。以一种意志形态存在,也是另一种永远吧。”兰堂笑道。

“唔,以生命为代价所堆砌的通往自由的道路,希望自己的意志可以传递给沙都摩。嘛~雀酱总是在残酷的地方表达出独特的温柔呢。”森鸥外说着,又要抽出手帕开始哭唧唧。

爱丽丝下意识露出嫌弃的表情,正想往旁边坐,就看见朝她伸手的太宰治。

她立刻和炸毛的猫咪一样躲到了森鸥外身后,“不许碰我啊!”

太宰治没有得逞,便感觉无聊,继续低头干饭了。

一边吃着,嘴里还挑剔无比,“好想吃阿雀的开水煮白菜,好想吃织田作的咖喱酱糊糊。好难吃啊,就算是蛞蝓上贡的料理也比这里的好吃。”

他甚至很挑食的把西蓝花放到了森鸥外的碗里。

森鸥外无奈,“太宰君,挑食不是好习惯哦。如果不好好改正的话,我会告诉雀酱的。”

“秃头狐狸只会告状。我可是看见阿雀在准备动物森林的第二部了哦。”

此话一出,森鸥外哽住。

总感觉秃头狐狸已经成为他的专属称呼了呢。

午餐之后,从首领的办公室出来,森鸥外就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

询问爱丽丝,不知道。又检查了一下医务室,同样没有发现。

就这么找了一下午,准备离开港口黑手党的时候,森鸥外发现钱包又回来了。

打开一看,钱包空空,只有一张小纸条在里面。

“钱我拿走给阿雀买衣服了。”

看字迹,就知道是太宰治。

森鸥外又是欣慰又是难过。欣慰的是太宰终于有一点身为他的弟子的自觉,比如给雀酱买衣服。难过的是为什么一百円也不给他留下。

而被森鸥外单方面认为是学生的太宰治则是晃晃悠悠跑去了唐人街。

此时,距离元旦节只剩下一个月了。

“叮铃!”

裁缝铺的门铃响了。

太宰治推门而入,看着来来往往的顾客,以及摆在桌面上的布料。

“这位小客人,有什么需要吗?”店员上前笑道。

“那个。”太宰伸手,指着桌面上淡紫色的布匹,“做一件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