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 70 章(1 / 1)

元旦节那一天, 是《我之理想》上架的时间。而同样的,也是山鸟老师的读者们痛哭流涕的一天。

原因无他,山鸟宣布将全身心投入一部作品的创作。在此期间, 不会再分出精力去写别的了。至于这一部作品会在什么时候完成,时间不定。

如此一来, 就连《我之理想》完本上架所带来的快乐都冲散了不少。

也因为山鸟突如其来的消息, 叫《我之理想》的讨论推上了高峰。尤其是关于雨宫生存与否, 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雨宫都说她不会死啦!肯定是在未来哪个地方等待沙都摩啊!”

“雨宫受了那么重的伤, 甚至把重要的信封都交给了沙都摩, 怎么可能没有死啊!”

“你们这些肤浅的家伙, 雨宫的意志与沙都摩永存!”

“呜呜呜只有我觉得沙都摩其实也死了吗?前文不是说过了吗,用生命堆砌起来的道路,沙都摩肯定也会死掉的!”

“啊啊啊啊山鸟老师没有说的事情你不要乱讲!!!”

“呜呜呜山鸟老师真温柔, 打破命运的禁锢,奔向自由什么的, 呜呜呜, 她甚至没有把沙都摩也写死!呜呜呜, 山鸟老师好温柔!”

“你已经彻底疯掉了吧!”

读者们的群魔乱舞并不会影响晚香堂内的安宁。

因为元旦节所以歇业的晚香堂,此时正在书店内布置装饰。

“有点不伦不类呢。”青雀看着左边是方形灯笼, 右边是圆形灯笼的大门,说。

“可是只有一种灯笼也太低调了吧。”五条悟站在青雀的旁边, 叉着腰说:“要做当然要做最高调的!”

他的手脚也不安分, 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猫耳朵就戴在了青雀的脑袋上。

念在是元旦节的份上,青雀就随他闹腾了。

“乱步大人的粗点心不见啦!白毛混蛋快点还给乱步大人!”

“这和老子又有什么关系,老子没有吃!”

“你的动作太明显啦!”乱步气冲冲跑到青雀身边, “小雀, 乱步大人被白毛混蛋欺负了!”

青雀无可奈何, 瞪了五条悟一眼,“悟,把乱步的粗点心还回来哦。”

五条悟这才不情不愿从口袋里拿出包装精致的粗点心。

“雀好偏心!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吃!”五条悟嚷嚷道。

乱步拆掉包装,一口嗷呜就把点心吃掉了,“这可是老板娘特意给乱步大人准备的,白毛混蛋可没有资格吃。”

硝子与晶子此时正在书店的医用类书架边讨论着学术问题,两人手中的手术刀几乎化成了残影,叫周围的人丝毫不敢靠近,就怕被抓过去当了实验体。

“这个是唐人街老板娘送给我们的糖果,惠,你快试一试。”津美纪将糖果拆开来,递给伏黑惠。伏黑惠点点头,拿出一颗放进嘴里。

甜滋滋的味道立刻叫小男孩弯起了眉眼。

“混蛋太宰,不许偷偷拿走我的东西啊!”中也一脚踹在了太宰的腰上,成功将太宰踢倒在地。

手中的盒子也因为惯性跌落在地上。

“暴力的小矮子,迟早有一天你会被阿雀赶出去的!”太宰治躺在地上不满嚷嚷道。

厨房内,福泽谕吉看着一锅好好的汤变成了咖喱酱糊糊,有些呆滞。织田站在一边,眼睛微微转移,显出了一些心虚。

“还是我来吧,只是面汤的话,我还是比较擅长的。”夏油杰满怀善意说。

织田立刻退后一步,“麻烦你了,夏油先生。”

菜菜子和美美子则是在前台安安静静玩着拼图,柚杏与白濑见了,也生了好奇心,凑上去一起玩。

“三百块拼图,这要拼到什么时候?”

“我们有四个人,应该不用很久的。”

“今晚赶得上吃饭吗?”柚杏突然问。

白濑想了想厨房此时的混乱状况,“额,应该不用担心的。”

而兰堂,则是待在书店的角落里,拿出一本书仔细,时不时在信封上写写画画。

吵吵闹闹终于到了夜晚。

因为书店内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众人只得搬出唐人街买的大桌子,可是,即便如此,一群人坐在一起还是肩膀碰肩膀。

“好像,有点挤呢。”青雀艰难伸出手,抓起了筷子。

五条悟仗着身高优势挤在青雀身边,闻言,伸手就揽住了青雀的肩膀,“不会啊,刚刚好哦。”

刚说着,就感觉自己的手传来一阵刺痛!

太宰一口咬在了五条悟的手上!

“嗷呜!臭小鬼你是狗吧!”

太宰松口,朝一边呸呸两声,面露厌恶,“好恶心!呕!”

“阿治,不可以随便咬人的!”青雀一惊,但立刻感觉到哪里不对,“诶?不,咬人是不对的!”

“我知道啦,阿雀,下次再也不敢啦~”太宰立刻软乎乎和青雀撒娇。

“要和悟道歉,不是和我道歉。”

“切!是这个家伙先对阿雀动手动脚的!”

“雀也没有反对啊!”

眼见两人又要吵起来,夏油杰伸手就捂住了五条悟的嘴巴,“好了,悟,不要再吵下去了。”

五条悟还不爽,想要继续与臭小鬼吵个三百回合。最后被硝子拿出手术刀成功制止了。

这边刚刚安静,那边乱步又因为不小心吃了花椒开始嚷嚷。

一张桌子上,众人手忙家乱。

“要是每一年的元旦都有这么热闹就好了。”青雀感慨说。

“啊,总有预感,以后会越来越热闹的。”兰堂说。

“忽然想起,我来之前,森医生询问我是否允许他前来。”兰堂突然笑了,“我想了想,私自认为雀是不会想要他过来的,便拒绝了。”

青雀一愣,随后毫不留情笑了,“哈哈哈。兰堂,你做的好。”

“秃头狐狸过来,会很扫兴的。”乱步给自己夹了一筷子的吃食,说。

“秃头狐狸先生是谁?”菜菜子和美美子初来乍到,并不知道是谁,只看过店内的《小动物森林》,“是那个很坏很坏,但是被魔法棍子教训的秃头狐狸吗?”

织田作为被询问的对象,认真努力思考了很久,才点头,说:“是的”

“乱步,要适当摄入青菜。”福泽在一边提醒说。

乱步胡乱点头,但就是不愿意吃下一根绿色的蔬菜。

最后还是青雀把菜夹到了他的碗里,乱步才愿意动口。

“青雀小姐,就算宠爱孩子也要适度。”福泽谕吉无奈说。

青雀眨眨眼,“诶?可是乱步已经乖乖吃青菜了啊。”

太宰看在眼里,哪里不明白这位乱步大人就是等着青雀给他夹青菜呢。

小猫咪对争夺领地的事情向来敏感,瞧着对方挑衅的模样,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太宰立刻缠上了青雀的手臂,黏黏糊糊撒娇,“阿雀,我想吃开水煮白菜~”

开水煮白菜,整桌唯一一道出自青雀手下的料理,也是整张桌子上最单调的一盘。不过照样受欢迎就是了。

“阿治夹不到吗?”青雀问。

“我太小啦,碰不到!”

被未成年人的可爱蒙蔽了双眼的青雀,立刻动手打算满足未成年人的需求。

然后,开水煮白菜就被突然伸出来的一堆手夹完了。

太宰治:……

他瞪着周围几个摆着无辜脸吃菜的人,第一次觉得自己被欺负了。

晶子嘴巴里塞得满满的,碗里还有硝子替她抢过来的白菜叶。看见太宰治的眼神,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哪怕她嘴里的菜还没吞进去。

五条悟和夏油杰还因为最后一根差点打起来。

本来应该是最小的孩子,此刻却乖乖吃菜,一点都不参与他们的闹腾。

“津美纪姐姐,你辛苦了。”惠对津美纪说。

“诶?为什么这么说?”津美纪疑惑。

伏黑惠叹了一口气,看着周围吵吵闹闹的人群,只觉得,其实横滨也没好到哪里去。

不,雀姐姐还是很好的,就是周围的人好像都有点奇怪。

吃过了晚饭之后,就到了放烟花的环节。

通知了周围的邻居,织田就拿出了买好的烟花。

青雀等人一起收拾了桌子,就把米酒拿了出来。

“唔,感觉烟花和米酒已经成为了特定节目了呢。”乱步突然说道。

“好像是呢。不过只要大家开心,就完全没问题。”青雀柔声笑道。

“嘭!”

烟花在天空中炸开了,极致的色彩碰撞,叫整个夜空都被彩色覆盖。

周围的行人也都停了下来,欣赏这难得美丽的风景。

“老师!”

青雀回头,对上了少年那有些羞涩的眼眸。

见他拿出了一个盒子,捧到了青雀面前。

“老师,这个是,是元旦礼物。”

青雀微微怔愣,随后,她接过盒子,“谢谢。我能问一问里面是什么吗?”

“是,发箍。”中也的眼睛四处乱飘,就是不敢看青雀。

青雀灿然一笑,“我可以现在打开吗?”

“当然可以!只要老师喜欢,怎么样都好!”

得到了允许,青雀抬手,小心翼翼将盒子上的绑带拆开来。

礼物的样子渐渐显露在青雀的眼前。

是一个淡紫色的发箍,样式很简单,没有任何的装饰。但是仔细一看,就会感觉有绸缎从中流过。

“老师,你,你喜欢吗?”中也忐忑不安问。

“很喜欢哦。”青雀将发箍拿在手中,“十分喜欢。”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惊喜之情立刻涌上心头。少年的眼眸中瞬间发出了亮眼的喜悦,就连面颊也染上了可爱的红色。

“太好了!”

“所以,中也要帮我戴上吗?”青雀问。

“诶?”

“我想要中也帮我戴上,可以吗?”青雀弯起了眉眼,问。

心脏突然就被紧紧拽住了,心情就和气泡水一样噼里啪啦。强烈的心跳声甚至连烟花绽放的声音都盖过去了。

中也颤抖着手,接过发箍,“可,可以的。”

青雀配合地弯下了腰。

发箍顺着柔软的发丝划过,固定在了头顶上。

轻微的触碰,带着微微的凉意,叫他掌心也跟着痒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