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情(小师妹已经不是孩子了)(1 / 1)

猎仙 落日蔷薇 1761 字 4天前

萧留年进金尧城前, 已经在城外的农户那里打探了一番,听说了金尧城灵虚观逼迫百姓献女的恶行,知道眼前之人应该是城中的无辜少女, 可一个照面之下,他觉得她莫名熟悉, 却未能想起, 自己在何时何地见过她。

怀里的少女本就美得夺目,又身着嫁衣, 有着世间少见的浓烈明艳,直勾勾地盯着人时,有着让神佛陷入迷妄的天生的妩媚。

萧留年只看了一眼,就将眼眸转开, 准备收手扶她站稳, 却忽然间瞥见她垂于身侧的右手轻轻一握,落在地上那面原本属于旭清的令旗飞进她掌中。

“师兄, 十三载未逢,你不认得我了?”

随着清泠泠一声戏谑,萧留年的心骤然一震,复又转头望向她,眼中闪出难以置信的错愕目光。可她已经推开他,双手掐诀擎起令旗,只道:“师兄不是总说回来后要考校我这些年在浮沧所学道法, 今日就可。天衍诛邪令,起!”

一声令下,云繁接替旭清执旗, 令旗再度绽起银光,半空中的光罩一振。

萧留年咽下到嘴边的名字, 也按下乍然相逢的惊喜错愕与心头那一丝莫名的触动,掐诀起术,罡风在身侧疾旋,将站在他身边的云繁也纳入保护范围之内。

“破!”他沉喝一声,罡风化作龙形旋开,将四面八方攻来的柳条打个粉碎。

那厢,随他一起赶来的秋锦枫,亦手执仙剑拦在慕渐惜、旭清二人身前,剑光凌厉,直破四野,只闻轰然一声,半座宝殿被她剑气劈开,顷刻间倒塌。此等威力,看得站在她身后的慕渐惜面色渐凝。

“让你看看真正的天衍诛邪阵,不需要用令旗。”萧留年击退一波攻击,朝身边的人低声一语,又震声道,“诛邪从心,令随神动。天衍大道,邪祟尽除。”

一道炽烈白光从他身上冲天而起,直没天衍神光罩,浩然神威如潮涌而来,观外已经半熄的七盏天衍灯同时火光大炽,守在外面的霍危三人身上忽轻,压力大减。

只见原本笼罩着整座道观的银色光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外扩大范围,凡光芒所过之处,妖柳邪祟尽化尘烟,街巷上滚滚而来的柳浪顷刻间没了声息。

眨眼前,这银色光罩已经笼罩全金尧城,青色瘴雾被祛散,街象顿清。

“萧师兄!”旭清忽然惊道,“你身后!”

一条妖柳不知何时欺至他背后,如同蝎尾般闪着黑光,朝他背心刺下,萧留年却无动于衷站着,仿似未闻,电光火石间,只听一声“诛邪从令,天衍神威,”,一道白光如电从半空劈落,斩断了那根妖柳。

“天衍雷?”萧留年似有赞许地看了眼身边的人。

天衍诛邪阵分三重,第一重为守,第二重为攻,第三重乃是灭,虽然她的天衍雷威力不算太大,但筑基期内的弟子能够领会天衍第二重的人,寥寥无几。

云繁只回他一个眼神——浮沧这十三年,她不是白呆的,七峰百余种基础道法与浮沧三大必修术,她已尽会。

萧留年唇角微微勾起,再度掐诀。这一次,笼罩全城的白光骤然回收,尽数没入萧留年指尖,化作一点银芒,滔天绝杀之气四溢,那边妖柳已经察觉到境界威力的差距,疾速收回张牙舞爪般的漫天的柳枝,往地里缩去,准备逃遁。

云繁蹙蹙眉,师兄这是也施展起天衍神威了,只不过与元婴境界的他相比,她刚刚的神雷只是小打小闹。

果不其然,他眉眼一沉,指尖银光冲天,化作炽电轰落,直取妖柳根部。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巨大的爆声震耳欲聋,猛烈的妖风从地底喷出,夹杂着凄厉惨烈的鬼叫声,这株鬼柳连根炸得粉碎,石塔也一并化作齑粉,一时之间,众人被妖风震退数步,无数残根断壁随之砸向众人。

萧留年巍然不动,只震袖扫出青光浅浅,将自己与身边的少女护下,待要安慰她两句,却见她如受惊的山兔般一头撞入他怀内,双臂紧紧圈住他的腰。他猛地一僵,手凝固在半空动弹不得,人如木石般被她抱个满怀,心头震愕非常,如掀风浪。

待到这道法的后劲渐渐消退,萧留年才回神垂眸——怀中的少女闭着眼蹙着眉,唇瓣紧抿不发一语,依稀间与那年在蛇渊时蜷在他身边的小女孩重叠。

他无处安放的手终是温柔落在她的头上,轻声叫出她的名字:“云繁,不怕,已经好了。”

云繁浓长的睫毛动了动,眉心渐松,张开一边眼,只道了声:“师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你啊,假扮新娘被树妖抓去不怕,刚才引天衍神雷也不怕,这区区的响声就吓到你了?”萧留年抬手弹了下她眉心,无奈道,“还不松手,也不怕被人看到笑话你。”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怎料云繁谁也不看,只是居高临下看着还蹲在地上替自己脚踝伤口施术的萧留年,道了句:“我不要。”便拒绝了所有人。

“柳妖虽诛,金尧城祸害已去,但这件事还没完。以城为阵,吸纳少女元阴祭炼妖宝,这不是寻常修士办得到的,罪魁祸首境界至少元婴。这棵妖柳虽然可怕,但凭它还无法办到,应该是有人将它豢养在此,以城养树,借树修行魔功,差一点点……就叫这人炼成功了。”萧留年面色凝重道,“手段如此歹毒,那人必非善类,留着也是个祸害,除恶务尽。”

浮沧山这位小师妹很美,美的浓烈张扬,所有的颜色在她面前似乎都黯然失色,就连一向自负美貌的她,遇上这样的人,便也显得寡淡了。

听到“秋锦枫”这三个字,就连慕渐惜的神色,亦是一变,皆打量起她来,秋锦枫似乎早就习惯众人的目光,泰然自若地和众人见礼,却又不动声色望向萧留年身边站的绝色少女。

“快天亮了,百姓们要出来了,这里不是审问灵虚子的地方,其他人还在城外等我们,我们先去和他们会合。”萧留年没给他们过多寒暄的时间,简单道。

他头一次清晰地意识到,小师妹已经不是孩子了。

要的,就是他这份愿意当着众人的面,明晃晃区别对待的情谊。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云繁望去,只瞧见个如空谷幽兰般的女修站了出来,她着一袭晴蓝衣裙,鸦发半落,眉目如画容颜清丽,手里握了根仙索,仙索的另一端,捆着的正是灵虚子。

众人点头道是,皆朝外行去。

云繁终于笑了,当着一众诧异又复杂的目光,轻轻趴到萧留年背上,抬眼之时,目光与秋锦枫交错而过。

走了两步,萧留年的衣袖忽然被人扯住。

十八岁的少女,贴背而来之时带着让他措手不及的玲珑柔美,与单薄衣裳隔不开的温热,同时笼罩了他。

“师兄,我脚疼。”云繁站在原地,一提衣裙,露出双脚脚踝上方的血迹。

几声呼喊不约而同响起,慕渐惜、秋锦枫众人已从远处跑来。

介绍到云繁时,云繁方望向秋锦枫,灿然一笑:“早闻秋师姐大名,久仰了。”

萧留年却在她覆身而来的那个瞬间,后背陡然僵硬,他发现自己似乎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后面的霍危三人也随之赶来,楚玉见旭清伤得不轻,早已蓄起灵光替他疗伤,霍危却盯着并排站在一起的云繁和萧留年不放。

“小师妹跟我一起吧……”霍危亦从远处跑了回来。

“这位是昆虚山的秋锦枫道友。”萧留年介绍道,“九寰剑试召开在即,所以秋师妹带着昆虚的几位同门,随我同赴浮沧。”

萧留年眉心顿蹙,立时蹲下,捏起她一边脚边问道:“怎么受的伤?”

“那就将这个人找出来!”慕渐惜道。

他转头,不解地望着拽住自己的手:“云繁,怎么了?”

萧留年抬头,看着与自己对视的少女,不知怎地就想起那年蛇渊初遇她赤足跟在自己身后的模样,神使鬼差般开了口:“我背你。”而后,他转了身,背朝云繁,“上来吧。”

“刚才挣脱柳妖束缚时被柳叶割伤的,只是皮肉之伤,不碍事,但是很疼。”云繁站在原地平静道。

那少女一个眼神都没给她,视她如无物。

秋锦枫谦虚了两句,忍不住打量云繁起来。云繁与她想像中的简直判若两人,先前她只当此人是个娇憨可爱的小姑娘,后来经归溟之后,她又觉得此人聪慧过人,大抵是个冷静自持的女修,可一见面,这些想像通通被推翻。

萧留年是她看上的人,谁都不许抢。

“这是我小师妹,云繁。”萧留年挨个向秋锦枫介绍起自己的同门。

“幸亏大师兄赶到,总算是解决了这千年柳妖,救了我等一命。”旭清捂着肩头的伤口走到萧留年身前。

“老实点!”一个清脆女音响起,“萧师兄,此人应该就是这灵虚观观主。”

“想笑就让他们笑去。”云繁咕哝一声,到底松开了手。

“要不,我御剑带云师妹一程?”还未走远的秋锦枫亦转头道。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推荐:看免费漫画,点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