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霸总高帅)(1 / 1)

    在宋欢乐以明显的优势冲过终点线、取得冠军的时候,围在道路两边的观赛者们全都尖叫着抱在了一起,为了胜利欢呼也为了那无论何时都没有放弃的青年。

    从耀眼的惊艳中清醒过来,司徒雪本想快步上前去和那个人说些什么。

    却发现在他之前已经有许许多多的人围了过去,对着那个人嘘寒问暖、鼓励拥抱。

    在商场上从来都是万众瞩目的司徒霸总难得尝到了被冷落和无视的滋味。

    他站在这里,才发现此时此地,世俗的金钱地位和权利都不值一提。

    每一个人都在为了勇气和荣誉欢呼。

    隔着那激动的人群,他和宋欢乐泾渭分明。

    司徒雪微微抿唇转身想要离开,却在离开之时难以控制地又向人群中看了一眼。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对上了那双过于明亮漂亮的圆眼睛,看到了那双眼里毫不掩饰的快乐和期待。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司徒雪愣了一下,瞬间就特别有气势地转了回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既然他这么期待,他当然要留下来好好地把特别奖亲自颁给他!!

    当霸总气势全开地时候总会带来特殊的让路效果。

    反正司徒霸总大步走了过来都没人挤皱他的一片衣角,而面对着这些围在宋欢乐旁边的人,霸总皱眉就是低沉地命令:

    “不要在这里围着他。先让医疗队给他包扎伤口!采访什么的也放到后面去,他现在体力消耗很大,让他走走休息休息再补充点糖分和水分。”

    围着宋欢乐的狂欢观众和工作人员都不知道这个突然走过来的高大英俊的男人是干什么的,但他们却条件反射的按照霸总吩咐迅速散开。

    直到离开之后他们才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但看着那并排走在一起的、一个穿着高定西服一个穿着运动服的人,又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

    emmm……这大概就是打工人难以抗衡的社会食物链吧?

    反正宋欢乐终于得到了解脱,也让早就围过来的医疗师十二万分体贴地帮他包扎完伤口。

    “他的伤口有没有问题?”司徒雪看着那有些深的刮蹭和不断冒出的细密血点表情变得不好。

    好在医疗师是专业的,给出的答案也还不错。

    “没什么大碍,咱们6666被撞倒的时候自动弯曲身体护住了重要的位置,他应该有比较熟练自我保护经验,没有崴脚没有伤筋动骨,就是手肘和膝盖被刮蹭,这种伤休息一周就能好彻底了。”

    面对霸总的严肃询问,医疗人员回答地特别严谨快速。

    得到霸总一个略为满意的点头之后救助医生才松了口气。

    而等他离开的时候也感觉好像哪里不对?

    但他已经没机会回去了,而霸总正抓紧时间和天选打工人独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司徒雪微微侧头看着那正在慢慢向前走的青年,弯起嘴角夸人。

    宋欢乐喝着水嘿嘿了两声:“总觉得被总裁夸起来有点受宠若惊呢?”

    司徒霸总转头看他,矜持地扬了扬下巴:“我平时确实不夸人。除非他很值得夸。”

    而且趁现在机会难得,你还可以让我多夸你几句。

    司徒霸总给了宋欢乐一个鼓励的眼神。

    宋欢乐收到眼神之后特别欢乐地道:“既然总裁你都这样夸我了,明天直播雪雪一定也会好好夸我的!!真希望她能多夸我几句呀~还有总裁你说她会送我礼物,你觉得她会送我什么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会送你个球。

    司徒霸总憋下了所有的夸奖。

    这个不会说话的打工人有什么好夸的?不就是跑了个第一吗?!谁还没当过第一?!

    就在司徒霸总黑着脸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从后面冲过来了几个人。

    司徒雪在第一时间抓住了宋欢乐的胳膊把他往身后带了一下,迎面就对上了满脸不甘和扭曲的棒国李承栽、还有神色复杂的约翰·贝拉克几个人。

    “比赛管理会的人呢?!我要举报这个人违规比赛!他一定服用了兴奋剂!我要求他去做检查!!”

    李承栽上来就是这几句大声的叫喊,瞪着宋欢乐的眼睛也直勾勾的。

    刚刚赛委会已经通知他,因为他恶意撞人犯规影响恶劣,所以取消他的本次比赛成绩。同时日后在华国的所有相关比赛都会禁止他参赛,而华国赛委会也会把他这次的违规通报给国际马拉松比赛委员会,大概率会造成他至少三年不能参加国际马拉松赛事。

    这怎么可以呢?!他可是他们国家冉冉升起的马拉松跑步新星啊!!

    他甚至已经在为两年后的奥运马拉松比赛做准备了!!

    如果他被禁赛三年,那三年后等他再踏上赛场,他或许已经被其他的人抛的远远的了。

    他又想说后来宋欢乐抓着他的衣领打他,但同样有直播录像证明,宋欢乐只是把他请到旁边,让他不要干扰比赛而已。

    腰要断了。

    “我让你放开没听见吗?!”

    在白人选手惊呼着扑过去以为这边会出现当场杀人的可怕情况儿大声呼no的时候,忽然有两只手猛地从后出现、一把圈住了那个发疯打人的西服男人的腰。

    这下霸总就算是伸出大长腿都踢不到那个满口喷粪、天生欠揍的棒子了。

    要气死了。

    司徒雪被箍住了腰,缠绕着领带的右拳随着他身体猛的一颤就擦着李承栽的鼻尖而过。

    以及,可以松手了。

    他整个人都被打的向后一个踉跄,但让他惊悚的是这攻击竟然还没有停止!

    那个站在6666号前面的穿着西装的男人正满脸阴鸷地盯着他,同时一拳一拳地、凶狠又快速地反复击打着他的脸。

    “噗。”

    “约翰可是国际有名的马拉松选手!!排名前五十位!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凭什么能够超过约翰!他就是个作弊的败、啊——!!!”

    司徒雪忽然低头伸手掩住了自己的口鼻。那就像是一句魔法,所有的暴躁与压抑,都因为这个人和这五个字消散干净。

    宋欢乐把脑袋抵在了司徒雪的背上,笑声越来越大、里面的情绪越来越愉快。

    “……你开心就好。”

    “啊啊、别、别打、啊——”

    只是五个字而已。

    而且向着这边奔跑的赛委会的人也终于到了。

    那是死亡拳击的攻击手法!

    但这个时候看到打架跑过来的塞方人员还在路上、旁边这几个距离稍近的外国选手也和这两个人相隔着三五步远。

    然后气呼呼的霸总就听到他身后那个完全不听话的打工人竟然背着他笑出了声。

    “ Oh my god!快阻止他!!”

    “啊啊啊!!”

    司徒雪浑身燥热耳尖通红,他想,他一定是中暑了。

    他的眼神太凶太狠,手下太过用力,棒子已经被他打的满脸是血涕泪横流,眼中流露出极致惊恐的神色。

    以至于李承栽被打得满嘴是血和他同来的那几个外国参赛者都不敢轻易上前,只是在看到这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解了领带又缠在手上、对着李承载的太阳穴打的时候,跑到第四名的那个白人选手惊呼了一声。

    李承栽非常地不甘心,他试图狡辩他并不是故意,但拍摄的录像却把他的行为和撞倒人之后得意的表情记载的明明白白。

    司徒雪被半途中止了行动心情非常糟糕,一直压制的情绪没有发泄完毕也让他还想再做些什么。

    司徒雪的拳头一拳比一拳狠辣用力、一拳比一拳精准地击打着对手的弱点。

    但,还是生气。

    “总裁,谢谢你帮我打架啊。”

    想打人。想骂人。

    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个穿着昂贵西服、打着领带、怎么看怎么高贵优雅的男人会突然动手。

    砰砰砰!

    “他一定服用了兴奋剂!!不然他不可能摔倒了还能爬起来冲刺的!!”

    司徒雪:“?!!!!”

    难以抑制的愤怒、嫉妒、不甘和恐惧占据了这个棒子的心,于是当他看到在前面一边喝水还笑得特别灿烂的那个该死的华国选手的时候,他就无法控制的冲了过来,并且用自己能够想到的最恶毒的方方攻击这个人。

    李承栽恶毒的指控还没有喷完,忽然就感到脸上一阵剧烈的疼痛。

    “我超~开心的!”

    司徒霸总释放出了可怕的霸总威压,可惜他身后的打工人直接免疫此buff,又抱着他的腰把他往后拖了两步。

    而且他动手的样子又这么疯这么狠。

    他对被打者的呼喊充耳不闻、甚至因为西服的束缚,他干脆单手直接拽掉了那规整的系在衬衣之下的领带,而后把领带一圈一圈的缠在右手上、下一瞬竟直接要朝着李承栽的太阳穴打去了!

    可回应他的却是那环着他腰的两只手臂直接用力,把他往后强制拖了两步。

    然而司徒雪还处在暴怒之中,哪怕他知道从后面环住他腰的是谁,他的情绪依然无法压制,他的声音在这时候显得尤为沙哑:“放开。”

    这不听话的家伙竟然还能笑出来?!

    【我超开心的。】

    在司徒霸总忍无可人要骂人的时候,他听到身后的那个声音说:

    可他闭上眼深深呼气,不能把拳头砸在身后的那个人身上。

    司徒雪:“……”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