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狙4章 双星狙击6(1 / 1)

黑泽夭夭呆愣愣的看着不远处爆炸的旋转木马, 在惊恐的尖叫声和痛苦的哀嚎声中,像大海里的一滴水,被人海带着远离爆炸中心。

就算再蠢再笨,到了这个时候, 她也清楚的知道了, 藏在气球里的小卡片上写的, 其实就是会发生爆炸的地方。

或许,远藤昌仁就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甚至,邪恶的大笑!

她一直知道黑衣组织是名柯中的反派, 是超级大坏蛋, 但一直没有一个清楚的认知, 直到这一刻……

难道,只是为了试探她适不适合加入组织, 就能随意使用炸弹, 去伤害这些无辜的普通人?

黑泽夭夭怒气冲冲的拨开人群, 躲到一棵树角, 想要发消息好好问问琴酒。

掏手机时她才注意到,在她的手臂上,不知何时绑了一根白色细线。细线的另一端,漂浮着一个绿色的小丑气球。

黑泽夭夭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她努力回忆, 非常确定刚才虽然被挤来挤去,但身边都是普通游客,没有遮住面容的,也没有远藤昌仁。

难道,组织派来接近她的,不止远藤昌仁一个?

黑泽夭夭弄破气球, 这次出现的是绿色的小卡片。

【在红与黑的噩梦中,追随着英勇的黑胡子,奔赴理想的国度。】

红与黑的噩梦?

黑泽夭夭瞬间想到《纯黑噩梦》,似乎又叫琴酒的……哈哈,作为老婆,这么想不好。

不过,黑泽夭夭的心情总算好些了。

她在树角坐下,掏出手机发简讯。

黑泽夭夭,【炸弹是冲着我来的吗?】

一直关注手机的琴酒秒回,【别多想,你还没那么重要。】

黑泽夭夭愤怒不已,【别瞒我,我都解开谜底了,就是刚刚炸掉的旋转木马。】

琴酒,【没告诉你吗?远藤昌仁的组织代号就是格拉帕白兰地。他是个著名的雕塑家,主要任务就是用艺术品为组织洗钱。因为想要背叛组织,昨天晚上里卡尔将他的妻子和刚满月的孩子都杀了,他逃到了双星游乐园,不是特意来找你的。】

黑泽夭夭难以置信的盯着手机上最后一条简讯。

琴酒是来给里卡尔擦屁股,抓格拉帕的,且格拉帕就是远藤昌仁。

那岂不是说,错把诸伏景光当成琴酒,意外发现她和琴酒关系的组织成员是个叛徒。

她完全可以撂挑子不干,把事情全丢给琴酒了?

当然,黑泽夭夭很快打消了这个咸鱼的想法。

黑泽夭夭的心里有了更大的疑惑,【既然这样,远藤昌仁应该尽量躲到安全的地方,或是抓了我要挟你。怎么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难道他觉得把警察引来,能把你们抓走?】

【答案他已经告诉你了。】

黑泽夭夭懵,【什么时候?】

琴酒不得不和小傻子解释,【“在我平凡的灵魂里,跳跃着倔强又火热的轰鸣”,“倔强”是他的态度,“火热的轰鸣”是他的炸弹。】

黑泽夭夭,“……”

黑泽夭夭重新翻出在口袋里皱成一团的诗句。

结合远藤昌仁的遭遇,之前看不懂的诗,现在也有了解释。

——仲夏的梦魇,在星星升起的前夜把你带离我身边。

在和妻子约定来双星游乐园玩的前一天,妻子却死了,就像一场噩梦。

——小丑在荆棘丛林跳舞,奏响着悲鸣的赞歌。

小丑里卡尔做的一切。

——在永恒的夏日里,我的爱绝不会褪色。

这是他对妻子最忠诚的告白。

——在我平凡的灵魂里,跳跃着倔强又火热的轰鸣。

他要复仇,用炸弹向这个世界复仇,甚至是向组织复仇。

从诗句展现的态度来看,黑泽夭夭甚至觉得,他就是故意制造连环爆炸案,引来警察封锁双星游乐园,封锁组织成员。

如果真是这样……黑泽夭夭简直不敢想象,她连忙将猜测告诉琴酒。

黑泽夭夭能想到的,琴酒同样也想到了,甚至更多。

【愚蠢的决定。】

隔着手机屏幕,黑泽夭夭还能感觉到短短五个字中,琴酒所散发的中二气息。

【听你这么一说,大部分诗句我都能看懂了,只剩下一句。“死神的花蕾啊!你是否也如草间的清露般迷人”是什么意思?】

琴酒盯着诗句愣了愣,言简意赅回,【不要想这些没用的,把你新得到的线索发给我。】

【我可以发给你,但前提是你得告诉我答案。】黑泽夭夭也有自己的坚持。

琴酒沉默了两秒,在继续废话和得到线索间,毅然决然选择了后者,【你得听我的安排。】

【没问题.jpg】黑泽夭夭开心的发了个撒花转圈的表情包,同时附带新线索,以及线索得到的过程。

琴酒得到线索,没思考一会就得出了答案,【海盗船。就在旋转木马的左上角,和左边摩天轮一条水平线上。到了附近后联系我,不准靠太近。】

海盗船……哪个句子写了海盗船。

黑泽夭夭立刻给琴酒发消息,【你是怎么得出海盗船这个结论的?求补课。】

琴酒简直心累,【闲在家里没事,多读点书。】

黑泽夭夭,“……”

这是什么人间恐怖故事?一个恐、怖分子让她多读书。

琴酒,【看到“理想的国度”,你想到了什么?】

黑泽夭夭认真思考,【人人有饭吃,有钱花,有空闲,没有战争,没有犯罪?】

琴酒看着最新简讯,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中。

原来黑泽太太是这么一个天真的人吗?

半晌没回复,黑泽夭夭试探性的问:【我说的不对吗?】

【是钱。】琴酒恶狠狠的戳着手机屏幕,仿若戳的是黑泽夭夭的脑袋,【数不尽的金银珠宝,看不到尽头的财富。】

黑泽夭夭看着最新简讯,同样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中。

原来黑泽先生是这么一个市侩的人吗?

琴酒也懒得引导天真的黑泽太太了,直接把解题步奏写下来。

【通常海盗船在袭击过往船只时会举黑旗,这表明一种怜悯之心;但如果遭遇到抵抗,就会把黑旗换成红旗,这就表示他们不会再同情对方,还会尽可能的制造恐慌。红与黑的噩梦就是指海盗旗。】

黑泽夭夭,“……”

原来真的不是红方和黑方的意思啊!

【海盗爱德华·蒂奇,他是人类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海盗之一。据说他一生都没有刮过胡子,胡子又密又长,所以有了“黑胡子”这个绰号。】

“……”黑泽夭夭深深沉默。

摇曳着红色与黑色的旗子,跟着臭名昭著的海盗,奔赴满是金银珠宝的地方。

对应的游乐设施,还真就只有海盗船一个选项。

【回去我就看书。】知识太重要了。

黑泽夭夭默默收起手机,骑着自行车朝着海盗船所在的方向赶去。

主题酒店上,琴酒把玩着手机,陷入沉思。

从黑泽夭夭的叙述中,藏着线索的气球是在拥挤的人流中被绑手上的,而她没有看到格拉帕的踪迹,这说明……

“伏特加,告诉基安蒂和科恩,炸弹是格拉帕弄出来的,密切注视发生爆炸的周围,格拉帕一定还有同伙。”琴酒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你去准备,随时撤退。”

“是。”伏特加接下任务,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但他看到琴酒表情难看的盯着手机,最终还是选择默默干事。

算了,还是不要随便问愚蠢的问题惹大哥不高兴了。

两次爆炸,造成了极大的恐慌和混乱,导致黑泽夭夭在路上的时间更长了。

到了海盗船附近,黑泽夭夭立刻找个地方躲起来,仔细搜寻,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是远藤昌仁的家伙,同时给琴酒发消息。

琴酒回:【你要找的不是远藤昌仁,而是他的同伙。那个帮远藤昌仁把气球绑在你手上的人。】

黑泽夭夭相信琴酒,目光在海盗船附近搜索,同时仔细回忆混乱人群中,她能回忆起的面孔。

————

左边的摩天轮上,基安蒂盯着狙击枪瞄准镜里人,开心的扯开嘴角,“嘭!瞧瞧我看到了谁。”

“波本!”科恩同样看到了旋转木马附近和警察混在一起的安室透,“要告诉琴酒吗?”

“当然。”基安蒂舔舔唇角,不怀好意的笑着。

科恩二话不说,拿出手机发消息给琴酒。

琴酒的消息回得很快,【知道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基安蒂看到安室透避开人群,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安室透看着手机上琴酒发来的消息,目光立刻警惕的搜寻周围,最后落在不远处的巨大摩天轮上。

在缓缓降落的其中一个摩天轮座舱中,有反光。

反光晃了两下,似乎在回应他。

安室透大概知道是谁了了,默默收回视线。

【波本,把关于炸弹以及炸弹犯的所有情报打听清楚。】

琴酒的消息让安室透疑惑。

他还以为炸弹是琴酒为了逼出叛徒格拉帕弄的,现在看来恐怕不是那样。

琴酒不是那种多管闲事的性格,会主动问炸弹的事,就只有两种可能。

一,连环爆炸案,严重影响了他清理叛徒的计划;

二,连环爆炸案,就是叛徒格拉帕因为某些原因弄出来的。

就是不知道情况更偏向于哪一种。

已经发生了两起爆炸案,不能确定还有没有第三起,警方只能选择疏散游客,尤其是各种游乐设施周围的游客。 .w. 请牢记:,.

推荐:看免费漫画,点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