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霸总你能约到雪雪,算老)(1 / 1)

因为白天的炎热, 在夏季的夜晚哪怕是半夜两点多,城市的夜店主街上依然还很热闹。

好像大家都在夏天变成了昼伏夜出的夜行人,又或者在深夜的时候吃饭和自由聊天侃大山的人才会觉得舒适自在。

反正宋欢乐他们进的这一家烧烤火锅店里还有十来桌吃饭吃的热火朝天的人, 宋欢乐他们三个在进来的时候也没有被人注意到。

三个人坐了一个四人小桌, 因为霸总请客所以两个打工人是一点都没客气的点了十几盘菜。

其中光是虾滑和毛肚就各点了五盘,然后就是牛肉羊肉鱼肉,蔬菜那就是个点缀。

“再给我们来十串烤羊肉串六串烤腰子六串烤鸡翅哈!”

司徒霖对着服务员开口,还转头问了一下那边微微翻着白眼的自家大哥和笑眯眯的乐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宋欢乐想了想:“不能光吃肉嘛,再来六串烤香菇六串烤韭菜。不,韭菜来八串,多分给咱们霸总两串!毕竟,霸总任务重,还是要补一补的。”

司徒雪眉头跳了跳撇向宋欢乐:“再废话我就不掏钱。”

宋欢乐龇了龇牙迅速收起眼中的那一点戏谑,十分认真诚恳的开口:“雪雪, 那怎么是废话呢。韭菜壮阳补肾, 我是真的在为你着想!”

司徒雪眯着眼看宋欢乐, 目光从他的眼睛到他的娃娃脸最后一路下滑到他的腰子, 愣生生把欢乐打工人给看的浑身有点发毛,霸总才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你霸总壮阳补肾吃韭菜, 关我打工人什么事?

司徒霖慢慢张开嘴巴,有点怀疑自己刚刚听到的和联想到的可能,甚至惊悚的看着他大哥,想看看他大哥是不是突然失心疯了。

“咳,好了好了反正咱们都吃,韭菜就是用来补充营养的嘛, 谁还不吃几根韭菜呢?”

司徒霖拒绝自己再多想任何一点兄姐争夺三角恋、霸总打工人禁忌恋的可怕想法,迅速转移话题。

“乐哥, 今天多谢你了哈,一会儿弟弟我一定多敬你几杯啤酒。”

“不过……乐哥!咱们这一场也算是共同对敌、生死相交了一把了吧?”

司徒霖双眼贼亮地看着宋欢乐:“乐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不是我们打工人组织的自己人啊?”

司徒霸总听到打工人组织嘴角就是一抽,他又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看窗外,然后听着两个打工人的对话。

宋欢乐直接对着司徒霖笑了一下,在司徒弟弟期待又带着点小紧张的人中终于点了点头。

“如果你说的是为了自由为了梦想为了世界的打工人大家庭。那我在其中。”

“哦哦哦!!”司徒霖当场就是一连串激动的喊声:“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哈哈哈乐哥你果然是我们优秀的打工人大家庭的一员啊!”

“那乐哥你是什么等级?银牌还是金牌?”

司徒霖见宋欢乐如高人一般微笑不语,差点就激动地拍桌了:“天选!!你一定是天选打工人对不对!”

“呜呜呜啊啊!妈妈!我竟然和天选打工人一起打工了!!我此生无憾了!!”

然后司徒霖的后脑勺就被他亲哥拍了一巴掌。

“我替咱妈打的。给你机会再说一次。”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好吧,如果我也能够成为天选打工人,我就真的此生无憾了!”

“天呐但是我竟然和天选打工人一起在殡仪馆看尸体了呜呜呜,明天我一定要在群里狠狠的炫耀!炫耀!”

“还有马天奇他算什么?他小叔是天选打工人,我乐哥也是啊!!”

司徒霖说到这里就直接搂住了宋欢乐的胳膊,用比对他亲哥还热乎的劲儿表示:“乐哥,以后你就是我亲哥!亲哥!!我一定会好好向你学习的!”

宋欢乐嘴角一抽,把这个红毛弟弟当亲弟弟的话,他还是略微觉得有点嫌弃的。

不过司徒二少显然很懂得怎么样抱大腿,当场又加了一句:

“以后乐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乐哥你放心,明天我就联系我那位选房堂姐主播,约她出来和乐哥你见面!给你刷无限好感度!”

司徒霸总·堂姐:“噗、咳咳咳!”

“哥你怎么突然呛住了?这么大的人了喝水也不知道小心点!”

司徒雪看着自己这个糟心弟弟露出了一个非常虚假的霸总微笑:“闭嘴,吃你的毛肚和韭菜。”

这小子连风雪都没有见到过、甚至连风雪都不知道是谁就敢打包票约人。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但打工人宋欢乐却对这个好处狠狠的心动了。

在直播镜头中看雪雪怎么也不如和真人雪雪见面啊!

毕竟有镜头的阻挡,雪雪的美丽和魅力一定都被遮掩了很多。

而他到现在也和雪雪认识一个多月啦,是时候可以面基认识真人啦。

于是宋欢乐再看吃着鸡翅的司徒霖,就觉得这个红毛弟弟顺眼了很多。

原来小舅子是可以在爱情路上助攻的,而不像大舅子那样的绊脚石。

宋欢乐就用慈爱的眼神拿了一串韭菜放到司徒霖面前:“咱们前有打工人缘分,后有一家人的缘分,我也是拿你当亲堂弟看的。”

“来,多吃点韭菜和腰子补补身体,吃完了明天记得找你堂姐,好好的夸一夸介绍一下咱们的天选打工人组织啊。”

“你乐哥我虽然没有你们司徒家这么有钱,但搬砖跑步抓螃蟹、见义勇为挣奖金养家,还是很可以的。”

司徒霖受宠若惊的吃着韭菜,也就很拍自己的胸脯保证:“乐哥你放心!明天!明天弟弟我一定去找我选房堂姐,最迟三天就约她出来跟你面基!”

宋欢乐:“好小子!乐哥没白疼你。以后值班的时候,乐哥再跟你一起守夜!”

明天他就能够教自己亲弟弟一个人生的真理——不要随便夸海口保证。

司徒雪也冷笑了一声,拿出手机给张大秘发短信。

由于这些人喊的实在是太真实大声,到警局之后警察们还专门检查了一下这些人的伤势,结果没有一个能达到轻伤,甚至连皮外伤有的都没有多重。

而警察们也来得飞快,直接把那十几个人拉上了车。最后那四位姑娘也毫发无伤,在谢过大家之后,老板娘给每桌帮忙的人都送了两盘果盘。

“傻逼玩意儿给脸不要脸是吧?!”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很好。

看来,不光是她动手脚了啊。

然后站在他们旁边不远处的那红裙姑娘眨了眨眼。

司徒霸总一边涮着毛肚一边冷眼看着对面那两个人勾肩搭背、你吹我捧地互相畅想着美好的明天。

“我浑身上下哪都疼、妈的、快要疼死了!他们下手太重了!你要逮捕他们!你们也要把他们抓起来啊!!”

“嗨,美女不要这么大反应嘛,我们就是看你们漂亮想认识一下而已。”

司徒雪第一时间转头过去,而正在畅想美好明天的宋欢乐和司徒霖也瞬间停下了交流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可这对于这些男人却没起到震慑的作用,反而激怒了他们。

而三天后,他就能看后面那两个笑的欢的打工人,抱着他的大腿哭。

然后随着两声接连的重物落地声,宋欢乐才转头,看到了那个穿着大红色的连衣裙、扎着高马尾、眼看起来很有些锋锐的姑娘。

最后是餐厅里吃饭的其他顾客、还有掂着勺子和大锅冲出来的厨师和老板娘。

他一点都不生气,也不糟心。

“对啊,大半夜出来你们还穿这么好看,不就是想认识我们吗?”

“放心。你哥我用了特殊的力量,够他们疼一晚上了。”

于是,在警车上回去做笔录、极有可能被拘留关押的那十来个人在车上鬼哭狼嚎地喊疼。

然后他们就看到几个大腹便便、人模狗样的男人正站在一桌四人小桌旁边,醉醺醺地笑着对小桌上的四位女士动手动脚。

这十几个大汉顿时开始抄家伙围攻宋欢乐和这位红裙姑娘,他们自认为稳操胜券,结果却在十分钟之后被全部打得鼻青脸肿趴在地上嚎叫着起不来——

不过两人没有时间交流,因为他们两人在同一时间踹倒了两个人,那喝了点酒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其他几个男人,有他们另外的五个同行人,总共十几个人就全都站起来围着他们俩了。

这姑娘显然是性子比较烈的,她以为放出凶狠的一面,就能让这些人退去。

无赖们:“……”

这是个愉快的夜、

“疼死我了疼死我了!我觉得我的骨头裂开了!你们应该先送我去医院!而不是带我去警局!!”

然后被围着的那四位姑娘也咬牙,时不时地抽空又踹又挠。

砰地一下,其中有一个短发姑娘咬牙就敲碎了旁边的酒瓶,用尖锐的一方对着这几个人。

这位姑娘力气不小啊!

“没事没事!几个无赖而已!咱们大家齐心合力稳着呢!大家继续吃好喝好,不用担心啊~”

这六七个男人围在小桌旁边,根本不管四位姑娘的拒绝和推搡。

而在宋欢乐出脚的时候,他注意到旁边也有一道身影几乎是和他同时冲了出来飞起一脚踹了过去。

“艹!”司徒霖一声怒骂就站了起来。

宋欢乐三人站在门口看着被带走的那十来个无赖,司徒霖还咬牙:“当时打的时候就该更用力点!”

甚至宋欢乐非常清楚地看到一个男人已经把手伸到了姑娘的胸前。

司徒霸总又咯吱咯吱的吃了几片毛肚,嘴角甚至勾起了一丝霸总式的碾压微笑。

而宋欢乐比他更早地冲了出去,在那个光头大肚的男人凶狠的巴掌落在姑娘头上脸上之前已经一脚跺了出去!

而这红衣高马尾的姑娘也有些意外的对着宋欢乐挑了挑眉毛。

警察小姐姐:“真是很重的伤呢,再晚一会儿,你们都要自己好了。”

首先是司徒霸总和司徒打工人一言不发地就冲了上来。

“别装了、我艹?!”

围着四个姑娘的六七个男人当中立马就有一个人动了手。

忽然店里响起了一个有些惊慌和愤怒的女生。

所以,一点都不生气。

这哪是十来个无赖的大汉欺负四位姑娘?分明是所有人一起对抗恶人!

“谁让你们多管闲事了?你们是想挨打了吧?!”

宋欢乐咧了咧嘴。

“都说了我们不想和你们认识!你们赶紧滚!不然我们就报警了啊!!”

“对呀对呀交个朋友嘛,我们大哥可是很有本事和钱的!”

“臭小子找死!”

不过十分钟而已,这些耍横无赖的家伙就全部被放倒了。

真是情谊深厚的兄弟俩啊。

他把涮好的毛肚放进油碟里轻轻沾了沾,然后吃进嘴巴里咯吱咯吱作响。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