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会用预言的预言之子(1 / 1)

骑砍战记 十二楼月明 1387 字 3个月前

迦图当然会从这里进攻的。

李昂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自然是深思熟虑过的。

福歇尔会在这个地方建立据点,肯定是出于阿尔玛公爵的授意。

这是整个通天河下游河水最平缓的地方。

通天河横贯整个东部行省,绝大多数河段水流都汹涌无比,千万年间逐渐将河道切成了深深的峡谷。

这就导致河道一年年的越来越深,河水也越来越急,大部分时候都是以狂暴的姿态在峡谷中喷涌。

而且河水很深,即便是夏季枯水期,河道里依然水急浪高。

在这个年代,这种高峡深涧,没翅膀的生物基本上是别想渡过去的。

所以,通天河曾经是天然的边境线。

而现在,这条河的上游是东部与北部的行省分界线,也是长河镇和狮湖城的领地分界线。

而河的下游,是挡住了迦图人铁蹄的天堑。

通天河的中游,也就是长河镇背后,河道变得平坦宽阔,因此蓄成了广阔达数十里的湖面——像是一个天然水库。

这是长河镇最初建在这里的原因。

其它河段都是天然屏障,所以在平缓的河道处建立要塞,是为了防备北方的敌人从平缓的河段跨越边境。

然而,这平缓的宽阔河面就只有长河镇这一小段,下游的河道依然是深谷高崖。

而长河镇附近的天然水库地势,也导致下游完全没有枯水期,一年四季都汹涌咆哮。

弗莱彻村的附近的平缓河道,就成了通天河下游唯一可以用木筏或船只通行的地方。

这就意味着,除了勇盾堡附近或是更东边的原始森林之外,迦图人要想进入长河镇范围,其实只能从这里过河。

要不然,就只能向西跑个几百里,去袭扰狮湖城的地盘。

所以弗莱彻村旁边那个营地其实也算是个据守水岸的边境要地,一个微型的长河镇。

而福歇尔派来的人,在这个地方做了件“好人好事”——他们之前正在这相对平缓的河段修建木桥。

所以,与伯爵领的人所看到的一样,他们确实是在搞土木工程。

但这意图就相当险恶了——北面全是荒原,这桥明显不是给弗莱彻村的村民用的。

当然,如果打算继续向北,穿越迦图草原到北境凛鸦王国去,那倒也确实用得上这桥——可谁会吃饱了撑的从迦图人的地盘过路?

送外卖上门吗?

除了迦图人,没人需要这座桥……

如果桥修好了,迦图人到长河镇的辖区去烧杀抢掠,那可就方便得很了……

说实话,这还真属于通敌卖国——但修桥铺路这种事,放在任何地方那都是正当行为,甚至属于行善积德。

很明显,阿尔玛公爵的霍顿家族,和迦图人做了交易。

这交易大概不仅能保障他的狮湖城领地不被迦图人侵犯,还能为他攻击政敌带来便利,不出意外的话,他会在迦图人的配合下逐渐获得长河镇的控制权。

唯一的问题,是整个东部行省的村落和商旅,都将面对迦图人的铁蹄与杀戮。

尤其是长河镇辖地。

这些草原蛮人的战斗力极强,劫掠方式也极其可怕——他们会抢走所有妇女与财物,包括食物与工具。而除了被他们视为财产的妇女之外,任何高过车轮的生物都会被屠戮干净。

但对于阿尔玛这样的高位贵族而言,别人领地里的百姓,是死是活关他屁事……

所有权力斗争的过程里,受伤害的终究都是草民。

任何时代都一向如此。

“莎拉,你不觉得现在的阿尔玛公爵,和曾经的窃国者阿尔弗雷德很像吗?”

李昂看着旁边浅浅的河道,轻轻的说。

河水清澈见底,李昂的脸上也没有丝毫不正经的表情。

而莎拉,却如中雷击。

是啊……

都是狮湖城领主,都是实权大公,都是图谋长河镇的控制权,甚至就连图谋长河镇的方式都完全一致——与迦图人交易,引迦图人入王国腹地……

他在复制第一代烈狮王阿尔弗雷德的窃国之路!

“你也这么觉得,对吧……我想拉尔夫也会这么觉得的。”

李昂将手指向北方,那是迦图草原的方向。

“那么,我也做个预言……这位公爵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他将出卖长河镇的国土与迦图人交易,引迦图骑兵入烈狮王国,借迦图人的手灭掉烈狮国,然后窃国称王!”

“就如一百五十年前烈狮公爵所做的一样!”

一丝残阳从身后映射着李昂,在链甲上泛出最后的金色光辉。

李昂指向北方的手指,随着这最后一道光一起隐入地平线,仿佛这随手一挥便划破了整个天地。

“这……难道……”

莎拉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呆呆的看着李昂,她越发看不透这个神秘的小领主了。

这个平时总是一幅奸诈商人嘴脸的领主大人,竟然能通过这么一些小事推断出如此惊人之事。

或者说,做出这样惊人的预言。

莎拉确实也认为他的推断大概率会变成现实,但相比之下这都不可怕……

让她觉得惊惧的,是李昂这么说的原因——预言。

这就像是马迪甘的预言一样,这是一种传承于某些古老国度的可怕技艺。

——在某个古老国度,它被称为‘纵横术’。

只不过,马迪甘的预言大概是为了唤醒民众的某些意识;而李昂这个‘预言’,是针对拉尔夫的纵横术。

或者说,是针对号角召唤游侠团。

如果预言成真,阿尔玛确实引迦图人入境打算颠覆烈狮国,那么号角召唤游侠团多半会因此覆灭——他们是奥登伯爵的人,是迦图人的百年仇敌,又是长河镇本地人,无论哪个原因,都使得他们终将与阿尔玛大公为敌。

如今的号角召唤游侠团,正如同当年的狮鹫骑士团一般!

而如果预言是假,那么为免有人真的以此行事,更要抢先未雨绸缪,堵住所有可以堵上的缺口——比如通天河边这个营地。

所以,作为号角召唤游侠团的核心干将,无论如何,拉尔夫都应该先行防备,以免受制于人!

这也是在友善的提醒号角游侠们,有可能产生的危机与防范方式。

“我明白了,大人,我会将您的推论告诉拉尔夫……他会买下这里的,您也会如愿得到号角召唤游侠团的友谊,我会尽我所有的努力。”

莎拉最大的长处,是她卓越的理解能力。

李昂既然刻意交代她去忽悠……嗯,去‘引导’拉尔夫,聪明的狐狸精当然能因此理解李昂的意图——她是外务官,她的职责就是为李昂带来其他势力的友谊。

莎拉抚着胸口鞠躬行礼,很认真的揽下了任务,看向李昂的眼光充满了深深的敬畏。

又能薅羊毛,又能赚到号角游侠的感激……

这个领主大人……

就是预言之子!

会使用‘预言’这种‘引导艺术’的,才会是预言之子。

“咳……那个,莎拉,主要是卖个好价钱,友谊什么的可以慢慢再说……”

莎拉眼里的敬畏瞬间变成了白眼。

行吧,就算他真是预言之子,也依然还是那个一心只想着赚钱的家伙……

带了两名梅腾海姆猛男当保镖,顺便带上了一部分战利品,莎拉迅速动身前往长河镇。

而刚送走莎拉,李昂便听见了此前从未听过的系统提示。

——你的‘教练’技能等级提升了。

技能提升?

还是这个半吊子系统里无法加点的对团队起作用的技能!

原来这些技能是要自己有具体的行动和效果之后才会提高,就像那半年里不断练习打草人射箭靶提升熟练度一样!

可是,为什么是教练技能?!

难道是因为自己引导莎拉主动思考,或者说让莎拉理解了‘预言’的另一种意义,这也算是一种传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