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派上用场的农夫(1 / 1)

骑砍战记 十二楼月明 1345 字 1个月前

对于现代人而言,李昂教给莎拉的,确实是一种有效营销方式。

这个营地对李昂没什么用,但对于号角召唤游侠团却相当重要。

把合适的东西卖给合适的人,是空手套白狼……额……是‘资源整合’的基本逻辑。

第二天,李昂开始检视那个工地。

也就是那座尚未完工的木桥。

河道里刚刚打下了两行木桩,木桩相互之间还用木头连接加固了。

连接木桩的纵梁也已经架好。

只是桥面尚未铺设木板,还不能正常通行——除非像平衡木那样从纵梁过桥。

李昂站在桥边想了很久,却并没有下令拆掉这座即将完工的桥。

相反,他让十几名木匠一起上阵,对这座桥进行一些细微的‘技术性调整’。

在仔细交代过木匠之后,李昂让克洛泽和他的冲锋队留在营地看守俘虏,自己带着弩手和剩下的几个木匠继续向西边去了。

这个营地既然打算卖给拉尔夫,那么他就要在狮湖城的辖地再去建一个迦图人的游牧营地。

也就是完成他与拉尔夫的上一笔交易。

无论怎么薅羊毛,答应了完成的事要完成,而且要让客户满意。

这是原则。

搞建设这种事,梅腾海姆的猛男们派不上用场,而且他们有一半人都带着伤。

这可与游戏不一样,队伍里的伤员并不会自动愈合,他们需要医生的救治,也需要休息。

大概唯一的优势,是伤病会恢复得快一些——这一点在李昂刚穿越时已经得到了验证,这可能是这个半吊子系统为队伍带来的最大好处。

……

从营地往西,举目都是荒原。

与长河镇以南被大雾笼罩的无人区差不多,这边也是一片广袤的野地,只是海拔更高一些,丘陵缓坡也更多一些。

在拉尔夫提供的那份地图上,这片地方原本不是荒原,曾经应该有很多的村庄——地图上画了不少的小圆圈。

但李昂一个村庄都没看到,一路上都是青翠的草原和平缓的山坡,偶尔有些许丛林,倒是很适合游牧民族生存。

在走了半天的路程后,估摸着车队已经进入了狮湖城辖地,李昂终于发现了一个废弃的村子。

和长河镇一样,狮湖城也是个大郡,数十年前,还曾经是全大陆第一大郡。

但与长河镇有显著区别的是,长河镇这些年一直在向外扩展,而狮湖城的外围地盘在这几十年里却一直在被迦图人蚕食。

因为勇盾堡挡住了迦图人的脚步,迦图人在这几十年里只能一直向狮湖城方向劫掠。

狮湖城这个原本位于烈狮王国北部中心的郡,如今却几乎成了前线。距离狮湖城主城百里之外的土地,已经一个村落都没有了,全部都成了无人区。

这个废弃的村落已经只剩了残垣断壁,满地都是杂草,看起来至少十来年没人居住了。

对照着那份简陋无比的‘详细地图’,确认这里属于阿尔玛大公的狮湖城辖地,李昂下令在这个废弃的村落修建迦图游牧营地。

这片残垣断壁,大概本就是迦图人铁蹄下的遗物。

用来栽赃刚好合适。

派了两个佣兵去附近的山坡顶放哨,其他人开始卸货,队伍里忙碌起来。

“很抱歉,大人,您说的迦图人的游牧营地,是什么样子的?”

本以为一切顺利,却没想到作为营地建造主力的木匠们有了点困扰——他们没见过迦图游牧民的营地。

事实上确实很少有人见过。准确的说,是很少有男人见过。

毕竟迦图人手下基本没有活口,见过迦图营地的男人,大多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而那些被掳走的妇女,她们能见到,可她们是回不来的。

李昂毕竟是来自二十一世纪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思维方式还没完全扭转过来,他当时有点下意识的认为,游牧营地的样子应该很多人都熟悉……

可这个年代的人又没有互联网,哪里能知道那么多啊——莎拉这样的旅行家,就已经属于全大陆最见多识广的顶级知识分子了。

问题是,莎拉不在这里,而且她肯定也不知道迦图营地长什么样——她一个女人可不敢去迦图地盘上旅行,要不然肯定会变成一种价值计量单位。

比如一莎拉等于十匹马或者两个铁锅之类的……

长河镇的佣兵们也都面面相觑,迦图人他们倒是大都见过,毕竟是在勇盾堡周边长期交战的敌人。

但问到营地……全都只能摇头。

就在所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两个畏畏缩缩的身影站到了李昂面前。

“大人……我们见过迦图的营地……”

李昂抬起头,眼前站着两个戴着皮帽,身上裹着些乱七八糟劣质装备的男子。

背上背着轻弩,这是拉尔夫之前‘赞助’的装备。

这是那两个谎称自己是弩手的混子,队伍列表里唯二的‘农夫’。

大概是充满了磨难的生活所致,这两个农夫皮肤非常粗糙,基本上看不出年纪,说是三十多岁有可能,说是五十来岁也挺像。

李昂有些惊讶:“你们见过?”

其中一人点点头,指着李昂身边的残垣断壁,声音非常低沉:“大人,这个村子……曾经是我们的故乡……”

“大人……我还记得,十多年前,村子被劫的前一天,骑士老爷们刚来收过税……我们交完税以后粮食不够了,所以我们进山打猎……没想到……”

两个农夫眼眶通红,说起往事时全身都在颤抖,这绝不是能伪装出来的,有这种演技的基本上不是奥斯卡影帝就是总统级别的大佬。

李昂唾了一口,骂道:“这村子以前是谁家的领地?收了税却不保护村子,真特娘的不是东西!”

从两个农夫口中得知,这个已经成了荒地的村子,曾经叫做‘霍尔顿’——灰色定居点的意思。

而且,它曾经是霍顿家族数百年前起家的地方!

阿尔玛公爵的姓氏,竟然来源于一片已经被摧毁殆尽,杂草丛生的残壁。

这两个农夫算是霍尔顿村的最后一批村民。

十多年前,这里被迦图大军洗劫一空,这两个村民当时在附近的山里打猎。

迦图人曾在这附近暂时扎营,他们正是因为发现了迦图营地,远远躲在山里,才侥幸逃过一劫。

两个农夫的家人如今早已埋入大地,但深仇大恨使得他们对迦图人的一切都记忆犹新。

李昂觉得自己似乎时来运转了,秩序女神尤诺米亚大概正在关照自己。

本来,他收下这两个混子,是打算将来在领地里种粮食的时候能派上用场。

种地这种事,毕竟是所有天朝人在任何时候都念念不忘的天赋技能。

农夫,不就是擅长种地的嘛,还能算是两个领民——贵族院审核领地时,是需要领地里有一定数量的领民和田地的。

而且,要知道,他是给这俩农夫分发了武器的。

可是,这两个人领到了轻弩和步兵剑之后,队伍列表里依然显示为‘农夫’。

所以李昂认为这两个人多半是很有农业天赋,所以导致他们的战斗力太渣——要不然都装备齐全了,好歹得升级成个‘民兵’吧?

但没想到,这两个人这么快就展现出了他们特殊的价值。

而等到两人将装备卸下,脱掉帽子和外套开始跟木匠们一起满头大汗的忙活起来时,李昂才恍然大悟。

——这两个人在脱掉了他们裹在身上的那些物件之后,队伍列表里,他们变成了‘难民’……

行吧……这年头假冒伪劣商品的下限果然能超乎你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