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番外一(1 / 1)

养孩子这件事,不知道是不是有爸妈和沈惊衍的缘故,时礼总觉得还是很容易的,以至于雪糕五个月大的时候,她就开始无聊了,于是不吭不响的找了份工作,跑去上班去了,等沈惊衍发现时,她已经上了一周的班了。

“你找工作为什么不告诉我?”沈惊衍不悦。

时礼心虚,但还是倒打一耙:“你每天不是工作就是顾雪糕,平时都没时间理我,我干嘛要告诉你?”

“你的意思是我忽略你了?”沈惊衍蹙眉。

时礼倒没这种感觉,毕竟他现在已经尽可能的不在公司加班了,更不出门应酬,生活里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用来陪她跟孩子了,只不过这会儿被他质问,她只能拿这个理由开脱:“是啊,不然我都上班一个星期了,你为什么才发现?”

其实也不能怪他,毕竟她上班时间比他晚,下班又早一点,这次如果不是爸妈发现了端倪,她可能还能再瞒一段时间。

“好,这件事是我不对,但你上班之前,是不是该跟我商量一下?”沈惊衍很快道歉,然后继续跟她算账。

时礼抿了抿发干的唇,瞄了他一眼低声道:“我之前找的工作都跟你商量了,你不是不同意么。”

“那两家公司不正轨,我怕你会受骗,”沈惊衍有些无奈,“既然要上班,来沈氏不好吗?你想要什么职位都可以。”

时礼讪讪一笑,不说话了。

沈惊衍顿了顿:“怎么,你是有什么顾虑吗?”

“……在自己老公的公司上班能有什么顾虑,”时礼瞄了他一眼,默默退后一步,“主要是我觉得吧,咱们在家的时候已经朝夕相处了,没必要连公司都去同一个,二十四小时都待在一起,你不会觉得无聊吗?”

沈惊衍微怔,半晌说一句:“你开始烦我了?”

“……我没有那个意思。”时礼忙道。

沈惊衍眼神冷了下来:“别解释了,你就是这个意思,时礼,你以前说过要跟我过一辈子的,现在才一年,你就厌烦了?”

“你不要把我说得好像是个人渣一样,我就是随口一说,真没那个意思。”时礼叫苦不迭,她只是觉得年纪轻轻的一直围着老公孩子转不太好,所以才出去找工作的,没想到他会直接上升为厌烦这段婚姻的地步。

她费劲吧啦的解释,然而沈惊衍冷笑一声,直接扭头回卧室了,一副不打算搭理她的样子。时礼忙跟过去哄,结果哄了半天都没哄好,自己的脾气也上来了,轻哼一声扭头就去了儿童房,找他的宝贝闺女去了。

晚上一家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时爸时妈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沉默半天后忍不住问:“你们吵架了?”

“没有。”时礼回答。

她话音未落,沈惊衍就点了点头:“吵了。”

时礼嘴角抽了抽,警告的看了他一眼:“你不要乱说话啊。”

“你才不要乱说话!”时妈拿筷子敲了她一下。

时礼不满:“妈,你干嘛只说我一个人。”

“人家惊衍又乖又顾家,平时把你惯得不成样子,肯定不会主动跟你吵架,说吧,你怎么招惹他了?”时爸跟着帮腔。

时礼无语一瞬:“我没招惹他。”

“她没打招呼就找了份工作,还说不想整天跟我在一起。”沈惊衍面不改色的告状,完全无视时礼愤怒的表情。

时妈抽了一口气:“你找工作竟然只是为了躲开惊衍?!你外头是不是有人了!”

“没有!”时礼气愤的站起来,“你们都向着他,我不跟你们说话了。”

她说完饭也不吃了,扭头就往屋里走,沈惊衍犹豫一瞬,默默往她碗里盛了些东西,这才站起来道:“爸,妈,我去看看她。”

“去吧去吧,没多大事,赶紧和好就行。”时妈催促。

沈惊衍点了点头,端着碗就进屋了,一进去就看到时礼板着脸坐在床边,他顿了一下,把碗递了过去:“吃饭。”

“不吃。”时礼别开脸。

沈惊衍沉默片刻:“你要去上班的公司我看过了,资质一般,没什么发展前途,不如就来沈氏,大不了白天我们不见面,上下班的时候再一起。”

“……这公司是我一个学姐开的,我想跟她一起工作。”时礼抿唇。

沈惊衍眉头微蹙:“但是在这种公司上班是浪费时间。”

时礼嘴唇微动,半晌也什么都没说,只是躺在床上用后背对着他,声音闷闷道:“我不想跟你说话。”

沈惊衍忍了忍,还是开口了:“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如果靠自己出去工作,肯定会受委屈,但如果进我的公司,就没人敢欺负你。”

“我不去,我就去自己找的。”时礼闷闷道。

沈惊衍的眼神彻底凉了下来:“是我对你不够好吗?为什么这么想离我远点?”

“……我没想离你远点,之前不都解释了么,只是觉得一直在家太无聊了,所以才想出去工作的。”时礼解释得都累了。

沈惊衍相当执拗:“但你现在的表现,就像为了逃离我做准备。”

时礼知道这人脑子又开始犯轴了,干脆话都不跟他说了,直接把脑袋蒙上,沈惊衍枕着脸站了半晌,才沉默的转身出去。沈惊衍走了之后好久,时礼才从被子里钻出来,发了很久的呆之后叹了声气。

她知道沈惊衍给她安排工作是为她好,然而她之所以想要出去,就是因为觉得在家太无聊了,想挑战一些新的东西,如果真听了他的安排,到了公司依然被当大爷一样供着,恐怕也只是从一个无聊的地方,换到了另一个无聊的地方,根本毫无意义。

时礼在床上躺了会儿,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而睡得太早的后果就是,早上不到七点就醒了,睁开眼睛后发现沈惊衍不在,她还以为是去做早餐了,就没当回事,然而等她起来找衣服时,才察觉到不太对――

衣柜里沈惊衍的衣服呢?

她心里咯噔一下,赶紧给沈惊衍打电话,对方的手机只响了一声就接通了,传来沈惊衍淡淡的声音:“什么事?”

“你衣服都收哪去了?”时礼问。

沈惊衍声音没有什么起伏:“我带走了。”

“带走?”时礼疑惑。

沈惊衍顿了顿:“你不是不想见我,我现在搬回自己家住了。”

时礼:“……”

手机里沉默半晌后,时礼气结:“你还来劲了是吧?”

“什么时候你不讨厌我了,就跟我说一声,我到时候再回去。”沈惊衍淡淡道。

时礼:“我现在就不讨厌你了,赶紧给我回来。”

沈惊衍停顿片刻:“那你来我公司上班。”

“我不去。”时礼立刻拒绝。

沈惊衍冷笑:“说明你还是烦我,不想白天也见到我。”

时礼:“……”她看出来了,他之所以一直作,就是为了逼她放弃现在的工作,转而到他公司去上班。

她沉默片刻,突然冷静了:“行吧,既然你都搬出去了,那就先这样吧,我看你除了衣服别的都没拿,需要我收拾了给你送过去吗?”

沈惊衍:“……”

“不过我马上就要去上班了,不一定有空,我让妈去给你送吧。”时礼眯起眼睛。

沈惊衍声音冷硬:“我不要,我家什么都有。”说完这句,就直接挂了电话。

时礼呵了一声,放下手机就不管了,洗漱化妆之后就跑去客厅吃早餐。

时爸时妈看到就她自己,不由得疑惑:“惊衍呢?这么早就去公司了吗?”

“没有,他回家了。”时礼随口道。

时妈一愣:“回哪个家?”

“还能回哪个家,他自己家。”时礼耸了耸肩。

时妈横了她一眼:“那也是你家,你们是不是还吵架呢?”

“嗯,目前来看是这样,”时礼话说到一半,警告的看向时爸,“不准说我。”

时爸的话瞬间咽了回去。

时妈啧了一声:“算了,你们小两口的事我们懒得管,我们就顾好雪糕就行了,你赶紧吃,吃完快点走,别在家碍眼。”

时礼撇了撇嘴,匆匆吃完饭就跑去上班了。她所在的公司是当初一直带着她兼职的学姐做的,整个公司就五个人,其中两个是她同学,还有一个是学姐的弟弟,也是当初给她送兼职钱的人,后来才知道他们是高中校友。

五个人的公司虽然有时候忙了点,但氛围还是不错的,至少时礼非常喜欢这样的工作环境,所以才舍不得离开。沈惊衍还在因为她工作的事闹别扭,时礼并不打算管他,反正也觉得沈惊衍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假装无事的跑回来了。

然而沈惊衍这次比她想象的要有骨气,从时家搬出去后,真就一个星期都没联系时礼,时礼从一开始的无所谓,慢慢的也生出几分气性,打算彻底跟他杠上了。

然而她是想杠,老爸老妈却不给她这个机会,在看到他们持续冷战这么久都没有和好的趋势后,说好了什么都不管的老两口突然坐不住了,决定帮着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

于是当天晚上,时礼被赶了出来。

“……这大半夜的,你们想把我撵哪去?”时礼一脸无语的扶着行李箱。

时妈斜了她一眼:“还能撵哪去,回自己家去,我们不伺候了。”

“这不就是我家吗?”时礼莫名其妙。

时爸赶紧接一句:“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我们已经把你泼出去了懂吗?你赶紧找你老公去。”

时礼这才算明白,合着他们是要把自己撵到沈惊衍那里去。她顿时气愤了:“我才是你们闺女,你们为什么总向着他?”

“别不要良心了时礼,要不是因为他对你好,我们会这么疼他吗?”时妈叉腰,“人家白天上班晚上顾孩子,对你是百依百顺,你倒是好,为了上班这点小事,就把人家晾了一个星期,你还是人吗?”

“……是他非要逼我去他公司。”时礼蹙眉。

时爸无奈道:“那不也是为你好,在其他地方打工,哪有在自己家公司大公司舒服。”

时礼跟他们说不通,推着行李箱气呼呼的走了。时爸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有点不放心:“确定她会去找惊衍吗?”

“放心吧,她身份证没带,没办法去酒店,她可不会委屈自己流落街头,你去给惊衍打个电话,叫他等着点,到时候两口子有什么矛盾就好好解决,过几天想回来了再回来。”时妈叮嘱。

时爸连连称是,一进屋就去给沈惊衍打电话了。

沈惊衍这几天一直等着时礼来找自己,结果越等脸色越阴沉,现在的他早已经忘了最初闹别扭的原因,满脑子都是她可能真的厌烦自己了,现在不用整天对着他这张脸,她说不定更开心了,所以才一直不想找自己。

手机响起时,沈惊衍顿了一下,看清来电人后才接起,十分钟后他眉眼舒展,叫厨房做了几道甜品,自己则到大门口等着去了。

这边时礼从小区出来,想起自己身份证没有拿,不由得一阵叹息,正当纠结要不要去找沈惊衍时,学姐的弟弟、她的半个学弟刚好开车路过,看到她拖个行李箱后疑惑:“时礼姐,大晚上的你这是要去哪?”

时礼看到他眼睛一亮:“身份证带了吗?!”

“带了,你有事吗?”学弟掏出手机。

时礼想了想:“走走走,帮我去开个房,我得在外面住一晚。”

“你怎么突然要住宾馆?”学弟一边给她转钱一边问。

时礼叹了声气:“别提了,跟家里吵架了。”

“啧,太可怜了,走吧我送你去附近的宾馆。”学弟说着,便示意她上车。

时礼欣然上车,想了想告诉他:“去公司附近住吧,这样明天上班方便。”

“公司附近特别吵,你还是别住远了。”学弟提议。

时礼一想也是,于是叫他送自己去了附近的宾馆,等学弟开了房间,这才道声谢往房间去了。

沈惊衍一直在大门口等着,起初心情还是不错的,只是越等表情越不好,等到最后的时候,脸色简直像锅底一样了。他最终还是没忍住给时礼打了电话,时礼正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动静后接起,含糊的开口:“你好。”

“你在哪?”沈惊衍冷声问。

时礼顿了一下,微微清醒过来:“沈惊衍?”

“你在哪?”沈惊衍还是同样的问题。

时礼沉默片刻:“爸妈跟你说了我被赶出来的事吧,是不是还说我会去你那里?不用等了,我已经找好地方住……”

“时礼,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沈惊衍突然问。

时礼咬住嘴唇,半晌蹙眉道:“沈惊衍,你不要总是假装弱势好吗?平心而论,我们这次吵架到底是谁先开始作的?我承认一开始说跟你一直黏在一起会无聊是我不对,可你一直想左右我的选择,还用离家出走威胁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你的意思是我不对?”沈惊衍问。

时礼想也不想:“本来就是你不对。”

沈惊衍沉默片刻,声音更冷:“那你就不能哄哄我?”

时礼无言一瞬:“你都不对了,我为什么还要哄你?”

“时礼,你在对我冷暴力。”沈惊衍笃定道。

时礼又一次头疼,不怎么想跟他聊了:“我明天早上还要上班,先不跟你说了,睡了晚安。”

“你不准……”

他话没说完,时礼就直接挂断了,等他再打过来时,毫不犹豫的把人拉进了黑名单。

世界顿时清净下来,可时礼心里却是闷闷的,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她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直到凌晨才睡着,睡了没多久就被闹钟吵醒了,她迷迷糊糊的按掉闹钟,盯着手机看了片刻,最终把沈惊衍从黑名单里拖出来。

只一瞬间,就跳出他的一条消息:我生病了。

时礼一惊,忙打电话过去,对方手机只响了一声就接通了,里面传出他沙哑的声音:“时礼。”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看医生了吗?”时礼一边问,一边急匆匆的换衣服。

手机里沉默片刻:“好像是发烧,昨天夜里吃了药,不知道有没有退烧。”

“我现在回去,你等我一下。”时礼说完便急匆匆出了宾馆,打了一辆出租就回家了。

她一路上都心急火燎的,一到家就往卧室跑,看到沈惊衍在床上躺着后,忙朝他走去:“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再测一□□温?”

说着话到了沈惊衍旁边,伸手想摸摸他的脑袋,却突然被他抓住了手,然后直接拖到了床上,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他压在身下了。

“……你装的?”时礼瞪眼。

沈惊衍默默解她的扣子:“没有,昨天在门口等太久,确实生病了。”

“刚才量体温了吗?”时礼问。

沈惊衍应了一声:“量了,退烧了。”

时礼这才松一口气,一低头人家都解到最后一颗了,顿时一阵无语:“你干嘛呢?”

沈惊衍突然停手,眼睛泛着微弱的光:“我很想你。”

时礼:“……可我还在生气呢。”

“对不起。”

时礼一愣:“怎么突然道歉?”

“因为你不肯跟我道歉,那就只有我能道歉了。”沈惊衍说着,将脸埋进了她的怀里。

时礼轻哼一声,调整了一下姿势后抱住他,心里那点不成型的火气早就散了。她静了片刻后开口:“我也有错的地方,我该一开始就告诉你的,而不是上班都一个星期了,还在等你发现。”

“不告诉我也好,如果告诉了我,我肯定会给你搅黄,到时候你说不定更生气。”沈惊衍闷声道。

时礼嘴角抽了抽:“你倒是挺坦白的。”

“时礼,你还爱我吗?”沈惊衍问。

时礼抚上他的脖颈:“很爱你,一直都爱,我那天说不想两个人二十四小时黏在一起,并不是不爱你了,只是想独立的做一些事,是你非说我烦你,我可没说啊。”

“会一直爱我?”沈惊衍问。

时礼顿了顿,半晌突然福至心灵:“是不是我最近太忽略你了?”

“嗯?”沈惊衍只趴在她怀里忙活,并没有听懂她的意思。

时礼蹙眉,想起雪糕没出生之前,他虽然对自己的掌控欲也挺强,但一向都是克制的,也很少这么反对她做什么事,更别说像这样离家出走了,反而这次因为一点小事就揪着她不放,还生生逃走了一个星期。

她想着想着,突然发现从生下雪糕到现在五个月了,他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时间非常少,每天都带着一个小不点,而她可能是受激素影响,生完之后就没什么那方面的需求,面对他的主动有时候也非常敷衍。

她这段时间,似乎真的把沈惊衍忽略个彻底,也难怪他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反应这么大,想来是不知不觉中缺了安全感。这么想着,时礼简直心软得一塌糊涂,原先生的气也全都化成了愧疚。

沈惊衍碰到了她某个地方,她轻哼一声,身体微微绷紧。

“你急着去上班?”沈惊衍看向她。

时礼定定的看着他,半晌轻笑一声:“也没有多急。”

“那……”沈惊衍面露迟疑。

时礼轻轻吻了吻他的唇角:“想要你。”

沈惊衍喉结一动,当即扑了过去,时礼哭笑不得的应付,很快就被他带着进入了一个又一个的漩涡。

两个人折腾了几个小时,等结束时相拥在一起,连手指都懒得抬。

“想洗澡。”时礼懒洋洋道。

沈惊衍抱着她不动:“先休息一下,等一会儿再洗。”

“你不行了?”时礼斜了他一眼。

沈惊衍眼神顿时暗了下来:“你想继续?”

“……还是不了,你多抱抱我吧。”时礼怕他发疯,赶紧阻止了。

沈惊衍这才重新抱紧她,闭着眼睛休息片刻,在她快要睡着时突然道:“那个公司有人欺负你吗?”

“没有。”时礼乖乖回答。

沈惊衍应了一声:“你在那里很开心?”

“嗯,都是老朋友,虽然工作多了点,但也不怎么加班,大家在一起特别像大学时分组做作业。”时礼枕在他的胳膊上,低声跟他说自己的工作。

沈惊衍安静的听着,等她说完之后才开口:“既然在那里很开心,那就继续吧。”

“真的?”也许是自己及时察觉到了症结,时礼从刚才就感觉他会心甘情愿的让她留在那个公司,现在听到他这么说了,却还是忍不住又问一遍。

沈惊衍轻轻应了一声:“嗯,反正也管不了你。”

话是这么说,语气里却不见多少不高兴。

时礼含笑亲了亲他的额头:“谢谢老公。”

沈惊衍神情微动,唇角也轻轻扬起。时礼在他身上亲昵的蹭了蹭脸,这才小声道:“我这段时间太忽略你了,是我的不对,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弥补呢?”

她现在发现了自己的问题,以后会对他很好,但不代表之前的就不做补偿了,她太喜欢沈惊衍了,舍不得他受一点委屈。

沈惊衍思索片刻:“跟我多做几次吧。”

“……就这样?”时礼无语。

沈惊衍认真点头:“就这样。”

时礼眼睛渐渐眯了起来:“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可就请假三天了啊,你确定你受得了?”

“要跟我一直待在床上吗?”虽然是威胁,但沈惊衍还是瞬间心动了。

时礼无语:“你还能更没有下限一点吗?”

“我就知道你在糊弄我。”沈惊衍重新抱好她。

时礼失笑:“装得这么可怜干什么?”

沈惊衍闷哼一声,抱紧她不肯动。

时礼静了静,突然开口:“我刚上班,贸然请假不太好,但我们可以在这边住一段时间,过一过二人世界。”

沈惊衍:“真的?”

“嗯。”时礼说着话已经累了,闭上眼睛轻轻应了一声。

沈惊衍亲了亲她的额头,半晌突然道:“你知道我爱你吧?”

“我知道,我也爱你。”时礼浅声回答。

沈惊衍扬起唇角:“嗯,我知道了。”

他很好哄的,爱他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