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番外二(1 / 1)

时礼和沈惊衍结婚将近七年的时候,雪糕小朋友六岁了,比时礼还皮的性格让一家人很是头疼,但因为小姑娘长相上随了时礼和沈惊衍的优点,撒起娇来简直就是要了亲命,谁都舍不得说一句。

时礼对她的调皮很是头疼,眼看着要送小学了,怕她跟同学相处不好,更怕她会欺负人,就开始试着改改她的性格。

是夜,时礼枕着沈惊衍的胳膊,认真的跟他商量:“我们要不要送雪糕去学个画画什么的,听说可以锻炼她的耐性。”

“太需要耐性了,她应该不喜欢。”沈惊衍回道。

时礼蹙眉:“那该学点什么?”

“其实我觉得你完全没有必要这么焦虑,她还小,调皮也是正常的,等长大点就好了,”沈惊衍说完扫了她一眼,“再说了,小孩怎么样,都是大人言传身教出来的,如果你也乖一点,她肯定会跟着学了。”

时礼瞪眼:“你的意思是,她现在这么皮是怪我了?”

“我没有这么说。”沈惊衍经过将近七年的婚姻生活,求生欲已经非常顽强。

时礼轻哼一声:“少来,你就是这么想的。”

沈惊衍勾起唇角,在她额头上亲了亲:“我只是想劝你不用太担心,她虽然性格皮了点,但也不是会欺负人的类型,顺其自然就好,与其担心她,还不如想想我们结婚七年的……”

“不行,”时礼蹭的一下坐了起来,完全被沈惊衍的话激起的斗志,“在她上小学之前,我一定要把她教成特别乖巧的孩子!”

沈惊衍顿了顿:“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我当然听到了,但她会不会欺负同学,谁也不知道,单就话唠这件事也得改改,总不能上了小学还跟幼儿园时一样,每天上课下课都叭叭个不停吧。”时礼蹙眉道。

沈惊衍抿了抿唇:“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就这么定了,之前邻居家小孩也皮,但是约了一个培养耐心的课程后就好多了,我已经要了联系方式,先联系一下,现在去她房间好好跟她聊聊。”时礼说完就从他怀里钻了出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沈惊衍看着瞬间空空荡荡的房间,顿时一脸郁卒。

时礼跑到雪糕房间后,一脸严肃的抱起她:“雪糕同学,今天开始你要做一个小淑女,不准再像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知道吗?我刚才在网上给你约了一个培养耐心的课程,明天上午老师会来,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要乖乖上课”

“好的妈妈。”雪糕甜甜道。

时礼眯了眯眼睛:“你会这么听话?”

“嗯,我最听妈妈的话了,”六岁的小雪糕眼睛又大又灵,小嘴叭叭的提着条件,“但是我要跟妈妈一起睡。”

“不行,你都这么大了,该自己独立了才对。”时礼不满。

雪糕撇嘴:“那我就不听妈妈话了!”

“你敢!”时礼瞪眼。

雪糕眼眶一红,一副要哭的阵势。

时礼忙答应:“那行吧,今天晚上允许你跟我睡。”

“好!”雪糕欢呼一声,随后想到了什么,“那我们可以让爸爸来我房间睡,我跟妈妈一起去你们房间吗?”

时礼眯起眼睛:“沈语萌,不要太过分了。”把沈惊衍一个人撵走,他不得气死啊。

“可是我只想跟妈妈一起睡。”雪糕可怜兮兮。

时礼无情戳穿:“你哪是因为只想跟我一起睡,分明是因为害怕你爸。”

“妈妈!”雪糕抱着她的脖子撒娇。

时礼不为所动:“反正你非要这样的话,那自己去跟爸爸说,我是不说。”

在这种事上,母女俩都是一样怂的,雪糕一听时礼这么说,顿时缩了缩脖子,小小的脸上满是为难,想了好半天才勉强提出:“那妈妈跟我在我房间睡吧,让爸爸自己睡你们房间。”

时礼想说那有什么区别?但转念一想,自己可以在把她哄睡之后再回去,这样老公闺女都不得罪,简直完美。

这么想着,她便答应了,脱了拖鞋到雪糕的小床上躺下,雪糕欢呼一声,脱了小鞋子哼哼唧唧地往床上爬,时礼好笑的看她一眼,直接拎着她的后衣领把人拎了上来,雪糕咯咯直笑,钻进她的怀里就不动了。

“妈妈,给我讲个故事吧。”雪糕提议。

时礼闭上眼睛:“不讲,睡觉。”

“妈妈一点也不爱我,”雪糕哼唧,“我以后再也不听妈妈的话了!”

“啧,我发现你今天总拿这件事威胁我啊,是不是觉得我不敢揍你?”时礼危险的问。

结果雪糕不仅不怕,还在她怀里嘿嘿笑着撒娇,一身奶香的团子蹭来蹭去,时礼心都要化了,自然也就气不起来了。

“妈妈,给我讲一个吧,就一个。”雪糕笑完继续求。

时礼拿她没办法,只好闭上眼睛给她讲故事,一个童话故事结束,她便冷酷道:“睡觉。”

“好。”雪糕乖乖答应了。

时礼便安静等着她睡着,结果不一会儿就听到OO@@的声音,一低头就看到雪糕正翘个二郎腿吃零食。

是的,一个六岁的孩子,躺在床上边翘二郎腿边吃零食,饼干的碎渣掉了她一睡衣,这孩子也不嫌埋汰,捏起来继续吃。

时礼疯了:“……你给我下去!重新刷牙!”

她把雪糕撵到了浴室里,自己则吭哧吭哧的换被褥,等雪糕刷完牙,就不高兴的警告:“以后不准再在床上吃东西。”

“可是妈妈也吃了。”雪糕抗议。

时礼瞪眼:“我什么时候吃了?!”

“就前几天,我都看到了,是爸爸端给你的!”雪糕哼唧。

时礼还想再反驳,但突然想起那天……哦,还真有这回事,那天周末,她和沈惊衍都不用去公司,前一天晚上就折腾得晚了点,她早上起不来,最后是沈惊衍给她拿的吃的。

“……我至少没弄得满床都是!”时礼倔强道。

雪糕一听也是,于是垂头丧气的道歉:“对不起。”

“算了,来睡觉。”时礼朝她招手。

雪糕不肯:“妈妈,我能再玩一分钟吗?就一分钟。”

时礼很想拒绝,但看到她水汪汪的眼睛,哪还能拒绝得了,纠结一瞬后还是妥协了:“那去玩吧,就一分钟啊。”

“好的!”

雪糕立刻把自己的厨房玩具拿了出来,坐在玩具前开始摆弄,时礼看得好笑,便躺在床上打盹,结果不知不觉的犯困了。

“雪糕,一分钟到了吧……”她哼哼一声。

雪糕正纠结选胡萝卜还是番茄,并没有听到她的话,时礼翻了个身,自己睡着了,雪糕时不时发出的响动也没影响到她。

等沈惊衍来找她时,就看到她在床上睡得香甜,雪糕趴在一堆玩具里睡得香甜,母女两个互不干扰,场面一度很和平。

沈惊衍无言一瞬,先把闺女抱到了床上,再把老婆也抱起来,折身回了自己房间。雪糕第二天醒来时没看到妈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时礼还没完全醒,就听到哭声由远及近,等她清醒时,小东西已经到了她跟前,眼睛红红的指责:“妈妈你是骗子!”

“……我怎么骗你了?”时礼心虚。

雪糕哼哼唧唧的哭:“你说要跟我一起睡的,但是你没有!”

时礼讪笑:“这个啊,你听我解释……”

“你妈陪你睡了,只不过刚才才回我这里。”沈惊衍从浴室出来,打断了时礼的话。

时礼顿了顿,忙跟着孩子爹一起诈骗:“是啊,你刚才一直没醒,我觉得有点无聊了,就自己先回来了。”

雪糕撇嘴:“真的?”

“嗯!”时礼一脸真诚,又甜言蜜语的哄了几句,雪糕这才开心,脱了鞋就要往床上爬。

沈惊衍毫不客气的把她拎了下来。

“爸爸!”雪糕不高兴。

沈惊衍神色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这是我跟妈妈的床。”

“我要找妈妈!”雪糕抗议。

沈惊衍:“好巧,我也要找你妈妈,你先出去,我跟你妈有话要说。”说完,就将她拎了起来,完全不顾她的抗议,就把人弄了出去。

时礼一脸无奈:“你把她撵走干什么?”

“我有话要跟你说。”沈惊衍到她面前坐下。

时礼蹙眉:“什么事?”

沈惊衍盯着她:“一个星期后是什么日子,你还记得吗?”

时礼仔细想了想,顿时笑了:“我当然记得。”

沈惊衍听到她记得,表情顿时温和了些:“那天打算怎么过?”

“还能怎么过,像平常一样呗,只不过中午的时候要帮雪糕申请学校,然后带她去跟小区别的妈妈聚会。”时礼说道。

沈惊衍本来表情还好,渐渐就不对了:“你真的记得那天是什么日子?”

“当然记得,雪糕申请学校的日子啊,你不会觉得这么重要的事我都能忘吧?”时礼好笑道。

沈惊衍眼眸微眯:“是啊,她上学是重要的事,你不会忘,可其他重要的事,你为什么忘了?”

“我忘什么了?”时礼疑惑的问,刚问完手机就响了,一看是昨天晚上约的老师来了,思路瞬间被岔开了,急匆匆的往外走,“行了,不跟你说了,我带雪糕上课。”

说完就跑出了门,啪的一声将门关上了,沈惊衍面无表情的跟了出去,坐在沙发上看着老婆孩子上课。

因为课程涉及到一些幼儿化的互动,时礼当着沈惊衍的面有点不好意思,雪糕也总是分心,总想往爸爸这里看,于是时礼用眼神催促沈惊衍离开,然而他仿佛瞎了一般,完全注意不到。

时礼被逼无奈,只好亲自请他离开:“我们上课呢,你能先回房间吗?”

“不能。”沈惊衍果断拒绝。

时礼:“……”她有一种感觉,如果她们换个房间学习,他还是会跟过来。

她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只好跟闺女凑合继续学,一节课将近两个小时,雪糕罕见的坚持下来了,虽然中间总忍不住偷看爸爸,可第一节课还算成功。时礼看到雪糕的进步,顿时充满希望,等送老师出门的时候便开始了解长期课程。

“其实在家教学的质量不如在学校,如果您想效果更好的话,我建议您带孩子去我们培训学校上几节课,这样不仅能提前感受学校氛围,还能多认识伙伴,看一下孩子的社交能力,从而在其他方面更好的帮助孩子。”老师温和道。

时礼一听立刻答应了,笑眯眯的送走老师后,就看到沈惊衍还一脸阴沉的坐在屋里。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时礼无语的问。

沈惊衍幽幽看了她一眼:“没事,是我自作多情了。”

时礼:“?”

沈惊衍不给她追问的机会,一个人扭头回了房间,背影看起来相当凄凉。时礼懵懵的看向正在玩积木的雪糕:“你欺负爸爸了?”

“我才不敢,”雪糕忙撇清,“肯定是妈妈惹他生气了。”

时礼沉默一瞬,仔细回忆自己有没有干过什么惹他生气的事,可想了好几遍都没想到,干脆回屋去问了。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时礼见他躺在床上,便也跟着去了床上,抱着他的腰问。

沈惊衍面无表情:“你又不在乎我,管我那么多干嘛。”

“……我什么时候不在乎你了?我多爱你啊。”时礼甜言蜜语张口就来。

沈惊衍冷笑一声,闭上眼睛拒绝交流。

时礼爬到他身上哼唧:“你说嘛,是不是我惹你不高兴了,你总得告诉我,我才知道原因啊。”

“不想说,下去。”沈惊衍神色不虞。

时礼才不肯下去,不仅不下去,还要故意撩拨,在他身上蹭来蹭去。沈惊衍很快就有了感觉,毫不客气的翻身扯衣裳,将人吃得干干净净。

一通胡闹过后,时礼浑身是汗的枕在沈惊衍胳膊上,慵懒的开口问:“现在是和好了吗?”

“我们又没有吵架。”沈惊衍也想板起脸,只是刚吃饱喝足,整个人都懒洋洋的,实在提不起精神生气。

时礼轻嗤一声:“少来,我们是没吵架,可是你生气了啊。”

“嗯。”沈惊衍应了一声。

时礼好奇的看他:“所以为什么会生气。”

“不知道,不想说,别问我。”沈惊衍拒绝个彻底。

时礼无语片刻:“那你还会继续生气吗?”

“我尽量不。”沈惊衍这会儿还是好说话的。

时礼一听顿时放心了,也不再追问他为什么生气,只是趴在他怀里休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我明天要送雪糕去培训学校,老师说那边更适合学习。”

“你要陪课吗?”沈惊衍问。

时礼想了想:“应该是要的,但平时上班肯定是不会去。”

“也就是要占用休息日了,”沈惊衍不满,“你的休息日应该是我的。”

时礼哭笑不得:“大哥,她一天也就两个小时的课,这你都接受不了?”

沈惊衍想说是接受不了,但想了想自己要有做爸爸的胸襟,于是勉强没有再说话。两个人刚歇一会儿,门外就传来了雪糕叫爸爸妈妈的声音。

“……我不出去,你去哄。”时礼困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沈惊衍看了她一眼,听话的起来去哄孩子了,时礼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偷笑,觉得他莫名其妙生气的事应该是过去了。

然而并没有。

时礼第二天带着雪糕去了培训学校,两个人上完课又去吃了点东西,玩了一天才回家,等到家时就看到沈惊衍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看起来心情很不好。

“老公!我给你带了蛋挞!”时礼也就在他生气的时候才会叫老公了。

沈惊衍幽幽看了她一眼,扭头就回房间了,留下时礼和雪糕面面相觑。

“爸爸生气了,因为我们今天出去玩没带他吗?”雪糕好奇。

时礼沉思片刻:“我觉得不止是这个原因。”

“那还因为什么?”雪糕问。

时礼笑笑:“你就别操心了,赶紧回房间洗澡睡觉。”

她说完看了自己跟沈惊衍的卧房一眼,眼底带上了些许笑意。她回到房间后也没再去哄人,而是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自己该干嘛就干嘛,沈惊衍的表情更不好了。

接下来的几天,沈惊衍都是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六岁的小聪明从起初的担心,慢慢的学会像妈妈一样无视了,于是可怜的老父亲自己生闷气,且有越来越气的趋势。

到了给雪糕申请学校这天,时礼早早就起来了,网上报完名之后就带着雪糕出去了,等沈惊衍在书房处理好工作出来时,家里就只剩下他自己了。

“妈妈,为什么你今天不能陪我?”雪糕撇嘴。

时礼揉揉她的头发:“因为要陪你爸爸。”

“那不能我们两个一起陪吗?我天天和外婆一起,今天就想跟你一起。”雪糕有点委屈。

时礼好笑道:“如果让外婆听到了,外婆会伤心的。”

“那你千万别告诉外婆。”雪糕忙道。

时礼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又承诺了一些好处,雪糕这才开开心心的和她分开。时礼把孩子送走后,扭头便去了别处,而沈惊衍一直在家生闷气,气得连午饭都没吃。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是时礼打来的电话。

沈惊衍沉默片刻,才勉为其难的接起来:“干嘛?”

“出来吗?”时礼问。

沈惊衍绷着脸:“怎么,自己带孩子累了,想找我帮忙?”

“那你来不来?”时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沈惊衍不高兴:“不去。”

“那算了。”时礼说完就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沈惊衍见她做得这么干脆,顿时更生气了,但生气之余又想去找她们母女,纠结片刻后决定先不跟她们一般见识,于是又重新拿起手机,准备问问时礼她们在哪。

没等他的问题发出去,时礼就发来了一条定位,是一家酒店的位置。沈惊衍蹙了蹙眉,本来想打电话问问为什么跑酒店去了,但想了想还是直接去找她了。

车一路疾驰到酒店楼下,将车钥匙交给门童之后,沈惊衍就进去了,一路顺畅的到了顶楼的总统套房。

当他站在门口的时候,突然生出一点微妙的感觉,隐约觉得这是时礼给他准备的惊喜。虽然有了这种感觉,但为了避免自己会失望,他还是板起了脸敲门。

门很快就打开了,来开门的时礼一身红裙,漂亮又可爱。沈惊衍的唇角微微扬起,又很快放了下去,但眉眼却带着笑意:“你叫我来这里干什么?”

“还装,最近难道不就是在为我忘了七周年的事生气吗?”时礼斜了他一眼。

沈惊衍轻哼一声,别开脸不看她,时礼好笑的把他拉进来,他这才看到屋里有鲜花和香槟,显然是提前布置过的。

即便是再想装不高兴,他的唇角也清晰的翘了起来:“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我哪一年都没忘过好不,只是你提前那么久跟我说这事儿,我就暂时没想到,后来隔了几天自己主动想起了,才品明白你为什么生气,”时礼没好气的把他按到座位上,“你说说你,都多大的人了,还是一生气就什么都不说,万一我真忘了,你得多伤心?”

“我才不伤心。”沈惊衍一边嘴硬,一边拍了餐桌和时礼,编辑一条消息发在了朋友圈,配上文字:老婆准备的,辛苦了。

很快下面就出现一溜的羡慕吹捧,沈惊衍虽然不会回复,但心情十分愉悦。

在他玩手机的时候,时礼就看着他,然后越看越想笑。

“你为什么笑?”沈惊衍问。

时礼含笑道:“只是突然觉得,你好像越来越接地气了,现在也有了点普通男人的意思。”结婚七年,撕去偶像剧的外衣,家长里短暴露出来,这个男人虽然多了几分生活气息,却依然可爱迷人。

“我本来就是普通男人。”沈惊衍看了她一眼,主动为她倒了杯酒,“所以今天雪糕同学不会来打扰了是吗?”

“保证不会,今天的我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时礼温柔道,“所以想好要做什么了吗?”

沈惊衍顿了顿:“除了做,我好像什么都想不到。”

“……你思想能不能纯洁一点?”时礼无语。

沈惊衍默默看着她的吊带红裙:“你穿成这样,还想让我纯洁?”

时礼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那我现在就换回白T恤牛仔裤。”

“别,难得这样穿,好看。”沈惊衍拉着椅子,坐到了她身边。

时礼这才满意,拿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我今天还没来得及吃饭呢。”

“好巧,我也没吃。”沈惊衍回答。

时礼扬眉:“为什么?气的了?”

沈惊衍看向她:“你说呢?”

“至于么,小气鬼。”时礼说着,切了块牛排送到他嘴边。

沈惊衍张嘴咬下,吃完之后才缓缓道:“至于,你答应过我的,不会忽视我。”

“那也不能二十四小时一直盯着你啊。”时礼问。

沈惊衍沉默片刻:“我喜欢你一直盯着我。”

“……那行吧,我以后会每天查岗的,你给我等着。”时礼失笑。

沈惊衍欣然同意:“我的荣幸。”

夫妻俩说着话吃完一顿饭,沈惊衍将音响打开,放了一首舒缓的曲子,朝她伸出了手。时礼笑眯眯的将手交给他,两个人抱在一起在房间里晃悠。

“……我们跳的是什么舞啊,乱七八糟的像要睡着了一样。”时礼嘴上嫌弃着,却还是乖乖呆在沈惊衍的怀里没动。

沈惊衍勾起唇角:“我觉得挺好的。”

“你喜欢就行了。”

“我们以后也经常来吧,不要总等到结婚纪念日的时候。”

“嗯,你想来的时候直接告诉我,我们一起。”

“好。”

一曲音乐结束,两个人微微分开了点,沈惊衍看着时礼的眼睛,静了片刻后开口:“我爱你,一直如此。”

“好巧,我也一样。”时礼目光温柔,看着他时像在看自己的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