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1 / 11)

孩子刚出生那会儿,就面临要上户口的事,季听和申屠川才想起来,俩人还没给孩子想好名字。

现想的话有些太敷衍了,季听躺在病房急得直出汗,最后申屠川拍板:“交给我,我会给宝宝取个好名字的。”

季听对他向来放心,听到他这么说了,顿时就不操心了,所以等一个星期后回家时,她才知道闺女名字叫申屠西瓜。

申屠……西瓜……

一个这么牛气轰轰的姓,配上后面那两个字,有种尼古拉斯赵四的感觉,季听要不是还在养身子,真恨不得下床跟申屠川打一架。

对此,申屠川还非常认真的反驳:“本来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星期,她却突然出来了,不就是因为喜欢我们拍西瓜的游戏吗?”

“……你闺女以后一定会恨死你的。”季听无力吐槽。

申屠川悠悠看她一眼:“不会的,我闺女绝对会喜欢这个名字。”

“呵……”

虽然季听不看好,但申屠川还是给闺女用了这个名字,并坚定的认为闺女会喜欢。不喜欢也没关系,他只要每天洗脑,不信治不住这么小的孩子。

于是申屠川开始了每天一吹‘西瓜’这个名字的日子,并且致力于给闺女养得白白胖胖。

闺女也相当争气,越长越漂亮得惊人,加上圆滚滚的身体,每次出门都要引来好多人的围观。西瓜小朋友在相对年轻的两岁时,自信心膨胀到了一定地步,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靓的崽崽,申屠川则认定自己是最会养孩子的爸爸。

对此,季听半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看着如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的父女俩,整天在她面前信心爆棚。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转眼西瓜小朋友三岁了,到了能上幼儿园的年纪。虽然申屠川一直遗憾她跟自己越长越像,却没有季听半点影子,但对这个唯一的女儿,还是相当宠爱的。

临送幼儿园前一个月,申屠川就开始失眠了。

在又一次被翻来覆去的他吵醒后,季听无奈的开了灯,打算跟他谈谈:“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呢?”

“西瓜太肥了,我怕她去了幼儿园会被欺负。”申屠川总算肯说出自己的忧虑了。

季听颇为无语:“……你还知道啊。”这两年她一直致力于控制西瓜的体重,但每次有点成效时,这个当爹的就会心疼到不行,偷偷的投喂零食,结果西瓜越长越胖,现在就是一白白嫩嫩的年画娃娃。

在大人的审美看来,是特别漂亮的,可在幼儿园的小朋友眼里,会不会是嘲笑的对象呢?

“要不我们请家庭教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