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大佬有病17(1 / 1)

岳临泽冷冷的看着她:“还需要解释?”恐怕刚刚把自己关在浴室里,为的就是做这件事吧。

亏她刚才说得那么好听,说什么做好了为他独身的准备,合着是像以前一样都是骗他的,如今连怀孕这种大事都不和他说,还说她要和自己相守一辈子?

岳临泽只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一个傻子,先前有多愧疚,现在就有多愤怒。

“停停停!求求你别再脑补下去了行吗?!”陶语无奈的看着他,知道再不打断他不一定又想到什么鬼地方去了,“我没敢说只是因为知道你太想要小孩,怕万一不是了你会失望,没你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我会失望?”岳临泽梗着脖子问。

陶语瞪他一眼:“都盼了几辈子了,你会不失望?”

“那为什么查出来了没和我说?“岳临泽不信她的话。

陶语无奈:“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结果,还没来得及看呢你就回来了,我就把这堆东西都塞垃圾桶了……你还特意翻了垃圾桶?”

岳临泽的脸别向一边,耳根处微微泛红。他没有翻垃圾桶的兴趣,只是进来浴室平复心情时,看到几张纸巾下盖着一个盒子,上面一个孕字很是打眼,再联系她之前的反常,他就拿出来看了。

结果就看到了她怀孕的事。

陶语也顾不上他是怎么想起翻垃圾桶的了,自顾自的解释道:“我如果知道了结果,肯定会跟你说啊,那不是藏得太急,一时间也没顾上么,说起来我知道的还比你晚个几分钟呢。”

岳临泽看她一眼,目光重新落回试纸上。陶语还在抱怨:“你说说你,咱们都相处几辈子了,怎么一点信任都没有,我撒谎还是说真话,你能看不出来吗?搞得好像我故意隐瞒有孩子的事一样。”

岳临泽抿了抿唇,还是没有和她说话,陶语翻了个白眼,把试纸和盒子一起扔回垃圾桶,岳临泽脸色一变:“为什么扔了?!”

“……不然呢,还留着不成?”陶语表情古怪的看着他,觉得他反应未免太大了点。

岳临泽绷着脸看她一眼出去了,陶语不解的看着他的背影,心想自己又得罪他了?她正要跟出去,岳临泽就拿个密封袋进来了,郑重的把试纸捡回来装好,这才一本正经道:“这是女儿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份证明。”

陶语嘴角抽了抽:“先不说这东西测得准不准,就说孩子性别的事,你怎么就确定是个闺女呢?”

岳临泽愣了一下,随后皱起眉头:“换件衣服,跟我出去。”说完就牵着陶语的手往外走。

陶语不解的看着他:“大半夜的去哪啊?”

“检查。”岳临泽道。

陶语更加无语,想说这个点了医院还开门吗,但是想想他既然让去了,肯定是有办法的,索性也跟着去了。

两个人下楼后管家忙迎上来:“先生、夫人,这么晚了你们去哪?”

“验孕。”岳临泽头也不回道。

管家愣了一下,突然红光满面的追了上来:“我也去我也去!我叫人准备车!”

陶语看到管家激动的跑走,有些无奈的看着牵着她往外走的背影:“最后的结果还不能确定呢,你就不能收敛点啊。”

“为什么?”岳临泽说着突然想起她现在是怀孕状态,忙把脚步放慢了许多。

陶语咬了咬下嘴唇,一路沉默的跟着他出门去了。等两个人坐上车后,岳临泽才发觉她似乎情绪有些不对。

犹豫一下,他还是开口问道:“你怎么了?”

“……嗯?哦,没事。”陶语讪讪一笑。

岳临泽眼底闪过一丝不解:“你不高兴了?”

陶语本想敷衍过去,可看到他紧张的样子,一时间也是无奈:“我没有不高兴,只是……如果……如果不是孩子呢?”试纸的准确度肯定不如医院检查,现在岳临泽就表现出一定会有孩子的样子,她确实有些压力。

而跟自己的压力比起来,她更担心的是岳临泽会失望。

岳临泽闻言顿了一下,想了半天后皱起眉头:“如果不是孩子,那可能是你的胃出了问题,以后你再入口的东西就要小心点,免得身体越来越不好。”

陶语没想到他把话题岔到其他方向了,愣了一下后有些哭笑不得,可听到全是为她着想的话,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她眉头挑了挑,最终还是问了出来:“我说你呢,如果不是孩子怎么办?”

“不是就不是吧,你不要有压力,说起来我们也就那一晚而已,哪那么快就有了。”岳临泽以为她在担心这件事,揉了揉她的手指后宽慰道,“我们还年轻,想要孩子有的是机会,不急于这一时。”

陶语失笑:“那我要是一辈子不能生呢?”

岳临泽嘴角绷紧,半晌道:“那就不要了。”

“这么干脆?”陶语挑眉。

岳临泽忍了许久,最终还是没忍住露出一点笑意:“在认识你之前,我没想过组建家庭,在有了你之后,我就没想过找别人,想要孩子也是因为想要你的,如果你不能生,那我就不要了,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陶语静静的看着他,心尖最柔软的那块被温柔逐渐淹没。这种话她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可每次听都有新的感受,这一次,她和他之间那点隔膜,好像终于消失了。

她掩饰一般低下了头,更加用力的握住他的手,带着点鼻音道:“我好想你啊。”

“想哪个我?”岳临泽眼底带上浅浅的笑。

陶语笑了起来:“每个你。”

岳临泽这才满意,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抚着,直到进了医院,将陶语交给带她去验血的护士后,脸上的紧张才流露出来。

管家看着他坐立不安的样子,不由得道:“先生,您看起来比夫人还要担心,还是放松些吧。”刚才他们聊天的时候他就在副驾驶,先生之前不还很淡定吗,怎么这会儿突然紧张成这个样子。

岳临泽僵硬的应了一声,等陶语出来后却跟换了一个人一样,完全没有之前的紧张样子了:“怎么样?”

“还得一会儿才出结果,我们到旁边等一下吧。”陶语牵住他的手,才发现他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她愣了一下后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拉着他到旁边坐下。

等待的时候谁也没有开口,陶语指尖在岳临泽手心里划来划去,不住的分散他的注意力,岳临泽眼底带笑,紧张感瞬间消失了大半。

两个人玩了会儿,管家急匆匆走过来:“先生,夫人,医生请二位过去。”

陶语应了一声就要起身,结果刚动一下就被岳临泽拉了回来,管家看到岳临泽的表情忙走开了,将空间留给他们两个。

“我本来打算等过两天再给你的,但为了避免你多想,我决定提前给你。”岳临泽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枚胸针,神色紧张的看着她。

陶语看到胸针后愣了一下,接过来后失笑道:“这上面不会有监听器吧?”这枚胸针,正是当初在第一个世界时他送给自己的。

“这是我母亲遗物。”岳临泽认真道。

陶语僵了一下,半晌抱歉道:“对不起,我不该拿这东西开玩笑的。”

“我现在给你,是想告诉你,不管有没有孩子,我对你都不会改变,你知道的,我和你白头到老过,这件事不难对吗?”岳临泽表情冷静,眼睛却红了。

陶语握住胸针,半晌笑了起来:“你说得对,但是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咱们还是去见医生吧,大半夜的劳驾人家,不要让他等太久。”

“……好。”

说着话,陶语挽着岳临泽的胳膊去见医生,总算得到了确切的结果——

她怀孕了。

从医院出来时,两个人还是飘的,倒是管家大半夜的很是高兴,坐上保镖的车后就要去24小时商场,说是要给孩子买些东西,陶语拦不住,只好随他去了。

她和岳临泽坐上车,安静的往家里走,许久之后岳临泽突然道:“孩子叫什么名字?”

“……还不确定性别呢,现在就取名字太早了吧。”陶语好笑道。

岳临泽皱了皱眉:“忘记告诉管家了,叫他买些粉色的东西,小女孩就喜欢那些。”

“……还不确定性别呢。”陶语无奈。

岳临泽看了她一眼:“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就叫她念念吧,虽然那个世界的孩子是我臆想出来的,但我真的很喜欢她。”

“念念也是我的孩子,我怎么会介意,”陶语目光温柔起来,捏了捏他的手心又一次强调,“但是孩子性别还没出呢,这些事都不急。”

岳临泽点了点头,随后又道:“她一定是个姑娘。”

“……你高兴就好。”

三个月后,四维显示是个男娃,岳大佬不相信这个事实,坚定的认为陶语怀的是姑娘。

八个月后,陶语分娩,照顾完老婆后去看孩子,面对娃娃两腿之间的东西,岳大佬的脸黑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篇文算是完结啦,其实番外什么的都包括在这几章里了,happyending~下面要写的几章番外,是几位朋友喜欢的督主番外,不感兴趣的可以不用看啦!

番外设定在结婚五六年之后,小桃某天起床后,发现大佬突然被早该消失的督主副人格占据了身体,而占了身体的督主突然发现自己不仅有老婆孩子、还有鸡儿的故事,篇幅很短,没几章,全程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