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督主番外1(1 / 1)

自从儿子小非出生后,陶语就觉得时间变得不够用起来,虽然岳临泽承担起更多的养育责任,她也总是匆匆忙忙的,不过这种情况总算在她回国开了心理咨询室后减轻了些。

因为有前面几个世界的经验,加上岳临泽的保驾护航,这一次她几乎没有走弯路,很快就让工作室走上了正轨,她终于有时间好好陪陪老公孩子了。

而这个时候,小非已经四岁了。

说起小非的名字,陶语也有些哭笑不得,这孩子大名叫岳赠雨,陶语嫌不够亲切,就想再给取个小名,结果岳临泽拍板了小非这个名字,据他自己说是因为这孩子是非他心中所想的小姑娘。

从名字上可以看出岳临泽对孩子的性别很是失望,好在小非遗传了陶语鸡贼又可爱的性子,加上一双眼睛又圆又亮,没出满月就漂亮得不像话了,岳临泽很快就真香定律了。

陶语在家咸鱼的第二天,岳临泽睁开眼睛看到她还在,不由得挑眉道:“你说实话,是不是工作室要破产了?”

陶语还没睁开眼睛,闻言笑笑抱住他的脖子,嘟囔一句:“我工作室好得很,你就别操心了。”

“那为什么没去上班?”岳临泽捏了捏她的腰,不由得皱起眉头,明明每天都细心喂养,怎么就不见胖?

陶语哼哼一声:“我以后会尽可能减少工作量,好好陪你和小非。”

“这么乖?”岳临泽勾起唇角。

陶语已经醒个差不多了,闻言微微睁开眼睛,对准他的下颌咬了一口:“不想我这么乖?”

“怎么会,我巴不得你整天陪着我们。”岳临泽笑着把她压在身下,轻咬她的嘴唇吻了上去,等折腾结束,已经快到中午了。

陶语看了眼时间急忙催岳临泽起床,岳临泽不满的把她按在怀里:“再躺一会儿。”

“别躺了,咱们去接小非放学吧,”陶语从他怀里挣扎出来,套了他的衬衣跑去衣帽间了,换衣服的时候声音还断断续续从衣帽间里传出来,“小非前段时间一直说别人的妈妈都会去接小朋友放学,我不想让他羡慕别人,就答应他今天会去接他。”

岳临泽从床上坐起来,闻言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我怎么记得,他的同学可没有几个是家长接送的,一般不都是司机在做这件事吗?”

之前陶语想让小非做个普通孩子,所以送去了一般的幼儿园,结果半年内两次差点被绑走,这才送到贵族学校。小非现在的学校,可没几个会像正常家庭一样生活的。

陶语刚换上连衣裙,闻言愣了一下后探出脑袋:“你的意思是,我被那小子给骗了?”

“我可没说。”岳临泽耸耸肩,接过她递过来的衣服,换好之后才发现和陶语的裙子颜色很相似,应该是她特意配的。这个认知让他的心情更好了些。

陶语瞪了岳临泽一眼:“都是你,把孩子教得这么贼。”

“你确定这是我教的?”岳临泽无辜的摸摸鼻子。

陶语嫌弃的看他一眼:“动作快点,我都答应了,总不好再反悔吧?”

岳临泽笑笑没有说话,加快速度换好衣服,等他们收拾妥当到了幼儿园门口时,里面刚传来放学的铃声。

陶语看了眼周围一水的豪车,啧啧两声道:“亲爱的你是不是该换车了,咱这车看着也太没排面了。”

“是谁说要培养孩子艰苦朴素作风的?”岳临泽闲闲的问。

陶语噎了一下,斜他一眼正要说话,已经有人走到车前殷勤的朝车里打招呼了,岳临泽眉头皱了皱,让司机去处理这件事,自己下车后给她开车门,挑眉道:“再说有我在,排面难道还不够吗?”

陶语好笑的看他一眼,察觉到四周的目光若有若无的落在岳临泽身上后,忙下车牵着他的手往学校走。她这些年每天都在深刻的认识岳大佬的有多了不起,也知道该拒绝的时候还是要拒绝才对,不然那些人缠上来可就麻烦了。

两个人手牵着手一起往学校走,快到班门口时陶语突然停了下来,岳临泽立刻发现了她的不对:“你怎么了?”

“……我,想去洗手间。”陶语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岳临泽失笑,看到她的脸渐渐泛红后解围:“小非班级旁边有,你自己去吧,我去班里和小非一起等你。”

“好。”陶语点了点头。

她正要转身,岳临泽就问:“警棍带了吗?”

“带了,放心吧。”陶语无奈的拍了拍自己的包,他真是警惕过头,每当自己单独去做点什么时都不放心,最近干脆给她弄来军中才会有的小型警棍,杀伤力相当的强。

岳临泽这才放心,目送她离开后独自往小非班里走,走了几步后脑子突然一痛,这痛苦来得尖锐消失得迅速,他刚晃了下神就消失了。

岳临泽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最近他总有这种疼痛感,之前一直没放在心上,看来是时候找个时间去检查一下了。

“岳先生?”一个柔弱的声音惊喜的响起。

岳临泽回头一看,是小非的班主任,一个刚大学毕业不久的女孩。

他微微颔首,班主任立刻走了过来,眼睛泛光的看着他:“您、您今天怎么有空来学校了?”

“我来接小非回家。”岳临泽淡淡道,陶语不在,他就又成了对事对人都十分冷淡的岳先生了。

班主任忙道:“小非等很久了,您快跟我来。”她说着就殷勤的去拉岳临泽的袖子,岳临泽却看也不看她的转身走了,留下她一脸尴尬的笑。

班里的孩子已经走个差不多了,只有几个小孩还在玩积木,任由旁边的司机保姆如何劝说都不肯走。小非正专注的画画,旁边一个小孩子凑了过来:“岳赠雨,你不是说你妈妈会来接你吗?为什么她还没来,你是骗人的吧?”

“我才懒得骗你,她肯定会来的。”小非扫了小孩一眼,小小年纪竟然透着一股威压,和岳临泽周身的气度很是相像,小孩被他看得立刻不敢说话了。

这一幕落在岳临泽眼中,岳临泽挑眉道:“你倒是厉害啊。”

小非听到岳临泽的声音忙抬头,看到他身后没有人后立刻失望了,岳临泽失笑:“你这是什么表情。”

“妈妈呢?”小非撅起嘴。

跟在后面的班主任忙道:“妈妈可能太忙了,爸爸来接你也很好呀,老师妈妈也可以陪你玩不是吗?”她说完瞟了岳临泽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有些失望。

他们这些职工为了和小孩子亲近,时常以什么什么妈妈自称,本以为自己在这个时候说这句话,会让岳临泽有什么不一样的悸动,没想到他却没什么反应。

小非闻言没什么表情,看了班主任一眼后就没说话了。

岳临泽进来帮他把书包装好,斜睨他道:“我来接还不够?”

“我不喜欢,你以后还是别来了。”小非鼓起脸颊。

陶语进门就听到这句话,立刻笑着问道:“为什么啊,爸爸怎么得罪你了?”

小非一愣,看到是陶语后立刻笑了起来,刚刚还沉着的小脸此刻像花一样,忽视旁边的班主任直接飞到了陶语怀中,嗲里嗲气道:“妈妈,你怎么才来呀。”

岳临泽捏了一把他的脸,不顾他的抗议把他抱回自己怀里:“行了啊,你这么圆,不怕累着妈妈?”

“我才不圆!”四岁的小非长得极其漂亮,就是这身材太肉滚滚了些,还最不乐意听到别人说他胖,一听到岳临泽这么说,当即愤怒的抗议,倒是没有再说让陶语抱的话了。

陶语无奈的看着斗嘴的爷俩,和班主任打了声招呼后推着他们走了,班主任站在后面看着幸福的一家三口发呆,许久都没回过神来。

等打打闹闹到了车上,小非突然想起自己画笔没拿,陶语只好又折回去给他拿。等陶语一走,小非立刻道:“爸爸,我不喜欢班主任。”

“是吗?”岳临泽不置可否。

小非有些着急:“她老是问你,她是不是想当我后妈?”

岳临泽嗤了一声,眼底闪过一丝不屑:“她也配?”

“反正我不喜欢她,我要转学。”小非撇嘴。

岳临泽扫他一眼,随后垂眸道:“放心,要走也不该你走。”虽然苍蝇不能把他怎么样,但影响了心情总归也是不好的。

“真的?”小非眼睛一亮。

岳临泽轻笑一声:“爸爸有骗过你吗?”他说完,脑子里再次出现一阵猛烈的疼痛,他双手猛地握紧。

小非看出他的不对,疑惑的问:“爸爸,你生病了吗?”

“……我没事。”岳临泽沉声道,正要安慰他几句,更剧烈的疼痛却猛然出现,接着眼前一黑,整个人倒了下去。

在失去意识前,他在黑暗中仿佛看到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对方满身是血,整个人都奄奄一息,眼底却透着强烈的不甘和求生欲,他只和对方对视一眼,便彻底陷入昏迷。

“爸爸!”

小非哇了一声哭了出来,陶语跑回来后,就看到岳临泽闭上眼睛沉睡的模样,她心里咯噔一声,冲上车抱着岳临泽,一辆车朝着医院飞一般开去。

作者有话要说:督主要粗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