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章节(1 / 1)

想让我帮?”

“什么叫我想不想,我刚才不想你不也帮忙了吗?”沈执欢不满,“这个时候你只需要告诉我,会帮我就好了,难道我生完孩子,你就不这么疼我了?”

程昭浅笑一声,俯身凑到她耳边低声道:“我就是怕我会太疼你。”

他灼热的呼吸抚上她的耳朵,沈执欢半边身子都麻了,愣了一下之后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原本就红的脸顿时更红了:“你!你!我不是那个意思!”

“可我是啊,”程昭从背后抱住她,将手放在她的肚子上,声音有些发闷,“赶紧把孩子生下来吧,我真的不想再受这种折磨了。”

沈执欢小心的侧目看他一眼,半晌轻轻笑了起来,学着他压低了声音道:“等我坐完月子,我好好补偿你。”

程昭目光幽深:“我已经忍了好几个月了,你最好现在别撩拨我。”

沈执欢一听哪还敢乱说话,立刻把嘴闭上了,程昭轻笑一声,帮她把头发彻底吹干,这才扶她去休息。

预产期一天一天的近了,全家人都开始紧张起来,与此同时彦槿抓住了陆成的一处破绽,犹如找到一件毛衣上的线头,轻轻一扯就开始扯出无数的线,当沈执欢开始住院待产时,陆成被抓了。

“真的啊,怎么被抓的?”沈执欢好奇。

程昭给她削苹果:“他买凶都买到国外去了,还不处处有破绽?这回他进去了,就别想再出来。”

“啧,活该。”沈执欢心情舒畅,接过苹果咔嚓咬了一口。

程昭温柔的看着她:“我说过,会帮你扫清所有障碍。”

沈执欢顿了一下,古怪的看向他:“这是人家彦槿查的吧,跟你有什么关系?”

程昭:“……”

正在旁边坐着的彦槿没忍住笑了一声,立刻收到了程昭的眼刀,他举手做投降状:“我不跟你们说,还有事,先走了。”

“路上小心,等我好了请你吃饭。”沈执欢笑眯眯道。

彦槿好笑的看一眼她:“你还是好好养着吧。”

沈执欢啧了一声,等他走了之后道:“给我倒杯水,我渴了。”

“让彦槿给你倒啊。”程昭幽幽开口。

沈执欢:“……”小心眼。

两个人吵吵闹闹了半天,最后以沈执欢嚷嚷着肚子疼为结束。陆成一被抓,横在众人心上的阴影便挪开了,沈执欢总算不用每天都担心谁对自己下手了,安心等待预产期的到来。

这段时间程昭请了假,一直陪在她身边,沈执欢就看着他越来越憔悴,不由得问:“你怎么比上班的时候还累?”

“上班的时候也没操这么多心。”程昭疲惫的看她一眼。

沈执欢失笑:“我在医院,要生随时就生了,你担心什么啊。”

程昭不语,他心里也明白现在医学很发达,不会有什么事,可就是忍不住担心,已经到了精神上快要撑不住的地步。沈执欢见他这副样子,只能逼着他多休息,自己则是经常一个人四处溜达,想趁生产前多活动活动。

自从陆成被抓,她的活动范围就大了许多,家人看管她也没有那么严格了,所以她还算自在。

又是一天吃完饭,程昭接完电话皱起了眉头,沈执欢好奇的问:“怎么了?”

“陆成要约我见面,说是有话跟我说,希望能换一份我的谅解书。”程昭不悦道。

沈执欢一听啧了一声:“这人还真是不死心。”

“我去看看。”程昭说完就站了起来。

沈执欢惊讶:“你还真听他的啊。”

“他手里如果没有筹码,不会费尽周折想见我,我很快就回来。”程昭说完在她额上印下一吻,接着便出门了。

沈执欢撇了撇嘴,睡了一觉后在楼道里锻炼身体,突然一个小□□岁的小女孩走了过来,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姐姐,你能帮我找找我的头绳吗,我的头绳不见了。”

沈执欢也是要做母亲的人了,一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立刻爱心泛滥,当即跟着她过去了。她们一同去的是安全通道,此刻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沈执欢进去低头帮忙找头绳,有些好奇的问:“宝宝,你爸妈呢?怎么让你一个人在这里玩啊。”

问完半天没有等到回答,她一回头小姑娘已经不见了,倒是另一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自带监控的探监室内,程昭和陆成面对面坐着,只失去几天自由,陆成已经看起来老了很多,和陆建有些相像了。

“你有什么证据表明,秦怡没有死?”程昭冷声问。

陆成嗤笑一声:“陆建一直派人盯着我,我也一样,他要做什么,我心里很清楚,所以提前把秦怡换了,否则今天也不能坐着这里跟你谈条件不是?”

“所以呢,你觉得一个秦怡,能威胁我?”程昭目光淡漠。

陆成勾起唇角:“阴沟里的臭老鼠最脏,身上总是携带致命的病毒,你觉得可以不放在眼里,可当她在阴暗处咬你一口,你就可能轻易死在她手上。”

他说完顿了一下,“你可以不怕她,但你老婆孩子也不怕吗?”

“除了谅解书,你还要什么?”程昭淡淡问。

陆成眼神立刻变得阴沉:“我要从这里出去。”

“不可能。”

“那你就等着吧,”陆成笑了一声,“忘了告诉你了,我虽然关起来了,但在外面还是有一些朋友的,帮秦怡去个医院之类的地方,还是很容易的……”

他话没说完,程昭就一拳砸在了他脸上,动静引来警官注意,陆成知道自己要被带走了,立刻加快了语速:“现在!只要你答应帮我,我立刻把和她联络的人的手机号给你,一切都还来得及,程昭!程昭!”

程昭已经扭头就走了,直接给沈执欢打了电话,手机刚响两声就接通了,他立刻问:“执欢?”

“……嗯。”

程昭松了口气:“现在躲进病房锁上门,我让保镖守着你,在我回去之前,不要跟任何人说话知道吗?我先把你安排好,就跟陆成要手机号,你一定……”

“程昭。”沈执欢轻声打断他。

程昭听到她声音颤抖了,瞬间没了声响。

“我爱你。”沈执欢轻笑。

程昭沉默半晌,一双手颤抖着将通讯页面缩小,然后跟保镖打字联系,同时声音稳定:“你怎么突然说这个了?在哪呢?”

“我在医院安全通道……”

话没说完,电话突然挂断,程昭愣了一下跑去开车,疯了一样朝医院冲去。路上再给沈执欢打电话时,已经打不通了。

医院里,沈执欢紧紧盯着眼前的女人,旁边地上是刚被摔碎的手机:“秦怡,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还活着,但我觉得事情不一定非要做到这种地步。”

“什么地步呀?你抢了我心爱的男人,夺走了我的工作,还想杀了我,现在跟我说没必要走到这种地步?”秦怡脸上露出病态的笑。

沈执欢深吸一口气,试图跟她讲道理:“我每一次都是反击,而不是主动害你不是吗?但凡你别动我,我又怎么会对你做什么呢?”

秦怡脸上的笑淡了下来,眼神变得恐怖:“对啊,都是我先开始的,程昭也是我先爱上的,凭什么要让给你。”

“那我还给你!”沈执欢现在只想安抚她拖时间,因为她知道程昭一定会想办法帮她。

秦怡轻笑一声:“等程昭呢?”

沈执欢心里一惊。

“你觉得我会给你时间等吗?”秦怡步步逼近。

沈执欢慢慢往后退,退到楼梯处时停了下来,接着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然后看到秦怡一愣,她一咬牙冲了过去,然而秦怡很快反应过来,且身手要比她这个孕妇快,直接把她往楼下推。

沈执欢惊呼一声没有站稳,从楼梯上直接滚了下去,一瞬间剧烈的疼痛在身上蔓延,当她滚落在地上时,眼前已经阵阵发黑,虽然隐约能听到有人来的声音,可一片潮湿告诉她,她或许要回现实世界了。

第102章

剧烈的疼痛之后,沈执欢的意识有一瞬间的断裂,等回过神时,发现自己再一次来到了现实世界的病房里。

这一次的病房中没有医护人员,只有一具身体安静的躺在床上。她能感觉到身体对她的呼唤,告诉她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只要回到身体里,就不用再整日担心生命安全,不用再面对各种奇葩的苦难,只需要再靠近一点……

她怔怔的往前走,与身体离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朝身体伸出手指,想要触摸一下许久未见的现实,然而指尖在快要碰到时突然停了下来。

……不行,她不能这么做!她的程昭,她的宝宝,都还在另一个世界,她不能回到身体里!

刚冒出这个想法,病房里的仪器突然发出尖锐的响声,她心口一疼,接着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掐住了她的脖子,让她不断窒息。她痛苦的跪在了地上,双手挣扎着抓住被单,内心想要回到身体里的冲动愈发强烈。

然而程昭和宝宝时刻挂着她的心,哪怕自己不受控制的在往前走,她还是揪住被单努力对抗这种本能。病房里突然冲进来许多医生护士,他们从她身上穿过去抢救身体,沈执欢甚至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她虚弱的看着病床上安静的自己,眼角不知何时湿润了:“拜托,求你……我想和他们在一起……”

话没说完,耳边突然传来一声长长的“嘀――”声,接着她浑身一轻,挣脱了所有束缚。

她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因为身上突然传来的剧烈疼痛惨叫一声,双手再一次死死抓住被子。

“病人苏醒了!”

“补充麻醉!”

耳边一片吵闹声,她起初疼得整个人都要死了一般,但很快就再次失去了意识。

等醒来的时候,她睁开眼睛便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迷茫的看了很久后突然一惊,接着就要挣扎着起来,却发现自己完全不能动。

“怎么了?”旁边冲过来一个人,死死抓住她的手。

沈执欢怔愣的看着他,半晌才认出是程昭的脸,可又不敢相信:“是你吗?”

“是我,是我……”程昭眼眶发红,头发微乱,衬衣也皱巴巴的,看起来憔悴又恐惧。

沈执欢定定的看着他,许久之后轻轻闭上眼睛,一滴眼泪从眼角滑了下来:“真好……”

能在程昭身边苏醒真好。

她只醒了短短一瞬,便又一次沉沉睡去,程昭坐在旁边一动不动的看着她,任谁来都劝不动,只能由他去了。

沈执欢一直睡到深夜才醒,而且是麻醉消解后生生疼醒了。她痛苦的轻哼一声,还没睁开眼睛就听到程昭道:“我在,我在。”

她勉强睁开眼睛,定定的看着程昭许久后,才面色发白的开口:“我好疼……”

“有镇痛泵,我叫护士来帮你打,乖,再忍一下。”程昭说着,眼圈再次红了起来,恨不得自己替她承受所有痛苦。

沈执欢勉强抽了一口气,发现连这样都是疼的后,瞬间不敢大幅度呼吸了,她茫然的看着程昭,脑子有短暂的断片:“秦怡呢?”

“报警抓走了,不出意外,她这辈子都别想再出来。”程昭提到秦怡,眼底闪过一丝恨意。

沈执欢讷讷的应了一声,随后想到什么,低头朝下看,结果看到自己的大肚子消失了,顿时惊慌起来:“我、我的宝宝呢,我的宝宝……”

“宝宝很健康,是个男孩子,”程昭忙安抚她,“你现在需要休息,爸妈他们在看着,等你恢复了,我们再去看。”

沈执欢这才松一口气,躺在床上老实了。两个人看着对方,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不知这样对视了多久,沈执欢才小小声道:“我刚才差点回不来了。”

“别胡说,你一定会没事的。”程昭话是这么说,声音却颤抖起来。

在他及时赶回来之前,保镖就已经跟他联系了,说在楼梯间找到了她和秦怡,那个时候的她在下一层的地上躺着,似乎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只听到保镖简单的描述,他就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赶来医院的每一分钟,他都在恐惧沈执欢会不会离开自己,他太害怕失去她,怕再也见不到她,他甚至做好了跟她一起离开的准备。好在老天还算怜悯他,把她还给了自己。

沈执欢的手被他握着,清晰的感觉到他的颤抖,她顿了一下道:“我说的不回来,不是我死了……”

“不管是什么,都不要提那个词。”程昭突然打断她。

沈执欢愣了一下,失笑:“好,我不提。”然而沉默没有三分钟,她就忍不住多说一句,“可是我真的好厉害,我放弃了那个世界的生命才回来的,以后可能要一辈子留在这里了。”

“一辈子?”程昭抬头看向她。

沈执欢点了点头:“一辈子,我以后,就再也没有退路了。”

程昭定定的看了她很久,起身在她唇角印下一个吻:“不需要退路,我不会让你有想到退路那一天的。”

沈执欢眨了一下眼睛,轻轻笑了起来。

一觉醒来孩子都生完了这种事特别没有真实感,以至于沈执欢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几次都忘了孩子这件事,直到三五天之后,程昭觉得她体力稍微恢复了,才把宝宝送到她眼前。

小男孩已经出生几天了,被羊水泡过的皮肤已经变得光滑,小脸蛋很q弹,像个奶白的小布丁,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完美继承了她和程昭的优点。

沈执欢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心都要化了,原本以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男人会是程昭,现在一看,她的想法稍稍有点改变。

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程昭之后,程昭沉默许久,做了一个决定:“我要把他送福利院。”

沈执欢:“?”

“你的心里,只能我最重要。”程昭面无表情的开口。

沈执欢:“……你幼不幼稚啊。”

程昭轻哼一声,从这天起就开始跟宝宝争风吃醋,沈执欢本以为过段时间会好点,谁知道等她出了月子,他就更夸张了。

要说他对宝宝不好,那倒也不是,喂奶换尿布都是他亲自来的,只是每当她和宝宝在一起太长时间时,他就忍不住过来插一脚。一开始沈执欢还惯着他,慢慢的就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了。

宝宝又一次被送走了,她无奈的开口:“让我再玩一会儿啊。”

“不行,你该睡觉了。”程昭道。

沈执欢斜他一眼:“我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