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世界4(1 / 1)

季明崇跟阮素并不算熟,毕竟也就见过几次面,他不擅长跟这么大的女孩子聊天,阮素也不擅长跟他这样的年轻男人聊天,于是一路几乎都在沉默。季明崇打开了车载收音机,想要让气氛轻松一点,起码不能让她拘束。

等快到阮素家时,收音机的一男一女两个主持人正在聊最近的高考。

每年的六月份,全国很多人都在关注高考,高考之后又关注成绩。

季明崇这才想起去年回来时,阮素还在念高三,那么她现在应该高考结束了,他便问道:“高考成绩出来了吗?”

这话问出口后,他就有些后悔了。

因为他跟阮素实在不熟,要是她没考好,他这样问,会不会令她很厌恶?

阮素在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这一路都在沉默着,她在脑子里搜刮着话题,可无奈,她跟他没有共同的生活圈子,聊彼此的父母……似乎也没熟到这种程度,别看他们只相差三岁多,可因为他那仿佛开了挂的人生经历,总让她觉得,他好像是长辈……他们根本不像同龄人,她也不敢把他当成同龄人看待。

现在他主动提起高考的事,她不想让气氛冷场,赶忙回道:“出来了。”

六月份高考的,现在都七月份了,录取通知书她马上也会收到了。

不等季明崇问她考得怎么样,她主动说道:“考得不算太好,不过也没发挥失常,应该能上h大。”

h大是本市一所重点大学,总的来说,还算不错。

季明崇点头,“挺好的。”

阮素微窘,从学神口中听到这话……还真是给她一种客套的感觉。

季明崇又说:“还以为你会去国外念大学,或者去外地。”

阮素侧过头疑惑的看着他,“为什么?”

季明崇失笑,“我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过来的,当时朋友们要么是去国外,要么是去外地,都想离父母远一点,怕了管束。”

阮素的眼里闪过失落,季明崇正在专注开车,并没有察觉到。

对于阮素来说,她只想离父母近一点,再近一点。小时候可能还不太懂事,这几年也都什么都明白了,她妈之前得了绝症,医生也判断存活期十年左右,她以前听父母说过悄悄话,那时候爸爸说是十二年左右。

今年她十八岁了,已经过去八年了,一开始以为十二年很长很长,却也只是弹指一挥间罢了。

父母在她面前也并没有避讳这件事,爸爸也跟她说过,生死是人生常态,在亲人还在身边时,好好珍惜,不辜负余下的时光就可以了,妈妈也说,死亡不是终点,以后她不在了,也会以另一种方式陪伴在她身边。

“是吗?”阮素笑了笑,“可能我这个人比较念家,而且这里都呆习惯了。”

乖巧这两个字钻进了季明崇的脑中。

他也见过跟阮素一样大的女孩子,很少有令他有这种感觉的。

一时之间,他不由得想:难怪他家里人都这么喜欢她。

就算不太熟,他也得承认,应该很少有人会不喜欢这样乖这么懂事的人。

-

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周桉跟沈琳就准备旅行的事了。

周桉不管多么忙,每年总会空出时间来陪沈琳去看看之前没看过的世界,当然也会带上阮素,今年阮素就不想当电灯泡了,以前是没办法,她还没成年,放她一个人在家,夫妻俩都不会放心,现在不一样了,阮素的态度十分坚决:“我都十八岁了,就算一个人在家也可以照顾好自己的,你们去玩吧,我都累了就想在家呆着。”

沈琳面带笑容的调侃,“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孩子越大就越不爱跟父母呆着了。”

周桉也感慨,“明明以前是小跟屁虫的,不管去哪里,你都要跟着。”

“是是是,反正我说什么都不会在你们的二人世界当浴霸了。”

虽然阮素十八岁成年了,但在周桉跟沈琳看来,女儿还是个宝宝,还是个孩子,放她一个人在家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但也知道,女儿是真的不想出去旅行,于是退而求其次,将阮素拜托给了季父季母,季母求之不得,她正好无聊,将客房收拾好了,就等着阮素过来了。

阮素拗不过父母,再加上她之前也在季家住过一段时间,对那边也熟悉,只好同意了。

季家别墅很大,有主楼副楼,还有一个花园跟游泳池。

季明远有未婚妻,离婚期也没多长时间了,既要忙着准备婚礼的事,又要为了能腾出结婚度蜜月的时间加班加点的工作,为了方便,索性就住在了季家旗下的酒店套房里。他现在回来住的次数并不是很多。

至于季明崇,他之前都在国外,就算回国后,也是忙着跟朋友聚会或者推进项目,一个星期里,季母都看不到他一两回。

阮素的到来,让季父季母都很高兴,唯一不完美的是,她只会在这里住十天半个月。

季父偷偷地联系周桉:【其实你们可以在外面多玩一段时间的。】

周桉微微一笑回了消息:【不必,按原计划回。】

阮素很贴心也很懂事,有她的陪伴,季母的生活都丰富了很多。只是季母处于这样的地位,平常里也少不了应酬,这天,季父要开会,晚上会晚点回,季母也推不掉跟其他夫人的饭局,她是想带着阮素过去的,但阮素不愿意,用她的话说就是“一群珠光宝气的夫人,中间有个刚成年的学生,她都不好意思大口吃饭”……

季母想一想也是,素素还小,她们都是人均年龄过五十的人了,带素素一起去,素素肯定会觉得无聊,而且她们这些夫人的聊天内容她也不想让素素听太多,毕竟还小。

于是,阮素就呆在季家,她喜欢在家里看电视或者跟朋友聊天。

这么热的天,在家里吹冷气不香吗?

出门的话,又要换衣服太麻烦了。

正在阮素坐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时,听到车库传来声音,她以为是季父回来了,哪知道几分钟后,进来的人是季明崇。

季明崇也没想到会在家里看到阮素。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会儿后,阮素这才想起来,她在这里住了三四天了,这还是才看到季明崇,再想起季母抱怨两个儿子都是三天两头不着家时,就猜到季明崇还不知道她过来住这件事,便道:“我爸妈出去旅行了,让我在这里住几天。”

季明崇这才明白过来,点了下头,“还习惯吗?”

阮素说:“其实……我在你家住了好几回了。”

只是每一回,季明崇都不在家罢辽,搞不好现在她比他还熟悉这个家。

季明崇:“……行,住得习惯就好,怎么你一个人在家?”

阮素回道:“叔叔去开发区开会了,阿姨去外面吃饭了。”

“这样啊。”季明崇放下手中的车钥匙。

管家也走了进来,问道:“吃饭了吗?”

季明崇看向管家,等待着下文。

管家说:“厨房阿姨家里有点事,下班后就出去了。”

管家在季家做了十几年了,也算是看着季明崇长大的,季明崇也把管家当成长辈来看待,管家搓搓手,笑道:“你要是没吃饭,我今天就下厨给你露一手。”

季明崇想了想,说道:“我吃过了。”

就算没吃过,也要说自己吃过了。

以前管家露过一手,他还是有心理阴影的。

管家面露遗憾,“吃过了呀。”

季明崇面不改色的点头,“对,吃过了。”

管家遗憾的往外走去。

阮素却注意到了这两人刚才的谈话,等管家出门后,她才轻声问道:“我正准备煮点面条,冰箱里有杨阿姨做的卤牛肉,你要不要吃一碗?”

季明崇看向她,心里想的是“不要”,嘴上却脱口而出,“好。”

阮素抿唇一笑,露出一对梨涡。

季明崇刚准备说的“算了,还不用了,我马上就出去的”也咽了回去。

做人不要反复无常,刚都答应了她,说了“好”,又改变主意的话,是不合适也不恰当的,他这样想。

如果说周桉对阮素几乎是无条件无底线的宠溺,是慈父,那么沈琳则是严母,周桉也是这几年才发家的,过去他们家也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庭,很多小事沈琳也会让阮素学着去做,作为母亲,她最希望的是,有一天她走了,丈夫也走了,那一天女儿也有独立生活的能力跟决心。

阮素很多事情都会做,煮面条自然也不在话下。

将青菜洗得干干净净的,还煎了漂亮的荷包蛋,等季明崇再从楼上下来时,摆在饭桌他面前的是一碗看起来就很不错的面条。

这碗面内容很丰富,有切成片的卤牛肉,有煎荷包蛋,还有青菜。

季明崇的是大碗大份的,阮素本来就不饿,只吃了一小碗,他上一顿是中午吃的,现在都晚上七点多了,这一碗面条他吃得一干二净,连汤都喝了,可见是真的饿了。

他平日里也吃惯了山珍海味,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饿了,大概是这碗面并不是出于专业的厨师之手,所以他评价的标准温柔也许多,竟然也觉得这一碗普通的面条味道实在是不错。

他的本意是回来拿点东西,再顺便吃个晚饭,吃完就擦擦嘴巴准备走人。

哪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他竟然留在家里过夜了。

很多时候,对于生活中的小事他都没那么在意,大哥也不止一次跟他说过,让他速度慢下来,多看看生活中的美好。

他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总感觉有什么味道是熟悉的。

在房间里跟个狗一样嗅了半天,终于闻到这味道是来自于他身上,也终于想起来在哪里闻过。

之前他送阮素回家时,车上就是这味道。

怎么回事,他一般对这种事情是懒得多花一点心思的,竟然又一次回到卧室,在架子上找到了那瓶沐浴露。

他已经忘记了之前家里浴室的沐浴露是什么牌子的,但他知道,之前的肯定不是这一瓶。

……

他也不知道,季母为了让阮素在家里住得舒服一点,问清楚了阮素的喜好,让家里阿姨出去采购生活用品时,买的也都是阮素平日里用习惯了的,阿姨换沐浴露时,也就顺便将季明崇浴室里的也都换了。

晚上,季明崇躺在床上,嗅着这股味道入睡。

接下来的几天里,季明崇偶尔会回来吃饭。

这天中午,他想起自己也没什么事,正好也在家附近,便开车回来了,刚走进院子里,便听到了有人在唱歌,他不自觉地放轻了脚步,季家院子很大,有几棵树高大耸立,盛夏时在树下乘凉最是舒服不过。

阮素最近对吉他比较感兴趣,偶尔也会练一练。

季母便拉着她在树下坐着,一边乘凉一边喝茶吃着点心,很惬意。

阮素抱着吉他给季母弹唱,为她解闷,季母很喜欢邓丽君的歌,前两天就点了,这两天阮素在网上找了吉他谱,才学会就迫不及待地向季母表现一番了。

树下少女正在弹唱着一首曲调俏皮轻快的老歌。

阳光穿过大树,树影斑驳。

季母听着也打着拍子。

阮素穿着简单的连衣裙,一头柔顺的长发随着她倾身的动作微微散开,她脸上还带着欣然的笑容。她白皙修长的手指正在拨动着琴弦,这首歌季明崇也是听过的,不过那是很小的时候了。

他离那片树荫,那一阵旋律有些距离。

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就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