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1 / 1)

苏依依摊位所在的位置, 以前是学校的自行车停靠处,和校门隔了两百米,看管起来不太方便, 后来便在校内另设了自行车棚。

现在这个便改掉,划进了路边小摊的范围。

所以原本直直通往学校大门的马路牙子,到苏依依这摊位时,便凹了一块长方形进去。

苏依依将摊位往外一摆, 身后空地立刻隔出空间, 恰好能放吃粉的桌椅。

摊位空间,比起之前在小吃街的还大些。

朋友下了自行车支好时,刚才还嫌弃脸说一般般的友人,正背着自己坐在小凳子上,唏哩呼噜嗦粉。

那好吃到忍不住左右摇摆的模样,让朋友看得又好气又好笑,刚挽了袖子打算从后面去卡他脖子,下一秒便被飘过来的香味吸引, 动作一顿。

下一秒走到友人身边坐下, 扭头冲苏依依喊, “老板,给我也来一碗粉。”

“好, 要什么味的?”他手往身边朋友一指说,“和他一样!”

“知道了, 红烧牛肉粉。”苏依依点头。

她才说完, 赵芳草那边已拿起一竹篓勺,将它夹放在煮粉的大铝锅边。

里面的水正咕噜噜滚着, 每一会儿粉便好了,从竹篓勺里倒进海碗, 舀一勺红油飘香的红烧牛头汤,一碗好吃的粉便新鲜出炉。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那人提前将筷子拿在手上,一脸迫不及待。

等苏文端着粉走来时,他还主动伸手接了过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等第一口粉入口,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朋友从自己来,到现在一直没开口说话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一时间两人坐在一起头也不抬,只剩唏呼唏呼的嗦粉声。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之后马路上便出现了奇异的一幕,原本三三两两说笑着骑车上班的大家,总是在经过学校早餐摊时齐齐一顿。

然后深吸一口气后,不约而同的一转笼头,拐进学校早餐摊里去了。

其他摊贩目瞪口呆,头顺着视线从左往右,再快速转回来,继续之前的动作。

卖烤红薯的中年人,更是傻眼到整个人呆在那儿。

直到手不自觉用力,把一颗烤红薯不小心捏烂,被余温烫着才终于回神。

“嘶”了一声后,咬着手指站在那儿继续呆呆的看着不断从自己面前经过的客流量。

……不是他没见过世面,但这一幕他是真没见过。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邹强老远就看见学校早摊那边和往常不同,不过快到店门口了也没多想,收回视线后就打算想往常一样,从店前经过,然后从一旁的小巷子绕到后门进去。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嘎吱”一声,邹强就捏了刹车,坐在自行车上,脚尖点地皱眉看着店里。

往常这时候,店里至少已经坐满一半,结果现在才两、三个人!

刚好伙计喻子正给客人端面,刚说完“慢用”,一抬头就看见邹强在店外冲自己招手。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怎么搞的?今天店里出状况了?怎么人这么少。”邹强皱眉质问。

喻子抓抓后脑勺,“我也不知道啊,刚才还和柏叔嘀咕这事呢。”

柏叔是邹强前段时间招来的厨师,外地人。手艺很不错,现在负责面店后厨。

邹强没问出个所以然,冲喻字挥挥手,让他替自己将自行车骑到后院,自己直接从面铺正门进去。

和客人对上眼时还不忘友善的点点头,说句“吃着呢”。等走近厨房,门在背后关上脸色才垮了下来。

压低声音问柏叔,“怎么回事?今天人这么少。”

柏叔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摇头,“不知道。”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邹强心里堵得慌,客流量有浮动是正常的,但一下子少这么多却不正常。

他想到某种可能,“浇头坏了?”

邹强这家面店,以前的生意也一般,后来是从他姐夫那儿得到这浇头,生意才慢慢好起来的。

只是他姐夫也开的面摊,虽说不在这儿,但生意好不好也得靠这浇头。

偏卖家每天只卖那么多,买方还得排队,一周才能轮到一次。邹强便撺掇他姐夫,往浇头里加水加淀粉。

要是淡了再加点儿盐。

味道虽说没原本的好,但也不差啊。

面店的生意就这样红火了起来。

可生意一好,人的贪念也跟着滋生。邹强不乐意通过姐夫来跟人买浇头了。

他要自己仿!

还真就让他仿出来了。

虽说和原装有差距,但七七八八也是不错的。

今天看见生意突然变差,邹强能想到的就是浇头了。

“没有,好好的。”柏叔摇头,转身舀了半勺递给邹强,让他自己尝。

邹强尝后也纳闷了。

和平时一样啊。

怎么今天生意就这样了呢?

喻子已经把车停好,从院子里进来了。

左右看看后开口,“强哥,现在还早,说不定人等会儿就多了。再等等吧。”

柏叔在一旁点头。

现在也没其他办法,邹强只能听喻子的,暂时安耐下来,静待客人上门。

结果等店里那两客人结账离开,都没等来下一位。

喻子都惊呆了,他来邹强这家店帮工的时候,就是因为面店生意火爆忙不过来。

距离苏依依最近的戚大娘也得了好处,有些吃粉的客人将注意打到她这儿,干脆就点一份豆浆油条外带,再点一份苏依依家的粉。

丝毫没注意到赵芳草三人,视线在她和宋官之间不断来回,一脸若有所思。

苏依依摇摇头,顿了下回答,“尝了再说。”

“我没事姐,等会儿再进去也行。”苏秀秀回答,扭头看向吴翠芳她们,“你们要不先进去吧?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但就这样了,依旧有不少人在苏依依的小摊前排队,一面等待,一面闻着香味吞口水。

里面分别装着四种口味的浇头。

赵芳草扭了下肩膀,回瞪苏文。

学校的上课铃悠然响起,让苏依依一瞬间怀念起自己读书的时候。

顿了下补充,“帮我把书包也拿进去,作业你们自己拿。”

原本是在出神,看着看着倒是看出点不同来。

中年人一脸麻木的给他找小点儿的烤红薯。

苏秀秀也没待多久,顶多五分钟便被苏依依撵走,还不忘将四个饭盒塞她手里。

苏依依赞许,笑着点点头,冲赵芳草三人打了招呼,便和宋官一起往外走。

苏依依收回视线,扭头冲苏秀秀说,“下次我做点红薯蛋挞,你拿给小芳她们,算是谢谢她们帮忙了。”

重新看向苏依依,刚深吸一口气,脸上带笑准备冲苏依依说什么。

这样便能安心坐着了。

总觉得赵芳草几个越来越喜欢自己的姐姐,现在都开始和自己抢人了。

吃完酸辣开胃的,突然就想吃点甜口的了。

宋官注意到了。

她才是姐的妹妹!

等喻子离开,苏依依接过他递过去的筷子后,才轻声问,“……怎么?”

立刻笑嘻嘻的跑过来帮忙了。

“老板,来个烤红薯。”他顿了下补充,“挑个小点儿的。”

惹得苏秀秀在旁边有点儿吃味。

原本还好奇新摊位卖的是什么呢,就发现摊主是苏依依。就连秀秀也在。

将店里的桌子全部擦了两遍后,喻子郁郁寡欢的在店门口,反坐在椅子上看着街道。

邹强听了快步走出来,眯眼看着。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快进去吧。”苏依依给十个空碗提前放好调料,这才抽出空,从苏秀秀她们说。

虽然我们没有证据,但是我们觉得你是在跟依依姐暗示我们作业没做完,得抄你的。

一脸“知道了!”的表情。

不然就能听见她姐这番话了。

当然她们也确实没做完。

所以今天的冷清,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刚才戚大娘拉着苏依依说话时,宋官恰好听见。

而且还学得乱七八糟。

“那好吧,秀秀你快点儿,别迟到了啊。”吴翠芳和同伴们彼此看看点头。

不愧是贴心大棉袄。

尤其是戚大娘说道“跟着张成建学的浇头”时,他没错过苏依依脸上闪现的兴趣。

手上动作一顿,微微偏头,含笑听着。

说完她举起筷子。

“她们一人一个,我给你做两个。”苏依依又说。

经过烤红薯摊时瞥了一眼,一下子站住。

什么从成华大饭店学的啊,这明明就是从她这儿学的。

喻子更是拿出十二分的笑容热情招待,没留意到面刚端到苏依依面前,她伸手接筷子的手顿了一下。

终于等到客人,喻子特别高兴,就连柏叔都多舀了半勺浇头。

“现在不太忙了,要不要去街对面那家面店看看?”

吴翠芳几人刚来学校,远远的就看见了这儿的热闹。

只是这模样落在赵芳草等人的眼里,却有些不同的含义。

这人满为患的热闹,已经把烤红薯的中年人看麻木。

拿着苏秀秀的书包,冲苏依依挥挥手,便朝校门口跑去了。

刚入口便顿了一下。将嘴里的吞下后默默放筷。

中途还冲苏依依撒娇般的埋怨,说依依姐要来校门口摆摊,怎么都不提前说一声。她们也好早点来帮忙呀。

苏文和苏武各看一眼,偷偷戳了下赵芳草。

苏秀秀当场变甜,开心的重重点头,“嗯!”

宋官便已经走到苏依依身边。

亲妹妹!!

刚刚吃完粉,推着自行车往外走的人正美滋滋回味酸辣粉,决定明天早上也来吃。

希望能让两位客人满意。

苏秀秀听了酸溜溜,“知道了。”

人真的挺多。

看见没!她有两个!

扭头朝校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有些遗憾小伙伴们离开得太快。

至少苏依依的小摊上,已经完全没有空位。甚至有五六个人,是将粉碗放在三轮车的车兜沿上,站在那儿弯腰吃的。

“咦?”他慢慢直起背,看着斜对面往学校拐的早餐街,“强哥,学校那边人挺多啊。”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