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观音15(我想和你做夫妻的)(1 / 1)

怀璧 伊人睽睽 2851 字 3个月前

蒙在被褥中等待的时间, 短暂又漫长。

徐清圆带着几分调皮、几分使坏、几分赌气,向她的新婚夫君询问他是否不举这样的问题。

她的赌气也带着小女儿的娇俏妩媚,既像是仍在生气, 所以故意说不好听的话气他;又像是希望他哄她,希望他做点什么。

而侧睡在她旁边的晏倾,沉静地望着她,许久不语。

他目光星子一样, 流水一样, 静静淌了很久,让两人之间的玉石观音像变得更加多余。

晏倾想半晌,他病成这个样子, 与其让她日后伤心, 不如让她一开始就不要抱有期望。

徐清圆等了许久,等得都有些不害羞了,等得她忐忑地以为他真的生气了。她咬唇,试图收回自己的话, 她听到晏倾轻缓如流的回答: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心知肚明的答案得到这样意外的回答,徐清圆怔忡无比。她看着晏倾, 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她想要的答案, 他难道不懂吗?

或者害羞,或者说她调皮,再过分地打她一顿,都比这个承认更加正常吧?

徐清圆懵懵的,忘了羞涩, 很认真地枕着自己的手,辩驳道:“你骗我。你昨夜还、还十分忘情, 我都被你弄糊涂了。你现在说你不举?”

晏倾温和:“吃了药的缘故吧。你不知道,有些药效会影响身体,多的时候连情绪都会影响。你不是觉得我脾气好吗?其实很多时候我是没力气发脾气,不是真的脾气好。”

晏倾:“你看,我是一个病人,病人没什么是很准确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晏倾安抚她:“不必在意这些。我虽然问题很多,但是成婚前就考虑过所有了。我不会委屈你的……我听闻女子没那么在意这种事,日日放纵对身体也不好,那一月几次,应该还是可以的。只是不能给你孩子……但幸好你年纪小,再过几年也无妨。”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不清楚缘故,对这档子事也一知半解,但她总觉得哪里很奇怪。

徐清圆忍不住问:“你之前两次都要点香,也是出于这种缘故?”

晏倾怔一下,才意识到她说的是什么。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徐清圆蹙眉,愈发不信。她先前用帕子包了香灰,本是想去找医馆问一问,或者干脆去北里问。但她之后被云延挟持,这件事就一直被抛之脑后,顾不上操劳。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较了真,问:“既然都是壮阳的作用,怎么之前两次用香,昨夜却不用?”

晏倾淡然:“我从长安赶来甘州,赶路仓促,自然不能将旧物一一记得带上。忘了带香,也正常。”

徐清圆:“那你昨夜就能举了?”

晏倾:“偶尔一次,并不奇怪。我身体向来不好,没有其他法子,只能求你多体谅了。”

徐清圆咬唇,依然用雾濛濛的眼睛打量着他。她甚至撑起上半身,想倾身过来看他。

晏倾怕她再追问,干脆闭上眼,借低咳来掩饰:“好了,聊天聊得够多了,你是不是该睡了?”

他紧张等待,徐清圆没有再折腾。

她乖乖地窝在旁边:“哦。”

晏倾舒口气,以为自己将她的好奇心应付了过去。

一会儿,徐清圆小声:“清雨哥哥,我要拿一方帕子。”

晏倾睁开眼:“什么帕子?”

徐清圆乖巧:“不不不,你不必帮忙。那帕子在你外面的小几案上,和我的一堆衣服在一起。我怕你拿错了,自己挪过去拿,你不必多想,好不好?”

晏倾心中奇怪她睡得好好的,又要帕子做什么。

但是女儿家的事他也不好多问,就轻轻应了一声。

于是黑暗中,她靠过来时,体香与青丝擦过他脸时,他屏着呼吸,并没有多想。直到——

晏倾声音压抑:“你的手伸进来做什么?”

徐清圆惊讶:“我不知道,我在找我的帕子,不小心碰了你,你不要这样小气。忍一忍嘛。”

晏倾便忍耐不语。

片刻后,他睁开眼,声音微哑:“你的手在乱摸什么?”

徐清圆眨眼睛:“找帕子啊。”

晏倾:“帕子在我被褥中吗?”

徐清圆微笑:“我记得睡前和衣物放在一起,但是方才没有摸到,我便猜是不是压到你身下了。你挪一挪身,让我找一找,好不好?”

幽黑中,两只枕头间的玉石观音闭着目,流光微弱,带几分旖旎。

徐清圆撑臂在晏倾身侧,一只手向外伸,摸索着床沿,另一手掠入他被褥中。她俯身看他,作着乖巧听话的模样,与睁眼的散发青年四目相对。

雪白中衣歪斜,领下一段如玉如雪的肌肤,白得没有血色。这样荏弱的身子骨,这样消瘦的青年,苍白却秀气。

她对着他俊逸面容、清黑眼睛,心中涌上万般喜爱。

而晏倾再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便也当真是个傻子了。

他被中的手抓住她手腕,要将她手拿出去。她却撑不住身子,一下子歪倒下来,压了他满身。

晏倾“唔”一声蹙眉,身子一僵。他皱眉的瞬间,徐清圆另一只手取到了那方早已被她摸到的帕子,她快速无比地伏在他身上,用帕子给他的手和床栏打了个死结。

晏倾眉头蹙着,惊讶又迷惘。

他另一只手才要掀开被褥,就被褥中女郎的手反手抓住。她趴在他身上的被褥外,长发完全散下来,淋淋漓漓,晏倾一时间满目都是她娇美的面容,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到。

他冷淡地不说话,可他被她贴着的颈间肌肤,徐清圆感觉到热意。

她抬头,黑暗中,看到他大约脸红了,呼吸乱了一瞬。

只是不说话。

徐清圆笑吟吟:“你果然在骗我。你反应这么大,你根本没有不举。为什么骗人?”

晏倾:“……你不知羞吗?”

徐清圆:“夫君撒谎骗人,我为什么不能揭穿?你是嫌我麻烦,不想理我,才骗我?还是因为害羞?可是夫妻敦伦天经地义,你为什么表现得这么羞耻?”

她自己的害羞,被他对比的,压根什么都不算。

他宁可承认自己不举,也不想和她多讨论这种事。

她手在褥下颤颤地摸,他猛地别头,那只和她纠缠在一起的手反过来握住她,不让她乱动。徐清圆想了想,掀开他被褥,整个人灵蛇一样钻了进去。

晏倾:“你……”

他抬起腰要起身,被另一只和床栏绑在一起的手缠住,跌了回去。被褥中的温香软玉让他侧过脸喘气不定,身前衣襟被她抓乱,一个湿润的吻落了下去。

她整个人钻进去。

晏倾咬牙:“徐清圆,给我出来!不许这样乱来。”

怀里的女郎害羞又迷离,只觉得他反应极大,让她跟着害怕。她想往下挪,他的手一直抓着她的手,紧拽住她不放。她试图用手指点一点,他呼吸就乱得非常,她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蓬勃有力的生命……

和他总是八风不动的平日形象完全不同。

徐清圆也有些怕了。

她悄悄向上看。

晏倾上半身坐起,和她纠缠的那只手放开她,一把掀开被褥,与趴在他腰间的长发女郎四目相对。再往下一些,就是极为危险的分寸。

他正喘着气看她,长发落颊,唇瓣红润,眼睛潮湿。

美色让人心动。

徐清圆对他嫣然一笑,她口齿清晰:“你说谎了。”

晏倾看着她不说话。

徐清圆犹豫,目光向下挪。他的一只手伸来,捂住她眼睛。他轻声喑哑:“莫要看。”

徐清圆:“我看那画本子上,有画一个姿势,和现在有点像。那画册中的女子咬了郎君……唔。”

被他蒙住眼的女郎,整张脸染上桃红,她不好意思说下去。

徐清圆一滞。

徐清圆在晏倾怀中轻喃:“我想和你做夫妻的。”

徐清圆:“那你为什么那样说?”

在长安时的新婚后,他会主动询问她,关心她。在甘州,他就没有,只和她吵了几句,说好听的话也是为了骗她上床……这种微妙的情绪变化,徐清圆感受得到。

晏倾:“……”

晏倾闭目苦笑:“那你起来。”

晏倾额上的汗渍落在睫毛上,眼眸清亮得让她心尖发抖。他不揭穿她,只对她微笑:“说你可以提问题,我如实回答。”

徐清圆这样想着时,一边与他亲昵,一边观察他。他面容有些潮红,额上也出了汗,眼睛湿润无比,几分欲在流动。她隐约明白他已然动情,已然开始混沌……

亲吻很甜,灼灼中带着温水潺潺的感觉。徐清圆看不到他,便更能感觉到他的情绪。

她心想晏倾哥哥是一个很不爱和她说实话的人,她只能这样欺负他。

徐清圆:“我没有强迫你,对不对?”

徐清圆:“若是傻呢?”

他只反问了这么一句,徐清圆见好就收,也怕自己太过分,他不再顺着她。虽然他总说自己是病人,但是按照徐清圆的经验……她清雨哥哥对付她还是足够的。

“可惜妹妹总是怀疑我的用心,真让人伤心。”

晏倾胸腔震动,他没说话,只抱紧她。

徐清圆吃惊:“帕子……”

徐清圆眼珠微转,别过脸躲开他的轻蹭,抱住他颈,将脸埋在他怀中,闭上眼。

他语气古怪微妙:“困?”

徐清圆长长的睫毛在他手掌上刷了刷,他看到她唇角翘起,红润可亲。

徐清圆凑过来,在他脸颊轻轻亲一下。他别过脸,低声:“没必要如此。我不在意这个。”

她埋在他怀中,听得到他心脏狂热的跳动,时快时慢。他根本没有说什么,可是他的反应她心知肚明。这个时间不短,徐清圆心虚地都想怜爱他,却强迫自己冷静。

可是有时候,她让他快乐,对不对?

晏倾:“嗯?你竟然没有查?”

新婚之夜时他理智尚在,一切按部就班;昨夜已然有些失控;今夜本想清心寡欲,架不住她实在调皮。

他不是真的柳下惠,抵抗美色的能力越来越脆弱,一次比一次坚持的时间短。

他就和她记忆中的太子羡一样冷冰冰。太子羡不说话,尘封着自己;晏倾会说话,不爱说话,对谁都保持着温和有礼却疏离的态度,依然尘封着他自己。

徐清圆一呆。

徐清圆脸红:“我本就没有问过别人啊,本就只和你说过啊。难道我是那样傻那样不着调的人吗?”

他大部分时候都是平静的,冷静的,没什么情绪的。

徐清圆希望晏倾和她走得近一些,再近一些……他老师的事,他身份的事,他下药的事。

晏倾看一眼,低声:“我教给你的打死结的方式,你真的以为能困住我吗?”

徐清圆撒娇:“不,我没有力气,我困了,我就要这样睡觉。”

他问:“那能解开绑我右手的帕子吗?”

可是有时候,他会为她而多看尘世一眼,多笑一下,对不对?

徐清圆便绕过这个话题不谈,谈之前的:“那个香到底是做什么的?”

她真没想到他会有脾气。

徐清圆:“嗯。”

徐清圆心里却知道不是的。他对她一直很耐心,很好。她以前不懂他为什么独独包容她,现在知道他是谁后,才知道他对她的愧疚,对她爹的抱歉。

徐清圆趴在晏倾身上,埋在晏倾怀中。她不说多余的话,仰头和他玩亲昵游戏。他向来宠爱她,怜惜她,除了昨夜没有克制住,鱼水这件事在两人之间,一直维持着一个虽然少、但很愉快的平衡点。

晏倾:“那怎么办?和离书都写了,休妻也晚了,对吧?”

晏倾脸红一下,终是叹气:“因为我也有脾气,我也会生气——既然你故意那么问,我为什么不能故意那样答呢?”

他多说一句:“你不开心,难道我很开心吗?”

晏倾叹息着回答她:“我没欺负你,没对你打什么坏主意。只是女郎第一次总是痛些,我怕你吃苦。我不多与你行那事,也是怕你吃苦……我年长你两岁,凡事总是要为你着想些,当真没有其他意思。

徐清圆便问:“你真的不举吗?”

徐清圆:“是你教我打死结的,又没教过我怎么解。我解不开,也不想解。”

徐清圆:“怎么了?”

他只是疼爱她,不愿意把手段用在她身上罢了。

晏倾:“……”

徐清圆抬头,眼睛无辜地看他。

徐清圆嘟嘴。

他说他是因病而脾气好。

徐清圆:“我又没有不愿意和你同房,你干嘛一次两次地将手段用在我身上?”

晏倾:“……应该没有吧。”

晏倾:“……你是欺负我脾气好么?”

实话像情话一样让人心动,徐清圆耳根红透,听他在耳边低语。他说了很多,她听着忘着,沉浸在他的温柔中。

他叹口气,道:“你到底想问什么,痛快问吧,问完给我一个痛快。”

她小声:“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徐清圆心虚:“我听不懂。”

晏倾:“得寸进尺吗?”

她舒适地叹口气,打哈欠:“好困呀。”

他那么聪明。

晏倾尤不放心,多交代一句:“画册是画册,我们是我们,不必事事模仿。闺房之事……你有什么与我讨论就好,不要问别人,好不好?”

晏倾心中发抖,克制了又克制,终是没忍住。他手捂住她眼睛,人倾身过去,轻轻地贴着她唇角吻她。

徐清圆委屈:“可你有没有觉得这一次我们重逢后,你对我有点冷淡呢?”

徐清圆乖巧点头:“嗯。”

徐清圆在心中迷茫地想,她和太子羡,晏倾的纠缠,对晏倾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晏倾轻轻看她一眼。

晏倾被她弄笑,且笑且叹。徐清圆迷糊中,他素白的手忽然伸过来,将她放倒。他低头亲她颈间,徐清圆晕乎乎中,看到他手上的那一条帕子。

晏倾微笑:“我如今也弄不清楚你到底是不是傻了。”

他贴在她耳边,小声:“我放开你的眼睛,你不要乱看,好不好?”

灼热的温度,甜蜜的依赖,纯美的女郎衣衫凌乱地坐在他怀中。她仰着脸,青丝与气息相贴,整个人像一朵被人采摘的荷花,清露欲滴。

两人这样别着劲许久,终究是晏倾认输。

晏倾沉默片刻:“我不需要那样。”

好在晏倾没有多计较,事到如今,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添情用的。北里女郎们经常使用的手段——没什么坏结果,只是让人在此事上舒服些,动情快一些,对女郎作用更好。”

源头大约就是晏倾会克制自己,事事以她为先吧。

她想了又想,纠结了又纠结。无论如何——

晏倾静默。

每次到这时候,他都是这样的。

他松开她眼睛的时候,语气中的揶揄带着几分快活,热热地浮在徐清圆耳边。徐清圆心弦微微地颤一下,她几乎很少见到晏倾有高兴些的时候。

晏倾望她一眼:“妹妹没有对我冷淡多一点吗?”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