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观音17(他们,是不是伤害了王灵若)(1 / 6)

怀璧 伊人睽睽 2925 字 5个月前

晏倾和徐清圆离开医馆, 街上行人不算多。

晏倾看她,见她眉目染哀,清愁难掩。他心知她是出于什么缘故, 然而她所忧心的事,他也不好保证什么。二人一时间便都沉默无言,只是静走。

一会儿,徐清圆想通了, 打起精神。

她转肩驻足, 拉住晏倾的手,斟酌着开口:“那郎中只是乡野郎中,他说的话算不得真, 晏郎君不要放在心上。晏郎君只是之前的病没有好全, 只要静修就会好起来。长安的御医不就这么说的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抬目忧心望来一眼,他回应她:“是,他的话算不得真, 徐娘子不必放在心上。”

二人在外, 对彼此的尊称一贯如此,始终未改。

徐清圆一愣后, 目中愁丝散去一些。她赧颜于自己没有掩饰好情绪, 竟然要他宽慰她。她心中惭愧,便拉着他的手,想说更多。

人常说她善解人意,伶牙俐齿,她能开解旁人, 自然也应当能劝慰得了心中在意的人。

只是徐清圆还没有说下去,晏倾手指动了动, 似乎不愿意被她拉着。

她不解地看他,他慢慢道:“我的手,方才挖过尸体。”

徐清圆拉着他手的手指僵住:“……”

他的温和此时看起来有些吓人:“死了十几天的人的血、腐烂肢体,方才我都碰过。”

徐清圆立刻放开他的手,向后退了两步。她强忍着不露出惊恐惧怕的神色,面容却控制不住地发白,唇角紧抿,将自己的手背后。

她被他的话牵制,忘记了医馆中的不愉快,满脑子都是他的手碰过那些东西……

徐清圆努力镇定:“郎君可曾洗过手?”

晏倾:“冲过一次,应当无味吧。”

他不动声色地看她,见他的妻子努力想作出不害怕的样子,但是他的手一动,她就默默后退。她如惊弓之鸟一般,被他吓坏了,还碍于闺秀之训,做不出当街跳脚或尖叫的行为。

她蹙着眉心,纠结于他的手——纠结半晌,她还是小声:“……我并非嫌恶郎君,只是我略有些癖好,见不得不洁的东西。郎君,一会儿还是再洗洗手吧。”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一次,徐清圆便不再试图挨着他走,她恨不得远离他的手,却不好表现出来。看她这样辛苦地掩饰,晏倾心情都因此好一些。

他渐渐觉得,徐清圆有时候很有些可爱,憨气,好骗。

他想,她总不会再伤怀于他的身体了吧?

不过晏倾的方法只奏效了一会儿,徐清圆很快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