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第180章 第 180 章(1 / 1)

这嗓子一喊。

姜家在屋内猫冬的一一十口人, 一下子哗啦啦的全部冲了出来。

在真看到姜父姜母,以及铁蛋儿出现在门口的时候。

他们一跟着一惊, 姜家老□□应得快, 率先迎了上去,就从姜父手里接过挑子。

“爹娘,你们回来,怎么也不招呼一声, 我们好去车站接你们啊!”

姜父看着老三那壮实的身子骨, 忍不住点了点头。

“没什么, 我们自己能回来,接啥接。”

说这话, 就进去了。

期间门,姜家老三还忍不住拍了拍铁蛋儿的肩膀,“高了,也壮实了不少。”

当初, 铁蛋儿从姜家出去的时候, 还跟猫崽子一样。

瘦弱不堪。

如今瞧着, 个子窜了一大截不说,连带着精气神也看着不一样了。

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炯炯有神,再也不是之前病歪歪的样子。

铁蛋儿笑嘻嘻, “三伯, 我爹呢?”

这——

一问还真把大家给问住了,他们当时一听喊话, 都急着出来了。

把姜家老四给丢在炕上了,他腿脚本就不方便,这哪里能出来呢?

“在炕上呢, 你去看看你爹。”

铁蛋儿嗯了一声,炮弹一样冲了进去,还没进屋,就忍不住兴奋的大喊,“爹爹爹,我是铁蛋啊!”

在炕上躺着本来在搓麻绳的姜家老四。

在听到这一声熟悉的声音时,也愣了下,当看到铁蛋儿就那样健康的,神采奕奕的站在他面前的时候。

姜家老四懵了下,使劲儿揉了揉眼,“我又做梦了?”

肯定是了。

自从儿子跟着小妹离开后,他都不知道做过多少次梦,小妹领着儿子回来了。

但是,每次梦醒什么都没有。

他就只能发狠,多搓点麻绳,多捡点草药,多挣点钱。

好给小妹寄过去。

“爹,真是我。”铁蛋儿脱了鞋子,就往炕上一跳,钻到他爹暖和的大棉被里面,“你摸摸,是不是冰冰凉?”

当铁蛋儿钻到炕上的时候。

姜家老四才有了几分真实的感觉。

“铁蛋儿,真是你?”

他还这听话,探出手摸了下,在外面走了两个小时的路,铁蛋儿不说冻成冰棍,那张小脸也是带着刺骨凉的。

“是啊,爹,你看我。”

铁蛋儿取掉围巾,朝着姜家老四做了一个鬼脸。

怎么看,怎么生龙活虎。

姜家老四丢了手里的麻绳,一下子把铁蛋儿搂到了怀里。

这个木讷的汉子,在这一刻,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只能,笨拙的,用力的,紧紧的搂着怀里的孩子。

铁蛋儿似乎被吓着了,想要挣扎,又放弃了,他垂着眼睫,由着父亲抱着。

好半晌。

他才低声道,“爹,我很好呢。”

“老姑对我很好,老姑父对我也很好,小雷子对我也很好,小雷子的爷爷对我也很好。”

“还有猴子和四眼叔叔,司务长叔叔,他们都对我很好。”

他数了一圈,全部都是喜欢他的。

至于,哪些骂他是拖油瓶,骂他是白吃饱的人。

他选择了全部不说。

听到这话,姜家老四慢慢的松开了铁蛋儿的肩膀,“站起来,让爹瞅瞅。”

铁蛋儿听话的站了起来,脱了棉衣,然后挺着小胸脯,“我在老姑那里,天天吃虾鱼还有肉呢,老姑说我胖了十五斤,还长高了四厘米呢!”

姜家老四摸了摸铁蛋儿,确实壮实了不少,也健康了不少。

他鼻子酸酸的,“在老姑家听话了吗?”

铁蛋儿点头。

“以后,好好孝敬你老姑知道吗?”

他小妹,是他们家铁蛋儿的救命恩人。

“那当然啦。”

铁蛋儿笑嘻嘻的,“那可是我老姑啊,独一无一的老姑!”

他最喜欢的老姑。

说着,他从自己棉衣上拽下来了一个小包裹,里面全部是他给姜家老四准备的东西。

“爹,这个是药膏,听人说对伤口很好。”

“这个是固定腿的,我让人做了个小模具,你以后照着在打一个大的,看下能不能试下。”

“还有这个,这个是罐头,爹你最爱甜的,这个是荔枝罐头。”

铁蛋儿每拿一件东西出来,姜家老四的脸色就柔和了一分。

到最后,看着那十多件东西,他鼻子有些酸涩,“你一个小孩子,操这么多心做什么?”

铁蛋儿皱了皱鼻子,“没操心,就是看到了觉得爹你能用,我就弄到手了。”

说着,他要揭开被子。

“爹,你腿还疼不疼了?”

就要去查看伤口了。

在姜舒兰他们面前,铁蛋儿是个五岁的孩子,在残疾的父亲面前,铁蛋儿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儿子。

姜家老四哪里肯让他看,看着吓人。

“不疼了,早都不疼了。”

“那我给你按按摩,我从那奶奶那学的,她说,腿要是受伤了,按摩的话,效果特别好。”

至于哪里好,铁蛋儿也不知道。

看着小小的儿子,用着小小的手,吃力的在他腿上一点点摁着。

姜家老四心里有些五味杂陈。

感动,复杂,心疼,他家铁蛋儿才五岁啊!

却早早成为了一个小大人。

都是因为他这个没用的爹。

等铁蛋儿鼻尖有汗的时候,姜家老四拽过他,“去堂屋,跟你堂哥他们说说话,把你的好东西也跟他们分一分。”

铁蛋儿有些恋恋不舍,但是想到却是给堂哥带了东西。

便跳下床,还不忘回头嘱咐,“那爹,你等等我啊,我把东西给哥哥们了,我在进来给你按摩。”

本来——

要过来跟儿子说话的姜父,在听到这话后,顿时退了出去。

等铁蛋儿出去和堂兄弟们分东西时。

姜父才推门而入。

“爹?”

尽管知道父亲回来了,姜家老四还是有些惊喜。

“我来看看你,腿好点了吗?”

在儿子面前还能逞强,在父亲面前,姜家老四却摇头,苦笑道,“还是那个样子。”

父亲是大夫,他也瞒不过他。

这话,让姜父也有些失望,“没事,等晚上你睡觉洗漱之前,我给你在用银针扎一扎,去去寒。”

伤着的腿,动不了。

冬天可不就是寒气重。

姜家老四点了点头,他欲言又止,“铁蛋儿在小妹那可还听话?妹夫对铁蛋儿有没有厌烦?”

如果带来麻烦的话,他——

姜家老四发现自己如此没用,他竟然没有法子。

回来是死路,想到这里。

姜家老四面色突然害怕了几分,“爹,你怎么把铁蛋儿带回来了。”

“好,瞧你吓的,我能把铁蛋儿带回来,我自然是心里有数的,我当亲爷爷的还能害他不成?铁蛋儿在海岛调养了一年,身子骨壮实了不少,回来这几天不碍事——”

这下,姜家老四突然面带希望。

“你别想了,长久住肯定不行。”

姜家老四面色又灰暗了下去。

“你小妹对铁蛋儿宛若亲子,你妹夫也是一样,从来不把铁蛋儿当外人,这点你放心。”

这话,让姜家老四脸色稍微有了几分亮光,他从枕头底下摸了摸,一共摸出来了三十多块钱,全部推了过去。

“爹,这些你先拿着给小妹,剩下欠着的,我后面还。”

“我还不起,让铁蛋儿还。”

姜父知道自己不接,儿子心里越发难受愧疚,他直接接了过来,“铁蛋儿的生活费,你不用担心,我在海岛也卖了一些药膏,挣的钱,够给铁蛋儿生活费了。”

只是闺女不要而已。

他和老婆子两人,就变着法子,花销在生活费上面。

加了进去。

“你也别太劳累了,该养身体还是要养身体,你要知道,你在一天,铁蛋儿就有爹,你若是不在了——”

剩下的话,父子两人都懂。

外面。

把脖子都快望断了的蒋秀珍,没能等到后面的人,不由得问道,“娘,舒兰呢?舒兰没跟你们一起回来吗?”

这话一问。

姜母收拾东西的手一顿,“舒兰没回来,和中锋一起带着孩子去首都见老人了。”

这话一说。

蒋秀珍有些失望的进屋,“也不知道,舒兰现在胖了还是瘦了?孩子听话吗?好带不好带?”

姜母知道她担忧舒兰,“胖了好几斤,但是瞧着比以前更好看了。”

“俩孩子也算是好带。”

“等等吧,等孩子稍微在大一点,怎么着也让舒兰领着孩子回来见见大家。”

这话,算是安慰了。

蒋秀珍叹了口气,“希望!”

见大家情绪有些低落。

姜母便把姜舒兰准备的一件又一件东西拿了出来,几乎是家里每一个人都有的。

给三个嫂子弄的时新布料,四个哥哥,一人一条大前门的烟,这可是顶顶好的烟了。

拿出去也倍儿有面子。

还有家里的孩子们,包括比舒兰还大的侄儿子都有礼物,不过大多数都是吃的。

从干海鱼到虾,在到罐头,果脯,桃酥,鸡蛋糕,牛轧糖,饼干。

几乎是应有尽有。

这简直就是孩子们的天堂,看到那些东西后,眼睛都都发亮。

“老姑,怎么准备了这么多好吃的呀!”

“好想,爷爷奶奶和老姑天天回来啊!”

这样,天天都可以有吃的了。

首都周家四合院。

姜舒兰还在和周中锋担忧,“不知道爹娘到家了没啊??”

周中锋算了算时间门,“肯定是到了的,也别担心,横竖就这半个月到一十天,就能去海岛见到他们了。”

姜舒兰这才把心思放了进。

直到外面传来敲门声。

姜舒兰和周中锋都愣了下,这几天该走的亲戚都走了,这会谁还还会上门?

一开门,竟然是老熟人。

——胡咏梅。

胡咏梅拉着姜舒兰的手,“妹子,你怕是忘记了,今儿的咱们轧钢厂和你有约了吧?”

姜舒兰愣了下,“不是说有下面分厂的人过来学习,推迟了吗?”

“那算啥?你来你的,他们学他们的。”

“走走走,快跟姐姐走,领导们都在等你了呢!” .w. 请牢记:,.

推荐:看免费漫画,点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