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第一1百零九章(1 / 1)

中年男人等人却是反应过来了:“畜生东西, 你居然还敢对我动手?”

他带来的那些人当下也顾不上砸东西了,直接就围了过去。

赵成终于怕了:“你们, 你们要是再敢对我动手, 我一定会去法院起诉你们的……”

但是不等他把话说完,那些人的拳头就落在了他身上。

“你去,尽管去,你敢去告, 我就敢去你哥的公司堵他, 去你妹妹的单位闹……”

“啊!”

赵成当下就惨叫了起来。

但是中年男人他们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 赵成哪里还敢对他们放狠话。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一边抱着头,一边转头看向敖锐泽, 歇斯底里道:“张锐泽, 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显然, 他把这些全都迁怒到了敖锐泽头上。

但是敖锐泽的心情反而更好了。

因为赵成一边放狠话,一边龇牙咧嘴的样子还真就不是一般的搞笑。

但是有人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却是直接就皱起了眉头。

那人就是张锐泽的姐姐张清妍。

她一边炒着菜, 一边忍着怒火说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了, 我们在这里, 能忍就忍,不要随便得罪别人。”

“你知不知道那个赵成是这个村的本地人, 他小叔还是村里的干部, 他妹妹去年更是考进了警察局, 但凡他们以后给我们使点什么绊子, 都够我们喝上一壶的了。”

她只以为敖锐泽针对赵成是为了报复他之前嘲讽他的事情。

敖锐泽削桃子的动作顿了顿。

前身张锐泽, 今年二十五岁, 是这个世界六十亿人口中的一个普通人,出生于一个普通的重男轻女的家庭。

两年前,张锐泽大学毕业。

也就是在那一年,他的母亲被诊断出了癌症,而张清妍当时正处于升职考核的关键时期,所以他选择了放弃手中的已经拿到的一个很不错的offer,在家照顾母亲。

没想到半年之后,他母亲还是去世了。

——这也正是那些老太太老婶子,对他的态度那么友好的主要原因之一。

毕竟这年头,做儿女的不嫌弃父母也就算了,愿意在病床前一口水一口饭的伺候老人的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

即便从那之后,因为各种各样的缘故,他都没能再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所以不得不一直呆着张清妍家里啃她的老。

不过幸运的是,一年后,他会因为张清妍和她的富二代男朋友严启结婚了,而被严启安排了一份待遇很不错的工作。

即便几年后,张清妍就和严启离婚了,但他凭借那几年里积攒下的经验,也顺利找到了另一份不错的工作。

而张清妍后来也又找到了一个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丈夫。

只可惜的是,这只是他们原本的命数。

因为一个名叫钱善静的富家小姐重生了。

她也喜欢严启。

上辈子,她因为一场车祸死在了张清妍和严启的婚礼前夕。

所以她并不知道,张清妍和严启后来离婚了。

但是严启并不喜欢她。

只因为钱家之所以会大力撮合她和严启在一起,是想要攀上严家。

严启极度厌恶他们贪婪的样子。

他想要找一个不贪图他们家的家产,只是单纯地爱他这个人的妻子。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碰见了张清妍。

张清妍的独立自强的品质让他心生欣赏,所以他决定追求她。

但是为了实现他的目的,他并不是以真实的身份接近的张清妍,而是给自己编造了一个和张清妍一样,家境普通的公司职员的身份。

严启长得好,又和她有共同的语言,他甚至还能理解她先奋斗事业,三十岁以后再生育,而且不当全职妈妈的想法,所以张清妍不可避免的心动了。

但是严启想的很好,他父母却坚决不赞同他跟张清妍在一起。

在他们看来,他们家祖上费尽艰辛打下了这么大的一份家业,不是为了让子孙后代娶一个泥腿子的。

虽然因为严启的坚持,严父严母不得不答应了他们之间的婚事。

但是他们一结婚,严父严母就开始催着他们生孩子,并且直接给张清妍定下了三年生两胎的目标,后来见张清妍一直没怀上,又要求她辞掉蒸蒸日上的工作,全天在家里备孕。

而严启虽然是严家的独生子,但他也仅仅还只是严家的独生子,而不是严家的当家人,加上严母后来又意外怀上了二胎……他根本无力阻止严父严母的动作。

正因为如此,张清妍后来才会和严启离婚了。

钱善静重生之后,张清妍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钱善静知道严启看不上钱家,所以她重生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救下了原本会离奇死在戊市老城区的一条小巷子里的东南首富宗政革。

在宗政革的扶持下,短短不过一年的时间,钱家的实力就超过了严家。

严父严母对于钱善静自然也就更加的满意了,所以这一次,他们无论如何都不答应严启跟张清妍结婚的事。

他们说服不了严启,就千方百计去找张清妍的麻烦。

就这样,没过多久,张清妍就和严启分手了。

但是即便如此,钱善静依旧没有放过张清妍。

很快,张清妍就被她所在的公司设计辞退了,还让她背上了商业间谍的罪名。

因为这,规模比较大的公司都不愿意录用她,即便是有些小公司当时决定了录用她,事后也不是反悔了就是突然破产了。

直到一个雨天,他们两人回家给父母扫墓的时候,不幸遭遇了一场车祸,全都去世了。

原本看到这里的时候,敖锐泽的第一想法就是,或许他可以故伎重施,把中年男人他们也招到这个世界来,继续让他们给他做任务。

不过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

钱善静最终也没有和严启走到一起。

因为严启都那样羞辱她了,她怎么可能还会继续喜欢严启。

最主要的是,被她救下的东南首富宗政革随后就对她展开了激烈的追求,她也很快就沦陷了。

所以她拆散严启和张清妍,不过是为了报复他们。

严家最后的下场也没好到哪里去,几年后就破产了,后来他们跑到了国外,没过几年就因为卷入□□斗争,全家一起被打死了。

但事实上,那个所谓的东南首富宗政革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是个混血吸血鬼,一直潜伏在华国,而他的目的是为了找到华国的镇国之宝——传国玉玺,以复活他们那一氏族的亲王。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本来应该在偷盗传国玉玺的时候,死在了华国特务处和四大修行家族的追杀之下。

华国因此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并且将潜伏在华国的吸血鬼一网打尽。

但是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真相的钱善静救了他……

这会儿,他们那一氏族的亲王已经复活了。

而那个亲王恢复实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报复华国。

只因为他觉得,如果不是华国一直藏着传国玉玺,不肯进贡给他们,早在几十年前,他就复活了……

所以这个时候让中年男人他们过来,那不是过来给吸血鬼送菜吗?

想到这里,敖锐泽才收回了思绪。

他只说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张清妍也冷静了下来。

她也知道她不该发脾气,但是……她也不想上完大学之后,拿着一两万一个月的工资,却连一个村干部的侄子都不敢得罪,她只是……习惯了,也是真的怕惹上麻烦。

她只能说道:“算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吃饭吧。”

原本张清妍都已经快把这件事情抛到脑后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她的好朋友唐慧在跟她聊天的时候,又提起了这件事情。

“听说了吗,隔壁部门的老张准备跟他女朋友结婚了。”

唐慧:“……话说,你和你们家严启最近怎么样?是不是也快谈婚论嫁了?”

张清妍的脸红了红,她将整理好的资料放到了一旁:“哪有那么快。”

唐慧却蹬着椅子凑了上去:“张清妍,张小姐,张副总监,这还叫快呀,隔壁部门的老张跟他女朋友才交往一年就快结婚了,你们这都交往一年多了,也该更进一步了。”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忍不住说道:“不过你们家严启知道你还有个弟弟的事情吗?”

不是她多嘴,而是现在的婚恋市场,女方要是有个弟弟,在男方眼里能直接扣四十一分。

更何况张清妍的那个弟弟还不是一般的不争气。

听见这话,张清妍眼底忍不住升起一抹柔情:“他知道,但是他好像并不在意。”

唐慧顿时就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然后她就又忍不住说道:“听说你弟弟住在你家里,一天什么事都不干,连晚饭都要等你回去给他做?”

张清妍默了默:“他……只是有些惧怕明火和惧怕高温,所以做不了饭。”

唐慧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就听他睁眼说瞎话吧。”

穷人家的孩子哪有这么多毛病。

再一想到就连当初张清妍的母亲病了,张锐泽在照顾她的时候,都要等到张清妍晚上下班回去给他们做饭,她就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张锐泽就是不想出去上班,就是怕吃苦,就是想啃张清妍。

张清妍只能说道:“这是真的,以前天气一热他就发低烧。”

那个时候,都是她照顾的他。

唐慧没想到这是真的,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她对张锐泽的印象改观了。

“那你也不能这么纵着他啊。”

“说真的,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你以前喝醉了的时候不是说过吗,张锐泽小时候体弱多病,你家里没钱,你爸妈听说了吃人参能强身健体,没少打把你卖了换钱给张锐泽买人参的主意……

还有你初中一毕业他们就不让你读书了,要不是你班主任看你成绩好,不忍心你的前程被耽误了,捐助了你三年学费,加上你考上大学之后,一边起早摸黑勤工俭学一边读书,你根本不可能跳出农门。

结果你爸妈他们居然还有脸把这份功劳安到自己身上,你一工作就逼着你把工资全都交给他们……”

“这要是我,早就跟他们断绝关系,有多远跑多远了,你倒好,反而主动当起了扶弟魔。”

听见这话,张清妍反而笑了:

“我要真是愚孝、扶弟魔,我那些年就不会一分钱都没给他们了,还有当初我妈病重,逼我辞掉工作去照顾她的时候,我就不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她了,最主要的是,我现在住的那个老破小,就不会是在我的名下,而是在张锐泽的名下了。”

唐慧反而更糊涂了:“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张清妍又是一默:“张锐泽刚毕业的时候,录用了他的那个公司年底就要上市了。”

“如果他当年去了的话,这会儿月薪应该也已经过万了。”

可是当年,她不愿意为了照顾一个根本不爱自己的所谓的妈,而失去一次晋升的机会。

结果张锐泽主动站了出来。

她有一点愧疚。

因为最后她顺利升了职。

张锐泽却失去了一次大好的机会,甚至到现在都还没有爬起来。

但也仅仅只是一点愧疚。

毕竟作为张家的既得利益者,他给他妈养老送终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更多的是因为,她发现张锐泽其实一点都不坏。

老张家这片歹竹里竟然出了根好笋。

张清妍:“人啊,就算是再独立,也总还是向往着群居的。”

“所以我还是想和他修复关系的。” .w. 请牢记:,.

推荐:看免费漫画,点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