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都好好的)(1 / 1)

掌印为夫 山有青木 3105 字 2个月前

    百里溪搬去书房睡了, 傅知宁还是到了晚上要休息时才知道。

    送信儿的小厮一走,莲儿便紧张地凑了过来:“姑爷今日好端端的,突然宿在书房了?”

    傅知宁勉强一笑:“可能太忙了。”

    “科二他前阵子忙得昏天暗地都没有……”话说到一半, 莲儿注意到傅知宁脸色, 连忙咳了一声, “如、如今新皇刚登基, 姑爷太受重视, 自然是忙的。”

    傅知宁扯了一下唇角:“时候不早了,你也去歇着吧。”

    “奴婢在这儿陪您吧!”莲儿忙道。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可是……”莲儿犹豫一瞬,见她还是坚持,只好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莲儿一走, 傅知宁便吹熄了灯,独自一人在床上躺下了。房间里又黑又静,只有窗缝勉强透进一点月光,傅知宁便盯着这点月光发呆。

    这是他们成亲之后第一次分床,她辗转反侧的睡不着, 一直思索百里溪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一直想到夜深才勉强睡去。

    说是睡去了,却也睡得不踏实,一夜间醒来好几次, 每次看到旁边空荡荡的, 心里也跟着失落。就这么醒了睡睡了醒, 总算是熬到了天亮。她打起精神洗漱, 然后去桌边等着。

    自从成亲之后, 她与百里溪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别院用膳, 只有逢年过节或长辈提了,才会去正厅, 所以她今日才这么急切地等着。

    然而百里溪没有来,来的是他身边的小厮。

    “少爷说方才与同僚一起用过膳了,小夫人不必等他。”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小厮见状低头离开,径直去了书房回禀情况。

    “小夫人一听您不回去,心里失落得很,桌上的东西几乎没有动过,坐在那儿发了许久的呆,奴才瞧着眼圈都红了。”小厮极尽可能地夸张。

    百里溪却全然信了,沉默许久后缓缓开口:“知道了。”

    就只是知道了?小厮犹豫一瞬,又道:“少爷,小夫人天真纯良,没什么坏心思,若是哪里惹您生气了,您教训她两句就是,何必这样晾着她惹她伤心……”

    话说到一半,百里溪眸色清浅地看了过来,小厮讪讪一笑,赶紧跑了。

    百里溪一个人坐在书房里,许久之后轻轻叹了声气。

    他的确不该生气,也不该惹她伤心,当初成亲时本就答应她按从前的方式相处,是他太贪心,生了不该生的心思,也起了不该起的贪念,是他卑劣,是他逾矩,怎能反过来怪她给的不够多?

    静坐了将近一个时辰,他还是朝寝房去了。

    寝房门口,莲儿正坐在门框上打瞌睡,一个激灵惊醒后,便看到百里溪朝这边走来,她连忙起身:“姑爷。”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屋里呢。”莲儿说着,连忙给他开了门。

    百里溪抿了抿唇,放慢脚步走了进去,莲儿又赶紧将门关好,吩咐院中仆役动作轻点,莫要打扰了小姐和姑爷。

    寝房内一片安静,百里溪四下看了一圈,视线落在了床帐中。他沉默一瞬,还是走了过去:“知宁,睡了?”

    傅知宁没有回头,依然用后背面对他。

    百里溪在床边坐下,静了静后开口:“对不起,我不该跟你发脾气,我昨日……就是听到你要为我纳妾,才会一时冲动,我不知谁同你说了这些,也不知你为何会生出这样的想法,我只想告诉你,我没有纳妾的打算,若你愿意……”

    话说到一半,他静了下来,傅知宁也没有理他。

    百里溪叹了声气:“若你愿意,我是想同你过一辈子的。”

    傅知宁还是不理人,却小声地抽泣一声。百里溪愣了愣,连忙扳着她的肩膀看过去,傅知宁被迫与他对视,眼泪愈发汹涌。

    “不哭……”百里溪有些慌,连忙将人从床上抱起来,“不哭知宁,是我错了,我不该扔下你一个人,不该这样晾着你,我……”

    “清河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傅知宁哽咽开口。

    百里溪抱她的胳膊猛地收紧:“我怎么会不喜欢你,我就是……就是太喜欢你,才会这般混蛋。”

    “那你前天便开始冷落我!”傅知宁控诉。

    百里溪也不知该如何回答,静了好一会儿才松开她,抬手擦了擦她潮湿的眼角:“我当时在院外,不小心听到了你与莲儿的对话,便一时没控制住……是我错了。”

    傅知宁睁大眼睛:“我们没说你坏话!”

    “我知道,”百里溪苦涩一笑,“我只是听你说,我们与外面那些夫妻不一样,一时间有些失望,在此之前我还以为……”

    这些话说出来太矫情太复杂,百里溪不想说也不知如何说,与傅知宁对视许久后终于还是坦言:“知宁,我不想做你的哥哥,我想做你的夫君。”

    “可你现在就是我夫君啊。”傅知宁不懂。

    百里溪苦涩一笑:“是打心底将我当夫君吗?”

    傅知宁愣了愣,总算知道他这几日的别扭是从何而来了,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平生许多愤怒,当即拿着枕头砸向他:“我不将你当夫君,会每次都任由你折腾吗?会心心念念要与你生孩子吗?你现在这样问我,是质疑我对你的感情?!若非你抽风,我又怎会误会你不喜欢我了,会忍着酸意提纳妾的事!我说我们与外面那些夫妻不同,你还不同意是吧?那我问你,你自己跟人家夫君一样吗?你敢说只将我当妻子,全然没把我当妹妹?!”

    她每说一句就砸一下,百里溪乖乖挨揍,直到她呼吸都急促了,才将枕头从她手中取走,把人重新抱进怀里。

    “所以,是喜欢我的对吧?当做男人一样喜欢。”百里溪问。

    傅知宁瞪他:“不喜欢,我现在烦死你了。”

    百里溪笑了,将脸埋进她的肩膀,整个人都在颤动。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百里夫人不满:“一点蟹肉而已,有什么寒凉不寒凉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两人的惊呼引来其他人,傅通急第一个跑过来:“什么?有身孕了?”

    两个人安静地抱了半晌,傅知宁才缓缓开口:“你刚才可亲口答应了,不会纳妾。”

    她自从有了身孕便总是犯困,百里溪早已经习惯,正准备将她抱回床上睡时,傅知宁突然抽泣一声,像是做了噩梦。

    “什么乱七八糟的,”百里溪失笑,“我这不是好好的?”

    “那我们这是和好了吧?”傅知宁问。

    傅知宁笑了:“我是万事不放心上,可我不是傻子,分得清夫妻与兄妹的区别,我爱你啊清河。”

    “啊……”傅知宁松了口气,又故作不甘,“你自己小心眼,却害我伤心这么久,现在这么简单就和好了,怎么想都觉得亏。”

    傅知宁:“……”

    傅知宁闻言,便知道他已经想通了,笑着亲了一下他的脸后又笑话:“小心眼!”

    “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之前不说!”

    傅知宁:“?”

    冯书笑了:“你们是不是弄错重点了?”

    “怎么了?”

    徐柔也点头:“我刚才试过,确实好吃,你定会喜欢的。”

    傅知宁笑着夹起来,只是还没吃到嘴里,百里溪便按住了她的筷子:“你有了身孕,不能吃这些寒凉之物。”

    傅知宁猛地睁开眼睛,看清他的脸后眼圈一红,突然伸手抱住他。

    “你尝尝这个蟹肉,你舅母送来的,很是可口。”百里夫人说着,便往她碗里夹。

    傅知宁轻哼一声,逐渐冷静下来后,也抬手抱住了他。

    百里夫人和徐柔愣了愣,瞬间反应过来——

    许久,她小小声道:“清河。”

    傅知宁抬眸定定与他对视,许久才有了点笑模样:“是呀,都好好的。”

    百里溪无奈拦下众人,将身孕的事仔细说了,也代她承受了诸位长辈没有在第一时间知道的怒火。

    百里溪:“不怕,会有人帮你讨回公道。”

    傅知宁撇了撇嘴,将人抱得更紧了些。

    傅知宁眼圈又有些热了:“你最好说到做到,否则我、我就跟你和离,再也不跟你过了!”

    百里溪抬头,安静地与她对视。

    “……嗯。”

    “清河不许就不吃了吧,总归是为她好。”徐柔帮着百里溪。

    所有人呼啦啦围了上来,全都一脸期待地看着傅知宁。傅知宁本来是想给他们一个惊喜,才坚决不让百里溪提前说,结果现在一看众人兴师问罪的样子便知不妙,干笑一声扭头就跑,引得众人大呼小叫要她慢点。

    她没叫哥哥。百里溪的心一瞬间热了。

    日子一天天地过,很快就到了中秋节,两家决定一起过,徐如意听说后,干脆也磨着爹娘一起来了,于是到了晚上,百里家的院子里很是热闹。百里松等人聊朝堂上的事,傅知宁插不上嘴,便同舅母及两个母亲坐在一起。

    百里溪失笑,没有否认。

    百里溪无声扬唇,好一会儿才说:“你不会有这个机会。”

    百里溪顿了顿,上前将她轻轻拍醒。

    也太吓人了。

    百里溪默默攥紧了她的手,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想叫哥哥就叫吧,先前是我钻牛角尖了。”

    百里溪点头:“和好了。”

    “你若不喜欢我叫哥哥,那我以后再也不叫了,我只想你高兴。”傅知宁说。

    翌日一早,百里家的长辈们就知道了百里溪前天去书房睡的事,当即将他叫到了正厅里,一家人齐上阵将他训斥了将近一个时辰才作罢,傅知宁偷偷去听了一耳朵,回来时震惊不已,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少吵架。

    “嗯,绝不纳妾。”百里溪回答。

    “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傅知宁哽咽,“梦见百里家没了,我娘也没了,你还进了宫……”

    亲情也好,爱情也罢,她给他的分明都是最炙热的,他又何必非要分个清楚。

    “知宁若是喜欢,我日后多叫人送些。”冯书笑道。

    解决完长辈们,他便回房去了,一进门果然看到傅知宁倚在软榻上睡着了。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